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十三章 谜题更在谜题后

第十三章 谜题更在谜题后


[密室逃脱游戏Ⅱ•本关温馨提示:

1、本关为自由组队模式,请各位玩家自行选择或建立队伍。

2、门不总是门,墙也不总是墙。

3、前方与背后都有值得期待与警惕之物。

4、白鸟与鱼,背叛之南,思念之北

5、尚未开放,敬请期待。

特别说明:本关及之后游戏提示将附带解锁系统,达到条件之后相应提示解锁,每一条提示都至关重要,请玩家多多努力~祝游戏愉快。]


“……喵了个咪……那条件又是个什么玩意……”

话音刚落,乐无异就见着卡片上又浮现出一行字:

[条件请玩家自行探索。]


……啥?

⊙︿⊙!!!

乐无异觉得自己仿佛感受到了大宇宙的恶意。


抹了把脸很快重新振作起来,乐无异摸摸鼻梁,扫视了一圈他目前所在房间。


嗯……看起来是西式房间。

无论是中间帷帐遮掩下的床、头顶的水晶吊灯还是床对面的油画、脚下的地毯,统统带有浓厚的西方风格,乍一看去倒教人想起电影里的豪宅或者古堡。


墙上贴着红底金纹的墙纸,与地毯一色。床幔米白,将一方空间笼罩得严严实实,不露一点缝隙。床头柜上玻璃瓶中插着一朵艳丽的红玫瑰,里面还有半瓶水。花瓶旁是旧式座机电话,黑色机身,浅金色话筒,后面本应接到墙内的电话线却躺在一边,中间似乎是被什么硬生生扯断了一般,露出橡胶管里面参差扭曲的金属导线来。


乐无异摸了摸电话,“叮咚”一声,游戏提示就多出一条内容:[5、铃声叮咚,野兽咕咚。]

第六条还是敬请期待。


铃声……莫非指的是电话?

乐无异把床头柜翻了个遍,除了电话只在花瓶底下找到了一把精致的小钥匙。钥匙是两条银色的小蛇盘结而成的,上部是蛇头相互交颈成把手,下部则是蛇尾盘成的螺旋状,也不知道是对应着什么锁孔。

乐无异正低头端详着钥匙,忽然感到视线边缘飞过一道黑影,连忙转头,正对上墙上那个足足有两米长一米宽的油画。


画布上是很普通的场景,绵延不绝的麦浪汇成金色的海洋直到地平线尽头,与蓝色的天空相接。道路两侧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花朵,蜿蜒至画面一脚隐约的白色建筑,像是教堂。


画风恬淡,色泽偏暖,光暗对比处理得也是恰到好处,光明烂漫之感几乎扑面而来。


几乎。


如果不是那画中的阴影与光线的朝向完全相反的话,这本来是如上所说的好画。


然而事实上,画中的影子,全部都和光线相对而立,向光面都是暗色而背光面却全部都是明亮到刺目的颜色。

一眼望去反倒是说不出的颠倒错乱,十分违和。


“这家人住着就不觉得别扭吗。这墙纸大红这油画还这个德行……还是说这就是所谓的艺术……?”乐无异看的实在是眼累,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油画。


出乎意料的,什么响声都没有。

“啧,没有提示音吗。不应该啊。”摸着下巴,乐无异想了想,一寸寸从油画表面抚摸过去。指尖抚过粗糙的颜料,是些硬质的触感。


也不知道摸到了哪儿终于传出些柔软的感觉,乐无异下意识一按,霎时间一股堪称悦耳的铃声从背后传来。


“叮咚——叮咚——”


乐无异猛地一回头,就见着床头那个电话线早就断了的座机欢快地震动起来,很显然声音是从里面发出的。

清脆的声音在沉寂的屋子里回荡,哪怕乐无异把手放下来了还是没有停止。

乐无异咽了口唾沫,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他的预感就得到应验。


屋子里乐无异还没来得及探查的大床“哐啷”震动了一下,随后里面传来了用力撕扯布帛的声音和低低的嘶吼。


仿佛近在咫尺的,恶魔的低语。


**************************


【与此同时】


一处山庄立在山里,四处树影婆娑,寂静非常,听不到半点虫鸣鸟叫。轻薄的白雾萦绕四周,贴着石板有生命一样起伏荡漾。透过薄雾可见其后耸立的楼宇。古朴的大门、精致的石雕、优美的飞檐和鳞次栉比的琉璃瓦,以及远方模模糊糊和山融为一体的亭阁轮廓。


称得上是端庄严整,宁静秀丽。


这座山庄刚一映入两人眼中,便引两人一怔。一人皱着眉,一人微微眯了眼转瞬又神色如常。


百里屠苏状似不经意松开欧阳少恭的手,夹住浮在空中的卡片。

方才他在旅馆一开门就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吸引力,来不及细想只是下意识握住另一人主动递过来的手腕,牢牢扣住,眨眼之间,二人就被传送到了目前所在之地。


欧阳少恭略一侧身浏览完卡片上的字,抬眼看了看四周悠悠说道:“不曾想到刚第二关提示就需要解锁,看来这回游戏怕是没有三年前那样好相与。但这地方,倒实在是一处妙地~”


百里屠苏不赞同地白了他一眼说道:“愈是平静恐怕愈是暗藏凶险,少恭还是小心为好。更何况这里分明……”

和三年前的那个地方,恐怕是一处。


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心有灵犀,自然了解他心中所想,当下会意点头,凝视着两人头顶“自闲山庄”的大牌匾许久,眼里闪过一道极暗的光,正待说些什么。

“嘎吱”一声,那门却忽然自己开了。 


“呵。这可真是盛情难却~看来你我只好故地重游了。”


百里屠苏没有应声,神色冷下来,默然看着洞开的门扉,与欧阳少恭眼神相交,互一颔首,共同举步迈入院中。


大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合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咚——”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