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双指挥使]来自平行世界的你 序章·交叉

[双指挥使]来自平行世界的你

*对 这个指挥使 是女的 CP是双指挥使 邪教我的爱
第一章会是第二人称
后面应该回归第三人称吧

序章·交叉

此世间,有二者最令你深恶痛绝。
其一为“神”,其二为“己”。

怨恨神明的肆意妄为。
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

失败了,再一次的。
到底已经多少周目了呢?

你揉着自己的脑袋从床上支起身,金发的女仆俯下身,晶亮的眼瞳里溢满了担忧。黑发的神使靠在桌边,柔顺乌黑的发丝如悬河一般垂下来,她微皱着眉看你,又微笑起来,姿态再没有更端庄优雅的了。
你一时忘记了言语,怔怔地凝望着昔日与未来的伙伴。
“诶?你怎么哭啦?不过头上起了个包而已……那么痛吗?”
你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湿热的东西滑落下来。
这触感莫名令人不快,你不禁一颤,缓慢地撤下手来,眼神迟缓地往指尖上沾染的液体瞄去。
映入眼帘的是晶莹透明的无色液体。

还好,不是血。

你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你怎么了,指挥使?”安又凑近了你一点,她抬起手,轻轻揉了揉你的脑袋,顺顺你的长发,“没事儿啦没事儿啦,这个包很快就不痛啦。”
她的声音低缓轻柔,似是春天里柔和的风或者茸茸的细草,让你恍惚间以为自己是置身于晨曦时分半醒未醒的梦境。
这感觉实在太过虚幻而美好,以至于你一时忘记了哭泣。

安托涅瓦也跟着细心地宽慰了你一会儿,见你平复了情绪,便缓缓地将来意全盘托出。
你整理好心情,没有丝毫犹豫地同意了她的请托。
如果说过去的几十周目里曾经真的留下过什么的话,那么除了无处安放的悲伤与思念,无非也就是积累起来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身为指挥使的能力罢了。
就在此时,中央庭与高校学园的黑门又被打开了。安又热心地与你解释了一番接下来的工作。安托涅瓦回中央庭处理黑门,回来时见到这一幕,便从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你们,四平八稳地乘在她无法离身的方舟上。
你跟着安前往高校之前,安托涅瓦抬袖轻掩唇角,遮去一抹略带神秘的笑容,请你有时间去中央庭找她一趟。
你点头应诺。
你自然是会去的,毕竟这关系到见爱缪莎救西比尔。
你两手空空地去见了爱缪莎,鬼牌免费给你占卜了一次,送了你一张转运的塔罗牌。你鞠了一躬,把她吓一跳。
安托涅瓦面含疑惑地看着你,你摇摇头,只语焉不详地说:“谢谢你,爱缪莎,帮大忙了。”
爱谬莎摆摆手,这都是小意思。

做好准备,你便带着安、安托涅瓦和听到说要战斗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赛哈姆出发了。
被黑门侵蚀的高校学园浓雾弥漫,砖红色的建筑被一层层紫色的雾气所笼罩。透过栏杆间的缝隙,可以观察到学校内三五匹魔物在游荡。紫黑色怪物面目狰狞可怖,可这些低级魔物它们再也吓不倒你了——在经历过无数次“更为庞大”的恐怖之后。

你向前踏出一大步,忽然回想起当初的畏畏缩缩,不禁低低地笑出了声。
生存使人磨练自己,多么讥讽啊。
“怎么了,白叶?”安托涅瓦偏头观察着你的神色,“有什么不对吗?”
“不,没有。谢谢你,安托。”你摇头,随即收敛笑容表情肃然,右臂抬起猛地向身侧一挥,厉色道,“出发!”
三位神器使随着你的指示向发出信号的房间进发,一路上游刃有余,轻巧敏捷地避过魔物的攻击,反手一击直取要害,回身便转向下一个目标。
很快你们接近了珈儿和泰丝拉所在的房间,从走廊上都能听到战斗的轰鸣与魔物的咆哮。
你心急地带着同伴们正要破门而入,声音却忽地戛然而止。

情况有变?!
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的你僵在门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伴随着“咣啷”一声,门被从内踹开了,里面走出的少女剑气凛然,长长的粉色头发随着气流向后扬起,正是珈儿。紧跟在她身后的是泰丝拉,还有——
“你是?!”
你无法形容自己看到他时那一刹那的感受,灵魂深处突然爆发的太过庞杂的情绪如惊涛骇浪将你吞噬淹没。
混沌之中,唯有一种感觉是清晰深刻,而不容置疑的。
从你看到他的第一眼起,你就知道,“他”就是“你”。
——以这万中无一的灵魂起誓,此言非虚。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40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