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晏指]指挥使下岗再就业指南 第一章 面临下岗

[晏指]指挥使下岗再就业指南 第一章 面临下岗

本文女指挥使 而且是个男友力爆棚的女指挥使(
故事发生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
揉了灵魂伴侣色击梗但不是主要成分,因为作者写着写着就放飞了(
不过那个是笔者最喜欢的梗之一,而且我更喜欢当事人不把灵魂伴侣传说当一回事儿的设定hhh
女主名字设定为白烨 轮回多次老司机 内心闷骚喜欢吐槽(?
因为听说官方暂时不考虑晏华聚聚主线,所以笔者决定瞎掰,毕竟打脸肯定晚(?


白烨是中央庭指挥使,一觉醒来就误打误撞莫名其妙跻身于国家公务员的光荣队伍,跳过高三和大学,直接捧上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铁饭碗”,肩负起了拯救世界这个一听就明显不靠谱的艰巨而伟大的任务。
而现在,经过长期努力与不懈奋斗,在不知道几次轮回之后,白烨指挥官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不分昼夜认真工作,终于圆满完成了拯救世界的光荣任务,摆脱了[哔——]一样的七日轮回。
谢天谢地,可喜可贺。
白烨同志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每天一边批文书一边搞建设一边做战斗了。
再这么玩命下去怕是要累死。

然而白烨的好心情没维持多久。因为她突然想起一个严肃的、事关全家(只有她一个人)生计的问题:世界都被拯救了,那她岂不是马上要失业了?!
白烨霎时愁云满面。她赶紧扒拉扒拉自己曾经的小弟们的职业,心痛地发现仿佛只有自己是正正经经的无业游民。
这年头,神器使们哪个没有副业,该继续当国家公务员的继续当国家公务员,该当古董店老板的接着回去做奸商,该当佣兵的又干回老本行,就算有某些人目前还没工作,架不住人家是个正儿八经的富二代,不差钱。更别说连个小学生都是万众瞩目的新生偶像。
白烨,女,现年十七岁,陷入了即将被国家炒鱿鱼的恐惧中。

她抓抓头发,忧心忡忡地冲旁边埋首做文案的安托涅瓦和晏华长吁短叹。语气之浮夸像是预言世界末日。
安托涅瓦好脾气笑笑,可亲可爱地说没事你可以来我家。
白烨万分感动,立刻张开双臂一头扎过去,试图把头埋在安托涅瓦不知道有没有的胸里。
安托涅瓦呵呵呵笑着,以袖掩唇,眨眼间瞬移到了三丈之外。
愚蠢的指挥使又扑了个空,并成功地与地毯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她深沉地叹了口气。
唉,今天还是没能知道安托涅瓦到底有没有胸。

晏华有条不紊地批着文,在不知道谁胡写一气的报告书上准确地瞄到了个错字,打了个大大的叉,连眼皮都懒得抬。
指挥官老爱没事找事,大家早已司空见惯。
还不都是被这一群人惯出来的。
指挥官袭击安托涅瓦失败,摔到地毯上倒是不疼,便悻悻地拍拍屁股起来,将目光转向稳如泰山的晏华。她没那个胆子扑晏华,对方的读秒爆头实在令人印象深刻。于是她清清嗓子,换了个稍微正经一点的语气:“晏华,你知道上面对我是怎么安排的吗?”
晏华瞥了她一眼,笔下没停,语气平淡:“不是安排你回去读高中吗,准高三生白烨同学。”
“……不,我错了,我不该问你!”被人一针见血戳到痛处的白烨痛心疾首,(装作)以头抢地,眼泪哗啦啦地流,说哭就哭,一点也不含糊。她深觉回去当苦逼的高三生还不如下岗失业,顺便一提,通知下来好一阵子了她充耳不闻,宁可称自己面临失业也不愿面临即将高三这个悲惨的事实。
都不知道七日轮回多久了,谁还记得见鬼的高中数学高中语文高中政治高中英语——
上高三和送死有什么分别!
要是考她个如何发挥神器使的最大能力,神器使们的神器都有哪些功能,或者怎么搞建设最有效率,她倒是能答出个一二三四——可高考它不考。
为什么考试就不考类似于“中央庭神器使晏华的精准狙击在几秒时伤害最大,达到几倍”或者“安托涅瓦的神器达到最大级别时的时滞率为多少”,再不然就“钟函谷一共有几个小弟”也成啊!
指挥使看着眼前的满桌子卷子,陷入了绝望。
对,没错。她、晏华、安托涅瓦,在中央庭空阔的办公室里,一人一张桌子,围了一个圈,每个人桌子上都厚厚一摞纸。只不过安托涅瓦和晏华桌子上堆的是《战后重建计划》《交界都市新规划政策》《关于神器使的档案整理与保存》之类的文书,而且纸堆的高度起起落落、中间的文件来回来去换了好几摞,她桌子上自始至终就是那厚度始终如一的高三复习试卷。
做(发呆)了一上午,几乎分毫未动。
本来作为中央庭智商最高兼文化课水平最好的两位神器使,晏华和安托涅瓦今天会和指挥使凑一间屋子里办公,无非是为了顺便辅导指挥使功课。
可指挥使插科打诨的本领略胜一筹,死猪不怕开水烫,半天过去了,愣是一个字没沾。

白烨面对着安托涅瓦温柔宽和又隐含忧愁的视线,真是有苦说不出。
她不是故意不写的,可问题是,她确实什么都不会啊?!
同样是高中二年级,珈儿和泰丝拉好歹一直在上学脑子里没断片。可她醒来就在中央庭,接着就是不断的七日轮回。高中到底学了啥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更别说复习了。就算还残存着一星半点知识的余烬,也早在时光的漩涡中给湮没了。
白烨暗暗叫苦,躲过安托涅瓦的视线,一转眼正对上抱着臂的晏华。对方倒是难得的什么都没说,只盯着她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白烨顿时心中一毛。
坏了!这节奏分明是要出大事!

她右脚后撤一步,弓着身子试图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就听得晏华对安托涅瓦说为了不给中央庭丢人,要轮流给她进行一对一补习。
白烨咣叽一声带翻了椅子。

TBC

顺便一提,“安托涅瓦到底有没有胸”是(指挥使心中的)中央庭三大未解之谜之一。
其他两个分别是:“晏华的眼镜为什么不会掉下来”和“神器使的武器到底是从哪里掏出来的”

评论 ( 8 )
热度 ( 50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