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双指挥使]来自平行世界的你 第二章 晏华

晏华巨巨个人线真的异常可爱……我差点就要去写晏华x指挥使了

为晏华巨巨打call!!!!


[双指挥使]来自平行世界的你 第二章 晏华

 

两位指挥使不愧是本质相同的一人,战斗指挥时无需任何言语或眼神的沟通,便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最佳指示,配合的十分默契。二人携手共斗,效率奇高,以摧枯拉朽之势歼灭了所有魔兽,救出西比尔老师,净化了黑核,堪称圆满地结束了本次高校学园之行。

回到中央庭后,时间还富裕很多。安托涅瓦安排好百夜住在白叶的隔壁,紧接着就乘坐方舟返回档案室。正在处理文书材料的晏华巨巨听闻今日又来了个可以压榨的劳动力,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考察新人,在二人老实解释完今日发生之事后,意义不明地笑了笑,高深莫测地仔细打量了指挥使们许久,毫不留情地戳穿俩人根本不是什么亲兄妹而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好吧。

白叶与百夜对方锋利的眼刀中瑟瑟发抖,相拥而泣。

卧槽,忘记晏华巨巨的神器是能看破一切真实的荷鲁斯之眼了。

 

晏华冷静又从容地推了下眼镜,表情十分镇定没有一丝裂痕,仿佛同一时空下存在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是什么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语速很稳,语气也一如既往的冷,对垂头丧气的二人淡淡问道:“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这个世界再怎么破烂,违背时空法则的禁忌也不可能轻易出现。你们不会傻到以为能在我眼皮底下蒙混过关吧,我可没有安托涅瓦那么心软。快说——在我耐心耗尽之前。”

“我来吧——虽说本来这些东西我就必须和她仔细梳理一遍的,如今既然没有瞒过你,那就只有努力说服你拉到我们的阵营这一个选项了。”百夜面上的颓色已然褪得一干二净,他上前一步,直视着晏华冷澈的眼,没有闪躲。

“哦?那我拭目以待。”晏华颔首而道。

“你会的。”白叶低声道,声音不大,而坚定有力。

因为你们一直是这样支持着我们的。

 

三人走进了百夜的房间,落了门闩。

 

“这件事说来话长。”百夜深吸一口气,准备长篇大论。

晏华干脆地打断了他:“那你长话短说,我时间有限。挑重点说,剩下我会自己分析推理,你不必费心。”

百夜被他噎得心口发堵,白叶感同身受,深有感触地拍怕对方的肩,接过话头,直奔主题:“晏华你知道平行世界的存在吧,他就是从某个平行时空穿越过来的。”

晏华点头:“我当然清楚。我想问的是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以及,是如何做到的。”

百夜低垂眼帘,脸上泛出苦涩的笑,怅然道:“有那个能力把我送过来的,除了‘她’,还能有谁?可她……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是为了真正地让故事步向‘结末’。”

“结末?”晏华敏锐地抓住了他话中的字眼。

“字面意思,就是结束一切——彻底斩断这个不断往复的七日轮回!”百夜的话语掷地有声,他端详着晏华的脸色,见对方毫无异样,便接着说明道:“世界一直在反复重构着,以每次七日的频次。”

“嗯。”晏华应声,以眼神示意对方继续。即使嘴里说过自己很忙没时间听废话,一遇到正事,他比任何人都要更专注耐心。

“你们可能没有察觉到这点,我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但也许是积累的数目太多了,突然有那么有一次,我醒来的时候依旧完整地记着上个七日所发生的事情。而从那个回合起,真正的噩梦开始了。”百夜单手掩住了半张脸,低着头,脸皱成一团,似乎回想起了无数痛苦的昨日。他张了张口,喉咙却被呼啸而至的悲伤堵住了,哽咽着发不出一点声来。

白叶闭了眼,向后倒去靠在椅子上,代替他徐徐陈述道:“我替他说吧,我们俩大概经历差不多。起先,我很高兴。因为上一次,我拯救了世界,结果你们全部活骸化了,人不人,鬼不鬼。我觉得自己真是最差劲的指挥使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以身殉道。所以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我很高兴,高兴得都哭出来了。我记得安托涅瓦会在倒数第三天因为活骸化而死去,所以我拼命发展科技搞研究,用尽一切办法,终于救活了她。可是,她再一次离开了,为了用净化黑核拯救这个残破的世界,她付出了一切,最终连自己的生命都要献上。”

然而这也不过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徒劳无功。世界又一次重构了,除了指挥使之外,谁也不记得发生过什么,连那个窥见神明一端的希罗也没有留存半点记忆。安托涅瓦倾其所有换来的理想乡,也不过维持了仅仅一刻的光景,便湮没于神明卷起的风暴中。幸福是如此脆弱而渺小,太易碎了。指挥使所在的中央庭是被留到最后才吞没的,指挥使被迫“欣赏”了世界破碎毁灭的全过程。庞大的风暴轰鸣嘶吼,狂暴地将撞上的事物撕得支离破碎。高楼倾塌,大地沉陷,海水倒灌,柔软的生物在空中扭曲碎裂,被挤压成血沫,归于虚无。

于无尽的黑暗里,指挥使凝望着名为“绝望”的存在,不甘地阖上了双目。

再次醒来时,映入眼帘的依旧是熟悉的金发女仆与黑发神使。

下一个七天开始了。

永恒的七日拉开序幕,露出了狰狞的真容。

 

在这有限而漫长的七日间,指挥使绞尽脑汁,竭尽全力,用尽了能想到的所有方法,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不同路途,抵达了同样绝望的终点。

“七日”就像童话故事中恶毒女巫的魔咒,一旦中了就再也不能逃脱。

只剩下一种方法还未曾尝试。

是了,童话里经常提到过的。解决施术者,有一定几率解除诅咒。

无计可施的指挥使决心破釜沉舟。

 

“我把事情告诉了那个世界的安托,所以她……她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把我送到平行世界——为了哪怕连百分之一都不到的希望与可能。临别之前她说,请我一定,一定要开辟出一条崭新的、能让我觉得毫无遗憾的、通往明日的道路来。”百夜双手掩面,声线颤抖,字眼似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被莫大的痛苦裹挟着。可他没有停下,也不能停下。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安托,最后的祈愿。

白叶早已泣不成声,在一旁默默抽噎。在她见到百夜的时候就猜到了,只是一时不愿承认而忽略了过去。除了能自由穿梭于时空之间的【方舟】,再没有其他力量能够将人送往另一个时空了。

晏华长叹一口气,感慨道:“这的确是安托涅瓦会做的事情。”

他抱臂,指节屈起,一顿一顿富有节奏地敲击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伴随着敲击声一道的还有他始终沉静理性的话语:“这么说你们的目标是干掉幕后黑手,那个比地狱中的恶鬼还要恐怖的神明了?”

指挥使们默认。

“所以,计划是?”晏华提高音量追问。

“……哈?/……什么?”指挥使们抬起头傻愣愣地看着他。

晏华见状,眉头一皱,话里话外满是恨铁不成钢:“看你们这恍若痴呆的样子,该不会想告诉我,面对如此遥远而宏伟的目标与紧迫的时间,你们根本连计划也没有,只是说说而已吧?”

他从指挥使们写着“完蛋”和“糟糕”的脸上读出了结果,撇着嘴角,嫌弃地数落道:“好的,我明白了。我确实不应该寄制定计划的希望于你们之上。现在,去干你们指挥使应该干的事情,譬如说建筑大型工程或者继续收集黑核,不要闲着。现在从这一刻开始,到事情尘埃落定的那一秒,你们都不要想休息,明白了吗?至于需要智商的事,交给我们来考虑。”说罢,他不等你们反应,大步流星走出房门,不知是往哪儿去。

 

被丢在房间里面的白叶与百夜面面相觑,怔忡着听晏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待声音完全消失不见,两人一骨碌爬起来伸脑袋往外看。

门外当然没了晏华的身影。

白叶举起一只手,百夜顺势用手一拍。手掌相击,发出一声脆响,令人心神一震。

“啪!”

这是……成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