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双指挥使]来自平行世界的你 第一章 弑神者

[双指挥使]来自平行世界的你 第一章 弑神者

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不惜打破世界壁垒强行穿越到平行时空来,一个不留神就连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哦。
——你有愿望吗,无论如何、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一定必须实现的那种?
……那你又怎么样呢?
当然有啊,否则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是吗……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同大家一起抵达那未曾见过的“明日”。
……这样啊。果然是同一个人呢,“我们两个”。
有什么好怀疑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难道有哪里不妥吗?
不……但是、你明白一个像我一样美丽又可爱的妙龄女生突然被陌生的男人说“我就是你”的微妙感吗?更微妙的是,这居然还神特么的是现实。
……
所以说,为什么来这里的不是女版的我!
……姐啊,我也很希望落地之后看见的是男版的自己。
哎,乖弟弟!
……我劝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哦,妹.妹?
不好意思,你说谁得寸进尺?
……今天风挺大的,我猜你可能是幻听了(真诚的微笑.jpg)。

——《两个人的秘密谈话·一》


正当你与性转的自己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之际,发现指挥使宛如失了智的表情、进而理解到没法指望这俩没用家伙的神器使们主动挑起了交流情报的大任。
你没有在意小姐姐和小姑娘们凑在一起你来我往到底说了什么。总归那点情报,要不是显得自己太过智障,你甚至可以骄傲地展示一下自己倒背如流的本事。
更何况,现在的你根本无暇他顾。
大脑花费了几分钟时间处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惊现此地”的情报,你先是惊喜——这代表了一种崭新的可能,进而忽然惶恐——谁又能肯定这不是神明又一次的愚弄?被施舍了些许希望之后的绝望总令人更加铭心刻骨。
两种矛盾的情感相碰撞抵触的结果就是你张张嘴下意识想问点什么,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最后索性闭嘴不说,瞪眼盯着同样无措的对方看。
粗略一扫,另一个世界的“你”长得还……意外——呸、意料之中的不错?

“……哟,你好?”良久的对峙与沉默后,对面的“你”率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他在你面前挥挥手,稍稍向前倾着身子,歪过脑袋打量着你的表情,眼眸晶亮。见你的目光投过来,他又努力勾了勾唇角试图传达善意,重复问候道:“你好?”
你眨眨因对视过久而酸涩的眼睛,抿了抿唇,继而点头回应道:“你好……呃,我叫白叶,意思是白色的叶子,你呢?”
总之,干站着也不是办法,先迈出一步试试看。
“百夜——就是一百个夜晚的感觉?呀,真是太好了,说老实话,要是名字一模一样的话称呼起来还挺麻烦的。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百夜想象了下俩人同名同姓的画面,成功把自己逗笑了。他掩饰笑意般清咳一声,慢悠悠直起身子,故作姿态把手一摊,那懒懒散散的样子尤其神似某不良神官。
那一瞬间你福至心灵,把胳膊一抱,挑眉看他,目光揶揄,又摇摇头啧啧作声,满面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这种莫名其妙又令旁人摸不着头脑的交流方式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相同灵魂之间某种无法言说的默契。你的心情忽的莫名放松下来,仿佛无形中被分走了一半压在心口的压力。
你确信自己是不会害自己的,而这种坚信突如其来,毫无来源,不需理由。

心情平定,你沉吟稍许,对着另一个世界的你伸出了手:“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暂且先和我一道吧?详细的我们稍后再说。”
他活动了下手腕,握住了你的手。
嗯……活的。
手掌上传来的感触温暖干燥。温度通过相接的皮肤传递过来,似乎在无形中建立起一种隐秘而稳固的联系。
你与他同时愣了愣,旋即一同松开了手。
在一旁围了许久的神器使们见你们终于聊完了,可算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白叶,你和这位指挥使似乎有什么联系?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刚才我们完全插不上话呢,方便的话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吗?而且,这股力量……”安托涅瓦话到这里顿了顿,露出思索的表情,目光罕见的犹疑不定。
“对对对,从幻力给人的感觉上来讲,简直就像同一个人呢!”珈儿语速飞快地补充完了安托涅瓦的话,歪歪脑袋,接着恍然大悟一锤手,“啊,难不成你们是亲戚?比方说,失散多年的兄妹什么的?”
“你以为这是八点档狗血剧吗……”你虚弱无力地吐槽,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嘛……说不定其实比八点档还要狗血?”百夜搔搔头,在其余人狐疑的眼神里一锤定音,“对,其实我们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来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不,明明我比较大!”你异常不满。
更准确来说,难道不是应该年龄一样大么!
“妹妹,你难道不是美丽又可爱的,年.轻.妙龄少女吗。”百夜小声凑到你耳边说。
“……卑鄙。”你确信他肯定加重了“年轻”两个字的读音。
“这……”安托涅瓦微一蹙眉。
除了保留意见的安托涅瓦之外,其他人倒是忽略了诸多漏洞,毫无障碍接受了这个你俩张口就来完全胡说八道的解释。

“哎,我们还是快走吧。再多聊会儿太阳都要下山了指挥使大人们!”安掏出兜里的钟表看了眼,挥舞双剑催促道。
“是啊,都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我也饿了!快点打完找个地方吃鸡腿啊。”泰丝拉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口水。
……不是,你也吃得太多了……是立志成为下一个达格吗……
你和百夜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窥到了相同的无奈。不过,你们的时间的确紧张。二人眼神交流达成共识,面容同时一肃,抬臂前指,指尖直对远方,异口同声下令道:“好吧,高校学园攻略再度开始,出发!”
说罢,互相看了看彼此,又暗自发笑。
这台词,真的挺中二的。
跟千藻诗歌似的。

有了新战力的加入,其后的战斗不费吹灰之力。你和百夜跟在五个神器使屁股后面慢慢悠悠,闲庭信步,谈笑风生,左看看右看看,一边晃一边小声聊天,全无紧张感,硬是为好好的严肃残酷的战斗画面增添了不少小学生春游的喜悦感……
——个屁。
你们真正的谈话内容远比战斗要残忍冷酷一百倍。
“你怎么会到平行世界来的?”你轻声问,面不改色跨过某个怪物支离破碎的尸体。
“——为了某种目的。”他说着,眼眸暗了一瞬,很快又恢复正常。
“什么目的?”你试探。
“是呢——简要来讲就是把‘她’杀了,迎来新的明天?”对方脚步轻巧地绕过建筑的碎瓦,顺手拉着你避过魔物的攻击,语气和内容重要程度完全不符的漫不经心。
你别过头,见面之后第一次认真端详他的表情:“多少次了?”
“什么?”
“我问你,‘结末’、你见了多少次了。”
他不言,眯着眼看远方,似是在思考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想。
“我不知道。”他的语气近乎叹息,“太多了,我记不清了。”
“是吗。”
“那你呢?”百夜颇感兴趣地回问。
“彼此彼此吧。”你也忘记了。反正也不过是凡人的头脑与智慧,记不记得又有什么紧要。话说到这里,只要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尾就够了。
“你会帮我吗。”他问你。
你们相视而笑,都明白这其实是一个陈述句。
“啊,我会帮你。”他的愿望本也是你的愿望。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彼时天色渐晚,淡淡的暮色笼罩下来,光线由透明转向薄红。尘埃漂浮在空气里,被暮光染成微红,浩浩荡荡奔向远方,犹如稀释了鲜血的河流。

弑神者们与彼此相逢,一见如故,手舞足蹈。
而此时距世界毁灭,还有【7天】。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0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