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苏乐] 始生魄 第六章 闻人之羽(未修订)

写的我各种纠结……感觉有点啰嗦但是该交代的又没说完……整个人都不好了……明天有空再改吧我先睡了……


第六章 闻人之羽


【吃完饭后】


乐无异对着衣柜从下往上一个个扣扣子,把劲瘦的腰腹和白皙的胸膛都收进蓝白条的衬衫里,指尖抚平领口的皱褶,满意地打了个响指。

“我今天打算去昨天梦见的那个走廊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你有课没,没有的话要不要一起去?”


“也好。”

百里屠苏打开窗户把阿翔放出去,“喀拉”一声转动了门把,凝眸回身道:“走吧。”


这时候刚7、8点钟,对于夜生活丰富的大学生们来说着实有点早,走廊上稀稀拉拉也就那么几个人,或搭耸着脑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或晨练回来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走。


乐无异在走廊里来回走了一会儿站定在一扇窗前,左右看了看然后对着百里屠苏肯定地说:“就是这里。”

百里屠苏站在这处往对面望去,果真可以隐约看见昨日发生事件的走廊。


“喂喂,屠苏,看这个。”

伴随着衣服下摆被突然扯动的力道,乐无异刻意压低仍难掩兴奋的声音传进耳中。


百里屠苏低头一看,乐无异单膝半跪在地上,左手指着墙腰上一处小黑点,右手还拽着自己黑色的衣摆,仰着脸满怀期待地问道:“你看这个是不是和我梦见的那女鬼有点关系?”


百里屠苏扫了乐无异一眼,目光落在乐无异拽着自己衣服不放的那只手上:“松手。”


“好吧好吧,不拉你。你自己快蹲下来看看啊。”


“……”


屈膝蹲下凑近仔细观察了一番,百里屠苏向刚要发问的乐无异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半闭双眸,搭在膝盖上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膝盖骨,像是在想什么。

乐无异凝视着对方一半露在光里一半浸在影里的侧脸,视线流连过百里屠苏眉间一点新血,难得耐着性子安静等着对方下结论。


没等多久,百里屠苏果然不负所望直起身来双手抱臂,沉眉冷目,说:“这是鬼力凝结。”


对方那种“那是什么玩意儿”的表情毫无意外映进眼帘,于是百里屠苏接着说道:“鬼力凝结,多是厉鬼鬼力凝结而成,一般用作某种标记,凝结之间形成通道,可以让形成结点的厉鬼从一处结点通往另一处。这里虽然有结点但是周围鬼气却不浓郁,很有可能……”


百里屠苏眉锋敛起不得舒展,方要吐出未竟之语,一道清脆爽利的女声却忽然插入,接下了话茬:“很有可能那厉鬼是借助媒介在这里设的结点,简而言之,也就是说,它附身到某个人身上去了。”


来人身穿深色七分牛仔裤,白底橙红刺绣短衫,腰间缀着几只玫红蔓延至白的毛球。齐刘海,头发向后梳起扎成马尾,两鬓的发丝直直垂下来。双眸藏星,眉间似有英气,粉色唇瓣微微抿起好似带了些许棱角。两脚分立,身姿笔挺,一手扶腰,此时凝眉看来,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颇有巾帼之风。


见到两人惊讶回头,女生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不过马上又隐去笑容端正了脸色说道:“你们好,我叫闻人羽。艺术系。”


************************************************************************


双方简单自我介绍后,闻人羽缓缓道出来意:“我和我的同伴昨天晚上遭到厉鬼袭击,今早在那附近找到鬼力凝结,恰好我那位同伴对追踪之术略有涉猎,于是从那一点追踪到了这点,恰巧遇到两位。刚才失礼的地方还请见谅。”


“啊没事没事!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无碍。只是据你所说,昨天晚上你们遭袭击所含的鬼力与这处相同?”

百里屠苏若有所思地望着墙壁上那一点霉斑似的黑点。


“是的,分毫不差。”

闻人羽无比肯定地点点头,随后又问,“两位到这里,莫非也是……?”


乐无异和百里屠苏对视了一眼,同时点头。


“不错。”


“嗯……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莫名其妙的就……”


意料之中。

闻人羽毫不惊讶,再次问道:“既然这样不知道可不可以询问一下昨天的情况?也好把这件事前因后果弄个明白。我的同伴就在大门不远,不如我把她叫过来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一起说?”


百里屠苏稍稍思度了一下说道:“你说还有一处鬼力结点,可否带我们一看。”


“这是当然,请跟我来。”


“多谢。”


************************************************************


“闻人姐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咦?这两个人是……?”

浅葱色裙子的少女一手背后,一手无意识戳着脸上的软肉,歪着脑袋看着两个陌生的脸孔,水亮的杏眸里映着晨光,纯澈如深山的井泉。


“这是我的同伴,阿阮妹妹。这边两位是乐无异和百里屠苏。”


……………………


“这么说,仙女妹妹和闻人是在晚上出教学楼的时候就被一团紫雾包住了?喵了个咪这鬼也太过分了,连女孩子都下得了手!”乐无异摩拳擦掌义愤填膺,扭着眉毛把那个该死的鬼东西在心里面翻来覆去搜肠刮肚用辞藻碾压了无数遍,随后看着另外三个人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那厉鬼隐藏在学校里,势必要留下其他什么痕迹。不如兵分两路寻找,如有发现再作商讨。敌在暗我在明,小心为上。”


“嗯嗯~闻人姐姐我们走吧!”

阿阮挽上闻人羽的手臂,亲昵地蹭在她肩上,迈出一大步小跑起来,冲身后挥挥手,笑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欸!你们两个女孩子,万一……”


“女孩子怎么了!小叶子你重男轻女瞧不起女生吗?!一二楼就交给我们你放心吧!”

阿阮朝着操心的乐无异吐了个舌头,轻快跳着头也不回向教学楼走去。


“稍后见——阿阮妹妹你慢点!”


“额……喵了个咪我只是好心,母上大人说女孩子都需要照顾嘛……”

乐无异无力地垂下了肩,摸着脑袋冲身边的人无意识地抱怨道。


不料旁边的人非但没有给他想要的安慰,还冷不丁吐出一句让乐无异听了就竖起呆毛的话:

“……若是论武力值。不算禺期前辈的话,还不知道谁保护谁。“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


“字面意思。”

百里屠苏无视了对方愤怒指向自己鼻尖的手指和气鼓鼓的脸颊,侧身越过乐无异,在对方跳脚的时候轻轻松松走在前面,玄黑的衣摆被风吹出几个冷硬的皱褶,同样黑色的发尾甩在后面,没有一丝乱发拂动,逆光长身而立汇成一片剪影,莫名染上了几分凌厉。


“喂!屠苏你——”


“有时间说废话还不快跟上。”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