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 Adventure 第十二章 一波又起

第十二章 一波又起


几人相见,除开介绍、问候、感慨的话,闻人羽他们倒是也没忘了探听情况。

据谢衣所说,他清醒过来就是在这个旅馆之中,前尘往事全无印象,幸好还模模糊糊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至于忘记自己是谁。然后一股信息流进脑海里他知道自己成为了NPC,以及这里的一些基本资料。


这里是一处小盆地,群山环抱,是所有游戏空间的交叠之处,名为交错之间。玩家每闯过一关就会到这里进行休整,再从这里到下一关。至于游戏究竟有几关,每关有些什么内容,系统并没有透露。房间根据存活玩家的数量进行调整。


说到这里时谢衣面露犹豫之色,见众人催促才继续说:“本来这旅馆是有四层的,每层七间。不过……今天我数了一下,第四层楼被抽掉了,以及三楼走廊尽头的那间屋子……也消失了。”


“消失了?”


“嗯,就是镶在墙上的门不见了,只剩下墙,里面怎么样不清楚,系统不允许我破坏墙壁。不过以我判断……墙里面恐怕是实心的。”


夏夷则面露沉思之色,严肃地说道:“也就是说那些人都……?”


谢衣叹了口气点头:“恐怕是的。”


一时间沉默。

乐无异咽着唾沫盯着花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许久,谢衣又说道:“我目前被允许透露的也就这么多,其他的实在不便言说……请见谅。”


“师父……是不是那个什么系统对你下了禁制?如果你说了什么的话……”


“……不,只是无法说出、无法写出、无法表达……而已。方才我想说些内容,只是开了口却吐不出一个字眼。说来惭愧,不能帮上什么忙。”


“哪有的事!师父你能告诉我们这些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


“但愿如此。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先回屋休息吧。”


“哎。”乐无异应了一声,跟在闻人羽等人身后走进莹莹的灯光里去。


&&&&&&&&&&&&&&&


乐无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又兴奋又担忧,兴奋见到了师父,却又担忧师父一眨眼就又不见了,所有的再相逢只是一场美好易碎的梦境。相见的欣喜渐渐退去后,理智漫上来。他紧紧抿着唇思考着师父可能被那该死幕后黑手做了什么的可能性,皱着眉不见白日里的跳脱,眼底映着月光有些发寒,咬着牙险些把指骨都捏碎。


最后一骨碌爬起来一下一下擦拭着干干净净几乎没有一点灰尘的枪管,从头擦到尾,摩擦到冰冷的枪管似乎都要热起来。


不方便摆弄那些高科技产品的现在,也只有这种方法能让他稍稍平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将白。

乐无异靠在床头吐出一口浊气,沉静下来一字一句道:“师父,我一定要把你救出去……”

无论以什么代价。


&&&&


乐无异大早就跑到大厅里左看看右看看没有人,心里顿时有点不安,噔噔噔跑到谢衣门前敲了又敲,也没见动静,更加慌上加慌,没头没脑地往后花园一跑,拽开门看都不看就冲,结果迎面结结实实撞上个人。


“对不起!我——师父?!”

“无异,你这是……”


“哈哈我没事……”乐无异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傻,挠着后脑勺企图打个哈哈蒙混过关,猛不丁却瞧见对方关切担忧的眼,一下子什么谎话都编不出来,只得低了头聂诺着说:“额,我只是怕嗯……昨天都是我的一场梦……一眨眼……师父就又不见了……QAQ”


谢衣轻声叹了口气,摸了摸乐无异的头顶:“傻孩子。”


乐无异抖着呆毛又羞又臊,头顶的力道太舒服差点就让他哼哼出来了。


“想不想帮我浇花?就一会儿。”


“好!!!”


&&&&


【几日之后•清晨】


天空尚浸染着夜色的余韵,晨风通过半开的窗户卷进来,带来丝丝缕缕清爽的凉意。


欧阳少恭右手握壶把,左手轻扶壶盖,将百里屠苏和自己的茶杯都斟得七八分满,细细品味一口,这才不紧不慢语调舒缓悠闲地说道:“旅馆周围树影婆娑景色秀丽,这几日风平浪静,实在是有宁谧之感。若不是还有任务在身,我倒是快要以为我们只是来度假的了。”


“……你什么时候不像是度假?”

似是被身边人一贯的从容气度感染,百里屠苏难得调侃了一句,心情之好可见一斑。


“屠苏觉得我太过闲适?”


“没。少恭一向沉着冷静处变不惊。泰山崩于面前尚且不变色,更何况现在还只是开始,如果如常人一样无所适从反倒不像是你了。”


话音刚落,倏然两人神色同时微不可见一变,敏锐地感到周围的空气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欧阳少恭叹了口气放下茶盏,颇有些无奈地摇头道:“真是经不得夸,我只不过说了一句风平浪静,它却又要生出事端。也罢,我们本不该辜负这里主人费尽心思将我们请进游戏里这一番美意。只可惜……这茶是喝不下去了。”语调仍旧轻快,唇边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却昭示着主人心情不怎么愉快。


百里屠苏站起身,手指抚过漆黑的枪管,悄无声息贴着墙壁滑到了门边,向欧阳少恭交换了个眼神,轻轻旋开了门把——


**********************************************************


“哎呦喂!这是……哪儿?”


乐无异早上一打开房门就被一团白光吸了进去,出来的时候还是在离地一米半的半空中,下意识调整重心前滚翻一轮才立定。


头顶传来风声,乐无异反手一夹,是一张镶了金边的卡片。

他凝神向卡片看去。


依旧是方正楷体。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