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安托涅瓦x指挥使] 森罗万象 上

[安托涅瓦x指挥使] 森罗万象

 

OOC 上半篇对话流 下半篇是正常的和老婆游山玩水游记(?)

私设如山一切为了救老婆 指挥使性别模糊

总体来说是个小甜饼

 文不对题 这个题目只是因为我喜欢这个词语

 

 

背景是轮回N次指挥使,和只能记住上一周目所发生事情的安托。两个人在某一周目的对话。

 

“对不起,我对你做了很残酷的事情呢。你也许永远不会原谅我吧。”

“那种事情谁在乎啊!我只是、我只是想要你幸福地活下去啊!除此之外——”

“抱歉,让你伤心了。我明白的,不管是选择拯救我还是选择世界,都是因为我。”

“可我始终没能真正救下你。”

“……因为那正是我的夙愿,我所追求的道路。”

“可唯有你得不到幸福。”

“我很幸福哦——能够和你相遇,甚至并肩战斗直到最后一刻。世界没有毁灭,你也好好地活着,哪怕是在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

 

……一点也不好。”你声音细小,喃喃自语道。

“嗯?”安托涅瓦没听清。

“我说,我——一点也不好啊!!!”你猛地扬起头,歇斯底里地喊出声,随即痛声哭泣,“那个恶神不是说了吗,‘别人的幸福,你的地狱’我没有……没有得到幸福,她不满意那个结局,所以她才一直一直,不断重构世界的啊!”

“……是吗。神明原来是这样认为的么。”她将方舟的高度降下,视线与你齐平,语调轻柔地说,“也就是说,只要你最后得到幸福就好了吧?”

她的声音温柔和煦,如同三月的杨柳春风,却令你如堕冰窖:“你……什么意思?”你费解地望着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声音从未像此刻一般软弱无力。

你希望自己是出现了幻听。因为,如果这不是幻觉,那她语中的含义是多么温柔而残忍啊。

这不就宛如、宛如在说——“因为我要离开了。所以我想,如果有其他人能让你得到幸福的话——”

废话这么多,意思不就是要你去找别人吗!

你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气话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那最后我去死总行了吧?!”

安托涅瓦没有因此气恼,她包容地望着你,琥珀色的眸中似有水光一闪而过,而那点泪光昙花一现恍若你的错觉,转瞬就不见了。她面露不舍,更多的却是不可动摇的坚定。她抚着袖子边缘的花纹,指节因用力而泛出青白。默然许久,她终究微微摇头,一字一句、语气平淡地陈述着冰冷的事实:“神器使必须要有指挥使提供幻力,而希罗已死。若是你死了,失去指挥使的我们也依然难以幸免。”

 

啊,是这样了。她总是想以最小的代价拯救最多的人。

哪怕最小的代价就是牺牲她自己。

你失落愤懑,跌坐在地上,只觉得浑身无力。

她是没有错的。从理智上,你明白她的选择或许是最优方案。是的,你明白。

——去他妈的冷静理智!你才不想明白为什么她老是一个人就想把所有承担,傻子吗!

你唰的一下站起来,压抑心底的情感倏然爆发,如汹涌的洪水冲垮堤坝,倾泻而出:“安托涅瓦,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你不是,我才是!你凭什么一个人耍帅?!”

“……xx?”她仿佛被你毫无预兆地暴起惊到了,迟疑地唤着你的名字。

你又怎么会停下:“你给我听好了,安托涅瓦。我以指挥使的身份命令你,绝对禁止你在最后牺牲自己!不就是生命力吗?那个神又没有说非得要在一个人身上抽干。一个人的生命力不够,难道不能均摊吗?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就在关键时刻犯傻呢。你难道以为死了你一个人,我们就都能当无事发生过吗。你知道你离开了之后中央庭那几天连个上班的人都没有吗?一到中央庭,大家都会想起你啊!”

“……”

“我是指挥使,所以你得听我的!凭什么中央庭那么多神器使,非得逮着抽你一个人的生命力。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为美好的人间,你懂吗你!”

“……我懂了我知道了,你别唱了。”安托涅瓦揉了揉太阳穴,被吵得头疼。她徐徐吐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当时我是以自身为通路,借助其余黑门之核的力量,才能够勉强抵达最大黑门。就算净化黑门之核的生命力如你所言,可以均摊。但开拓道路的任务必须由我完成,无可替代。”

“不。”你怒气值早已超标且越升越高。心脏无时无刻不被炽热的烈火烧灼,情绪却好似浸在经年的雪水里,越是生气愈发冷静。

“无可替代的并非你,而是【方舟】。”你平静地指出关键,在安托涅瓦复杂的眼神中继续道,“假设那个时候有东西可以替代你作为桥梁,汇聚黑核的力量,成为前行的‘道路’,你就不必死去。”

“你……”安托涅瓦想到了什么,却难得犹豫地盯你,欲言又止。

你惨然一笑,心头难免涌上几分酸楚之感:“我知道你还想说‘可神器使与神器本是一体,你无法在不借助神器使力量的前提下使用神器’。那个问题也被雷切尔那个研究狂魔解决了,方法也被我死记硬背给背下来了。所有你能想到的问题都不再成为阻碍。

别再把我当成小孩子看了。你以为,我经历过多少次死亡与尝试?要是没有一定把握的话,我就不会站在这里和你说这些了。只要我不能说服你,那么其他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什么也不会改变,你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故事依旧会走向一成不变的结局!你真的希望那样么?”

 

时间在那一刹那停止了似的。万籁俱寂。你觉得自己就像在法庭上等待最终审判的犯人,只听得到自己越发急促响亮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安托涅瓦静静地凝视着你,认真地审视着你,仿佛从来未曾认识真正的你一样。

她不再说话,也不再反驳了。

你喘口气,伸出手,在安托涅瓦的面前,缓缓摊开掌心,面容镇定内心忐忑:“你愿意和我一起,尝试一次吗?”

安托涅瓦无奈地摇摇头,她抬眼看你,琥珀色的眸子里清晰地映出你的模样,唇角忽然勾起一抹柔软的笑容:“你都准备充分到这个地步了,我就算不答应,也无法改变你的决定。就依照你的命令行事吧,指挥使大人。我相信你。”

你怔住了,显然没有想到她答应得如此轻易干脆。

她温和了眉眼,将手搭在你的手上,自然地扣着你的手,牢牢握住,掌心的温度通过接触的皮肤一直传到你心脏上,让你不禁一颤;“正因为是人类,所以才拥有无限的可能。既然你已经寻觅到了‘希望’的一端,那么,作为你首席神器使的我就不得不回应你的这份努力与期待。”

安托涅瓦见你仍在愣神,明媚的眼睛眯了眯,凑上前蜻蜓点水般亲了你一下,在你耳边浅声说道:“一起加油吧,xxx。”温热的气息吹拂在你的耳畔,不知怎的有种滚烫的触感。你红了面颊,严严实实捂住下半张脸,掩饰般地侧头看向窗外。

 

今天是个晴好的日子。天空澄澈空明,一碧如洗,犹如一块硕大无比的蓝色水晶。太阳悬在正中,散发出明晃晃的光亮,闪亮得刺目。远处中央城区的高塔矗立在楼宇之间,红白二色分外醒目,颜色鲜艳明亮。一阵清风吹过,带来远方飘来的笑声与不知谁家午饭的香味。

你转身,与安托涅瓦相视而笑。

 

事情进展的异常顺利。雷切尔用你默出的那份资料改造了方舟,使它得以与安托涅瓦分离,并圆满地代替安托涅瓦完成铺就通路的任务。净化黑核所需的生命力,也在你与众多神器使协商之后,决定均摊。

黑核被净化,成群的怪物如潮水般退去。方舟已毁,安托涅瓦坐在轮椅上,从中央庭天台向下久久眺望。

你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凝望着她在风中显得分外单薄的背影,不敢眨眼,生怕下一秒就又坠入地狱。她觉察到你不安的视线,操纵着轮椅向你滑来,握住你的手。

只是一个微小的动作,你却无比安心。

太好了,这一次,终于没有让她一个人离开。

“我们去旅行吧。”你蹲下身子,抚摸着她的脸庞,满心欢喜地建议。

“好。”安托涅瓦欣然允诺。

 

上篇·完

下篇全是糖,等我抽空的……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