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恭苏] Voyage 第一章 小兰他一直很“男”

……今天目测双更啊,吃完饭回来继续……

还有小兰你怎么这么话唠!!!太抢镜了你造嘛!


第一章 小兰他一直很“男”

【上午八点整•一号会议室】

“咳大家好!本少爷担任本次任务说明真是深感荣幸哈哈哈你们可要耐心听——”

“……重点。”百里屠苏毫不留情截断对方的话头,递给红玉一个“你看吧”的眼神。

……就知道不该让方兰生担任说明。

把说明任务交给方兰生的红玉耸肩一笑,转而同一旁的襄铃唠起了嗑。

开玩笑,要是让百里屠苏你担任说明还怎么愉快玩耍。


被人打断的方兰生一瞪眼:“喂木头脸你——咳好吧本少爷不和你一般计较。嗯哼!本次任务地点是人民路第十八号的郁兰青画馆。北宋范仲淹《岳阳楼记》有云,‘岸芷汀兰,郁郁青青’。画馆名字便来源于此。此外更有一重原因是镇馆之宝《幽兰》,故而画馆名中有一“兰”字,也是借其花中君子之名——我知道你们羡慕我名字里也有个兰特别是那位父母起名偷懒的不过这事先放一边我们来说一说具体任务情况。”

(父母起名偷懒的那位:“……”)

“馆内藏画众多,多以中国画为主涵盖工笔写意更兼之文人,另有西方油画收藏和近代艺术。近几个月来郁兰青十米以内曾检测到不明灵力波动,据技术处推测来源于馆内,前日傍晚有人目击闭馆后画馆中有不明黑影,次日清晨发现馆中二楼西面和南面墙壁上出现巨大爪痕,疑似不明生物而为。本次任务目标是将此事调查清楚。任务部署是百里屠苏欧阳少恭以警方身份前往调查,襄铃、风晴雪和红玉在民间查探,方兰生搜集画馆有关资料整理文件……喂木头脸为什么不让我出外勤!公报私仇么你!”


百里屠苏煞有介事点点头摆出一副“是又怎样”的表情,拉着欧阳少恭起身道:“散会。”

早就听得不耐烦的众人打呵欠的打呵欠,喝茶的喝茶,一时作鸟兽散。

方兰生气得直跺脚把脸一扭:“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你们——!”

“矮冬瓜别磨蹭啦!屠苏哥哥叫你去你就快去!”

“哎。……不对!我……”

没等他说完,襄铃挥挥手往红玉那边去了。

方兰生觉得,这个世界,再也不会爱了。


“唉。男人就是难……”


&&&&&&


【车上】

“屠苏让小兰去搜集资料?”

“……全组擅长搜集整理资料的除了你就是他。”

“小兰的本领之高,我实在难望其项背。”

所以还是小兰吧。


百里屠苏盯了他一会儿一看窗外。

到了。


画馆是两层小楼,设计简单大方,整体是明亮的白色,楼顶赫然一抹浓郁的青葱翠色,两者相得益彰,看上去颇有眼前一亮之感。

欧阳少恭站在门前打量了一会儿眯了眯眼,也不知看到了什么,意义不明地笑道:“倒是不坏。”

百里屠苏拽着欧阳少恭手臂把人正要往里带,听到这话有些诧异:“我以为这画馆没什么值得你感兴趣的。”不然这画馆开了数年,欧阳少恭早就说了。

“屠苏果然知我~本来这里的确没什么让我感兴趣的。嗯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里面有几幅画可是难得一见的佳作。不过现在么……一会儿再说?”欧阳少恭跨进门里,感到腕上力道变小,前走几步和对方并肩,一手又搭在他肩上,这才心满意足配合着百里屠苏的步速往服务台那边走。


因为昨天的怪事,今日闭馆,画馆里也就剩下服务台的小姑娘和大肚便便的馆长。小姑娘咔嚓咔嚓咬着水果糖,领着两人上了二楼。

馆长早已等候多时,一上来横眉怒目说的是唾沫星子四溅,欧阳少恭眼疾手快拉着百里屠苏退了几步,让出对方攻击范围。

口若悬河说了半天没什么有价值的内容。百里屠苏揉着太阳穴,暗自道亏得欧阳少恭能面不改色心平气和装出一副认真听的样子还时不时恰到好处附和几句,最后成功地说服馆长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别来添乱。


馆长转身欲走,欧阳少恭却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叫住了对方。

“对了,馆长,方才忘记询问。进来之前似乎望见楼上中了些草木,郁郁葱葱甚是可爱。我平时也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见猎心喜,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得以一观?”


“啊?什么花……嗯楼顶是吧?当然可以。”


忽悠走了馆长,百里屠苏走到南墙边,刚好与横贯墙面的巨大爪痕平视。爪痕自右上到左下,共有三道,较深处大约三四厘米,剖面较为光滑,仔细看去似有粘稠的不知名物质黏在里面。鼻端隐隐还能嗅到些腥酸的臭味,乍一闻去有些呛鼻。

欧阳少恭默不作声套上手套,顺手掏出棉签蘸了些放到密封袋里,转身到西墙上又另外收了些准备到实验室去化验,然后指了指头顶的摄像头。

“嗯。”百里屠苏会意点头,打电话给服务台要求看录像,回头一找人,欧阳少恭却不在原地了。


大抵是去楼顶。不管怎么说欧阳少恭也不是为了几朵花几棵草特地跑一趟的人。

……好吧这么一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百里屠苏抱臂摇摇头,先看录像。


&&&&&&&&&&&&&&&&


录像开头千篇一律,人来人往进进出出。到了傍晚时分,大约是闭馆了,画面里没了人影,时间像是在画面里静止了一般,十几分钟过去了也没个动静。


——倏然画面闪动一下,变作漆黑。

扩音器里传出刺拉拉的响声,未待听明又戛然而止。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边的欧阳少恭若有所思摸了摸装在口袋里密封小袋,又走回去端详了下墙壁和天花板,接着对百里屠苏道:“我好像有点头绪,不过……”他顿了几顿继续说,“恐怕要先回去化验一下,看看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


&&&&&&&&&&&


这边红玉、晴雪、襄铃三人分头行动,把四周几十米内的店铺行人打听个遍,最后在一家馄饨摊子碰了头。

红玉和襄铃嘴角抽筋眼睁睁看着风晴雪把独家秘制的褐中带绿绿中泛紫的看着让人心悸吃起来让人永生难忘的奇怪物质洒了一大把在碗里,然后热情地向两人推销起自己的独家秘方来。

“谁、谁要吃这个啊,你自己吃就行了。”

襄铃嘟着嘴把碗使劲往后挪,一边挪一边摇脑袋,生怕一不留神就卒于馄饨之下。

红玉状似不经意三言两语岔开话题,吃相依旧端庄优雅,速度却是比平时快了一倍不止。

吃罢后正要结账,一段交谈声却忽然钻进三人耳中。


说的正是昨晚的事。


风晴雪三人对视一眼,装成好奇的路人凑了前去。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