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主无剑】山海 第一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

山海(全员出没可能)


主角名字叫商无剑,穿越过来的,是个智商正常的切开黑(。)感觉单纯叫无剑有点奇怪,加个我喜欢的姓氏好啦,私人二设w
时间节点应该是所有事情都过去很多年之后……毕竟现在游戏正在进行的剧情emmm 能写的东西不多…
cp还没想好 看剧情发展吧xjb写 放飞自我

……写了半天发现自己不太会写古代背景的文了……我感觉我下次还是写现代AU吧其实西装也不错啊(。

第一个出场的是圣火因为想抽他他老不来qwq 所以写点东西献祭 玄学抽卡

ooc无逻辑



第一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

东风起,细雨落,正是江南三月。
商无剑斜倚楼上凭栏望去,只见远处山色空濛,而近处楼下湖水同雨色相连,天水一色、宁静澄明,不知为何竟平白多出几分寂寥空阔之感来。
“唉呀,回想起来,居然已经这么久了。”商无剑笑笑,放下手中把玩许久的酒盏,停止冒充文艺青年的行为,拿起筷子戳戳盘上的虾仁,却最终又随手放下筷子,靠着背后栏杆一仰,懒散地打了个呵欠,弃自己偏偏浊世佳公子的外在形象于不顾。
本来么,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个贵公子,要是把那名头安到白扇的身上,倒是万分合适了。
商无剑的名字原本并非商无剑,他也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兴许是时空穿越造成的后遗症,他对于自己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不甚清晰,只时而脑中闪过些许片段,但便是从这只鳞片爪中,也能发现自己之前所处的环境与现下迥然不同。
最基本的,这里没有所谓的手机和电脑。
可当时他初到此世便遭遇袭击,一时也无心思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般深具思想内涵的高端哲学问题,便也随遇而安。自后历经种种,逐渐习惯了此地的生活,细细想来竟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

楼下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商无剑的神游,他掀起眼帘看去,来者身着红黑二色常服,面部五官深邃并有金蓝异眸,眉间一点艳丽火纹。
呦呵。
“真是稀客。圣火你怎么来了,不在你那昆仑山光明顶窝着长毛了?”商无剑与来者熟稔地调侃道。
“当然是来探望你呀,小、花、猫~”圣火令在商无剑对面坐下,挑眉笑道。
商无剑被对方句末黏腻的尾音恶心地一哆嗦,差点没把手里正给圣火令斟的酒倒洒了:“你就是来故意恶心我的吧。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Gay里Gay气的,朕心甚慰。”
“哪里哪里,彼此彼此——话说'Gay里Gay气'到底是什么意思?”圣火令一拱手,露出个“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不是好话那大家就不要见外都一样吧”的表情,习惯性地追问了一句。
商无剑冲他阴测测地呵呵两声,拒绝回答,把杯子往圣火令面前桌上一戳,眼见着那地方就凹下去了一块。只见酒杯下部整个被嵌在木桌里,酒水表面跟镜子似的,纹丝未动。
圣火令见状一哂,也不在意。
反正桌子不是他家的。
论伤敌一千自伤八百,死要面子活受罪,商无剑当是个中翘楚。

一转眼,商无剑恢复了平常的神色,他敲敲桌子,想了想,问:“难不成又出事了?”
圣火令用手指摩挲了下雪白的玉杯,轻轻巧巧把它端了起来,另一只手随意摆了摆:“也没。其实是算来今年中秋月有异象,而庐山观月别有风味,乃天下一绝。思来想去,我觉得机会难得,就来邀你同去。”
也就是说,圣火令他是跑下来看月亮的。哦,还要拉上自己一起去。
你们明教中人真讲究。
“哦好啊……可现在才三月?”你来的是不是有点早。
“没关系,我打算出来玩半年。”圣火令眨眨眼,举杯饮罢,笑道,“我看你在这儿也无聊的很,不如一起?我来的路上听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正打算去瞧瞧。”
“哦?”商无剑稍稍坐直了身子,摆出个标准的听八卦的姿势,“愿闻其详。”
圣火令不说话,指指眼前的空杯子。
“啧。你这人。”商无剑斜了他一眼,再次为他斟满。
圣火令得意地挑起眉锋勾起嘴角,见好就收地继续道:“我来的时候途径三峡,听当地的村民说,在巫山发现了一处宫殿遗迹。那宫殿主体似是建于山体内部,仅有少许部分露于山体,而那露出的一面墙壁之上——竟雕着分水峨眉刺、虎头金刀、冰魄银针、金刚降魔杵等十件兵器的模样。”
“咳,什么?”商无剑诧异地皱眉,含着酒险些呛到。
“很有趣吧?”圣火令耸肩。
“真的?”商无剑摸着下巴问。
“‘据说’。所以我才找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圣火令把手一摊,表示自己就知道这么多了。
他再次邀请道:“去吗?”声音里含着一种细微的笃定。
商无剑白了他一眼:“废话,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理由不去。”
这么个奇怪的还和各兵器似乎很有渊源的玩意,谁敢放着不管。更何况他正好呆腻了想出去溜溜,圣火令这个消息来的正是时候。
商无剑沉吟片刻,抬眼看着圣火令说:“先传信给其他人,我们明日启程。”


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