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安托涅瓦x指挥使] 森罗万象·下

下篇

没有逻辑ooc

一切为了老婆 都是糖 除了糖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终于写完了哦也

如果回头有时间会修这篇吧,总体写的还是有点糙,年底怎么这么多事


森罗万象 下篇

 

晨起时的海风卷起游离在空中的水汽,浸染了来自大海的凉意与湿润,如同一尾透明的鱼,浑身剔透无色,挥舞着巨大而轻薄鳍,拖着轻纱似的尾,悠然地向温暖干燥的陆地游弋而来。它经过之时,便能无比清晰地感受到气流的涌动,与海洋特有的咸涩气味。

新鲜的,生命的味道。仿佛是从循环往复的噩梦中截取的一线生机,扩散挥洒,覆盖了一方世界。万物蓬勃生长,欣欣向荣。

那是和平与宁静的温床之上方能够生长的馨香。

安托涅瓦端坐在轮椅上,稍稍打开双臂,垂下眼帘,惬意地任凭海风穿梭而过,拂起她长而柔顺的发尾,长而宽的袖子一并被吹起,在空中展开,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飘舞在她身侧,远远望去就如同白鸟迎着风舒展羽翼。安托涅瓦的神情平静而美好,所谓平静,又并不是那种大敌当前不动声色的镇定沉着,而是千帆过尽返璞归真的安宁祥和,无端地令人联想起枝头锦簇的花、午后微凉的雨与清晨漏进屋中的第一缕阳光——那些想起来就让人心头暖洋洋的,不由自主想要微笑的事物。

指挥官默默地站在她的身侧,专注地凝视了她许久,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平和与轻松。

太好了,安托还在我的身边。指挥使如此庆幸地想到。

指挥使心情愉悦,把手随意地揣在大衣兜里,学着安托闭了眼,轻轻哼起了歌。

“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指挥官总自以为唱歌好听,但其实跑掉很厉害,大概差不多和原调相差个十万八千里。于是指挥官这么一唱,就把美人望海的气氛破坏得干干净净。四下一片寂静,只回荡着诡异的歌声。要是静谧芙罗拉听见了,怕是要发疯。怪不得她非得追随希罗,竟是有如此深谋远虑,可敬可佩。

指挥官自我感觉良好地高歌完一曲,转头就见安托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内心还挺高兴,以为自己唱得很是不赖,于是眨着眼睛等对方夸奖。

安托涅瓦欲言又止,和指挥使亮晶晶的眼睛对视了一阵,陷入了思索,没一会儿就决定抛弃良心,面不改色地夸赞道:“很好听。”

“欸,真的吗!我觉得大家也都很喜欢这首歌呢。我去找他们谈均摊生命力的时候,就算有个别不愿意的,只要我一唱这首歌,大家就很痛快地同意了,都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呢。”指挥使洋洋得意地比了个大拇指,一看就没有对自我的正确认知。

……不,那十有八九是因为他们怕了你的穿耳魔音吧。顺便一提,和指挥使同去说服众人的晏华事后直言对指挥使“刮目相看”,语气十分复杂。其后本人表示不日将回到中央城区,没有紧急情况就不回中央庭了。

安托涅瓦的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游离。沾沾自喜的指挥使并没有注意到,还在兴致勃勃地数着自己有哪些拿手金曲。等指挥使掰着手指头把自己的优点翻来覆去吹了好几遍,一抬眼,正对上对方笑盈盈的眸子,里面盛满的宠溺与纵容像蜜一样快要溢出来。

指挥使的话音戛然而止。这人一改方才夸夸其谈的模样,红着脸,盯着安托涅瓦看,竟半个字也吐不出了。

安托涅瓦抬袖,掩着半张脸,可谁都能瞧出她眼底挥之不去的笑意。她又瞅了局促的指挥使半晌,才施施然说到:“好了,不逗你了。不是说要去海底隧道吗?我们走吧。”

没出息的指挥使如蒙大赦,立刻屁颠屁颠地引着电动轮椅,朝不远处卧在海面上的建筑物走去。

 

海洋馆是才落成不久的,上个月指挥使与安托涅瓦等人还被邀请过来剪彩。话虽如此,指挥使也没机会好好欣赏海底的风光。战斗结束,百废待兴。指挥使不得不成日带着一群神器使参与到热热闹闹的重建工作中来。在安托涅瓦的默许之下,晏华可算逮着指挥使拼命压榨劳动力,可怜的指挥使忙得团团转,连蜷在沙发上和损友赛斯聊天打屁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作为神器使连着一同被支使的赛斯为此苦大仇深,在扣工资的威胁下不得已而屈服,乖乖干活,理由倒是冠冕堂皇,说这叫忍辱负重。

指挥使深以为然,重重点头。

然后又在摸鱼的俩人被路过的(某人语)小气巴拉·人面兽心·衣冠禽兽的晏华爸爸削了一顿。指挥使能屈能伸,立马改口说晏华爸爸玉树临风英姿潇洒。晏华面无表情,眼神犀利地挑剔了指挥官半晌,慢条斯理地道他可没有指挥使这么大的孩子,说完转身就走,大风衣下摆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帅气逼人,气势非凡。

再次被晏华嫌弃了的指挥使与总是被压迫的赛斯抱头痛哭,哭完后,两个人骑着小电驴,麻溜地,跑了。

此事后来被安托涅瓦知晓,指挥使又收获了一顿语重心长的说教。

 

咳。指挥使拉回自己跑远的思绪,一时间感慨万千,汇成一句话就是:哦耶终于可以不干活了!

当然,自认成熟又稳重的指挥使才不会把这点表现在脸上,充其量也就是压抑着雀跃的心情,抽了抽嘴角而已。

“嗯,真是太好了,终于清闲下来了呢,【】。”观察了好一阵指挥使变来变去的脸色的安托涅瓦支着脑袋,悠悠说道。

指挥使条件反射挂起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你,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这样有时间出来走走也不坏。难道不是吗?”安托涅瓦勾唇一笑,没有深究的意思。她不过心血来潮想逗逗指挥使罢了,当下也不再多言,拉着指挥使搭在轮椅扶手上的手,就往前行去。

安托涅瓦牵动人的力量并不大,指挥使小心翼翼地随着她的力道一步步小步往前走,担心自己一个不留神可能会影响轮椅的平衡,哪怕这轮椅出自中央庭首席技师之手,是再平稳不过的了。

海底隧道建在海洋馆的东侧,以海洋馆东面为起点,一直延伸到昔日的研究所下面。战斗结束后,里面的器械都被转移到中央庭之下,而研究所也失去了之前的用处。经过改造之后,研究所摇身一变,成了科技展览馆,甚至借海底隧道与海洋馆组合卖联票。

其他改变暂且不表。

 

指挥使推着安托涅瓦的轮椅来到最东头。只见海洋馆白色卵形外壳的一处像被钻了个洞似的,漏出幽深荡漾的水光,光影粼粼地投在黑色大理石地面上,生出些许透明的质感。走到通道那侧,便恍如步入了另一个世界。

隧道被建成一个圆拱形,下面以白色大理石铺就成路,上方拱形及两侧幕墙则均以厚厚的单向玻璃筑成。中间一条冷光灯串成的白线将拱顶一分为二,散发着明亮的光。隧道所在位置算是近海,再加上适时正值白日,光线也比较足,因而灯光开得不亮,更多的是自然光。

从隧道里向外望去,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能见到头顶上方层层的海水,伴着沉下来的光晕晃动摇摆,游离不定,显得分外柔软可爱。

指挥官不自觉地瞟了安托涅瓦一眼,不知道对方究竟喜不喜欢看风景。

安托涅瓦专注地仰望着上方,透过重重海水而来的微光与灯的柔光相交织,使她周身似乎浸泡在似有若无的光辉里,朦胧梦幻而温暖美好,不真切得像只在传说轶闻中出现的海市蜃楼。

指挥使下意识握住了她的手,确定这温度源自真实。

安托涅瓦似是有所察觉,她眉眼弯弯,反手扣着指挥使的手,纤长的手指从指挥使的指缝里插过去,温柔而坚定,不容拒绝。最终两个人达成十指相扣。

透明的玻璃上倒映出两人携手相依的影子。指挥使情不自禁扬起眉梢,翘起唇角,笑意直达眼底,映着波光水色分外温润。手底传来的触感细腻柔软,如同一捧花瓣。

指挥使克制地把手又握紧了些,力道略大,但不至于使人感到疼痛。

“走吧。”指挥使对着倒影中目光盈盈的安托涅瓦道。

安托涅瓦点头。

 

向隧道内再向前行进,海水的色泽逐渐愈发深湛,如同厚厚的深蓝色水晶糕紧密地贴在外壁上。从上方射来的阳光已经停留在很远的地方,唯有浅淡的余光遥遥地穿过来,一缕一缕掺杂在深蓝的海水里,静谧瑰丽。银色的游鱼成群结队地自视野尽头而来,自由地穿梭于海水之中,由上方绕过隧道,光洁的鱼鳞在白色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汇成一条银白的丝带,飞快地飘向更为蔚蓝的深处。不知名的海鱼背着斑斓的色彩,捉迷藏一般在通道周围窜动,像是被隐约的灯光所吸引,谨慎地碰着玻璃壁,挤挤挨挨地靠进,又倏然离开,忽近忽远,若即若离。

指挥使与安托涅瓦在安静的海底流连了很久,时而用手指抵着玻璃,戳戳徘徊不去的鱼;时而悄声交谈,议论着被留在家里干活一众神器使可能又会闹得鸡飞狗跳让人哭笑不得。指挥使话很多,总是有讲不完的话要说,似乎在压抑的七日间、以及更遥远之前的时光里有着千言万语,说不完也道不尽。可指挥使仍旧想要将这些琐碎的、微不足道的话语,连同跨越过时空也未曾断绝的心念,一并传达给安托涅瓦,把他们曾经一同度过的、遗落在时光罅隙中的记忆碎片拾起来,小心翼翼拭去上面的灰与尘,让它们重新变回闪闪发亮的模样。

对于指挥使而言,再没有比安托涅瓦更忠实的聆听者了。每当指挥使絮絮叨叨念着什么晏华爸爸眉间的皱纹更深了、白也太容易被骗走了、钟函谷那个奸商居然卖安托你用过的东西一定要找妮维对他降下正义的制裁之类的鸡毛蒜皮小事,安托涅瓦从不吝啬于报以笑容,耐心地等待指挥使比手画脚念完。

指挥使真可爱呐,眼睛里有星星一闪一闪似的。怎么看也不会厌倦。

安托涅瓦支着手肘,撑着脑袋,歪头想到。

 

在游览遍近处的景区之后,某日朝阳升起,指挥使指向天边山与海的那头,回头说我们也去那边玩玩吧,交界之都也安定下来了。

安托涅瓦迎着指挥使的目光,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两个人结伴而行,在众人的欢送中踏上了崭新的旅途。拜中央庭飞速发展的科技所赐,安托涅瓦可以依靠机械去往更多地方。他们越过最宽的大洋,登过最高的山巅,饮过极北最烈的浓酒,尝过不知名山寨里最有风味的小菜。皑皑白雪曾留下过他们前行的足迹,空旷峡谷曾回荡过他们欢笑的声响。开满山野的花朵曾亲吻过他们的衣摆,游荡天地的风曾抚摸过他们的头发。

世界有尽头吗?有吧。

但是他们的旅途将永不会停下。

行经光与暗,跋涉山与水,穿越繁花与荆棘,朝向更为遥远的彼方。

——直到有一天,某一天,那注定的终点终于近在咫尺。

到那时,生性害羞的指挥使决定要说出自己绞尽脑汁思考很久,又珍藏了很久的情话:

“谢谢你的一路陪伴。

你眼中倒映的世界,是我曾经见过的最美好的风景。”

 

END


老婆!!!!求策划救我老婆!(疯)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