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恭苏] Voyage 第二章 初见端倪

第二章 初见端倪


百里屠苏、欧阳少恭在画馆调查完毕,便礼貌告别。

出来的时候小姑娘送的两人,嘴里还嚼着糖,不过这次变成了奶糖。


一出门百里屠苏就感到一股视线从右方射来,神色微动,翻开手机。

“红玉?在西边么,画馆西侧大楼五楼靠南的房间。有人。”说了没几句被窥伺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和来时一样突然,百里屠苏还没挂电话,转身凝望着那个方向对着电话另一侧道,“……不用了。已经没人了。我们去。”


大楼里保安说监控上显示那一层无人出入,于是两人要求到房间里去看看。一路畅通无阻,直到最后那间屋子。像是门后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一样,怎么也推不开。百里屠苏挥手让其他人退后,侧身提胯抬腿,对着房门就是狠狠一踹。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不拘一格,帅气中不减凌厉,凌厉中更显脱俗,颇有大家之风。

——一看以前就没少踹。


果不其然,门轰的一声被踹开大半。

“屠苏(踹门的)风姿真是不减当年。”欧阳少恭抚掌一笑,语气真挚表情诚恳,仿佛真的是在夸奖一样。


百里屠苏冷着一张俊脸默想,风姿你妹。

还不是因为少恭你……往事莫提。


欧阳少恭含蓄浅笑,风度翩翩。


&&


这是个画室,墙角杂七杂八堆着石膏像画板等杂物,画纸乱糟糟散在地上,上面的颜色混在一起脏得很。


正中的画架上摆着一副画,上面的白布似乎是匆匆忙忙盖上的,没掩好露出画板一脚。欧阳少恭掀开画布,看清上面的东西后笑意一敛,低声自语:“果然……”

站在房间一角的百里屠苏没听清,又问:“什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屠苏莫急,回去我一定和你……仔细说个明白。”


得到保证的百里屠苏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四下看看,并没发现能藏人的地方。倒是画架前椅子上方有个通风口。


盖子挪开后是能容纳一人匍匐前进的管道。

不作他想,人一定是顺着管道跑了。

百里屠苏探进大半个身子去没感觉到人的气息,头也不回问门口的保安:“这里通向哪里。”


“地下通风口……啊对了!尽头有一扇门,下去是下水道。”


下水道么……

百里屠苏尚在沉思,一道温润悦耳的男声便传到他耳畔:“本市地下水道错综复杂,即便追上去怕是也难有收获,白白费力。况且我有样品要化验,其他几人想必也有所进展。不如我们先回去整理一下目前所得?”


“也好。”


&&&&&&&&&&&&


【凌晨•地下水道】


“……所以我们大晚上要钻又黑又臭的下水道?”

百里屠苏斜了方兰生一眼,掀开井盖,用手电照了照下方,纵身一跃,眨眼稳稳落在地面。他向四周扫视一圈,几步跃到墙边按下个按钮。

紧接着水道里的灯一个接一个亮了。橘黄色的灯光偏暗,明明灭灭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的拐弯处,衬得地下隧道分外幽深。

众人顺次而下,走在最后的欧阳少恭长发一挽翩然落下,轻轻巧巧如履平地,衬衫上的皱褶都没多几个。


“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


【几个小时前•第一会议室】


“……经过实验分析,本次目标极有可能是‘人造妖兽’。”

“人造妖兽?”

“不错。此事说来话长。几年前我曾经参与过一个研究项目,其中机密不便透露。不过从墙中提取的物质和当时研究中的T538号成品颇为相似。另外西面大厦一间画室中,正中央的画中事物也与T538号有几分像。画室主人名靳华,男,三十岁,闽南人,现下落不明。


T538号形如蜥蜴,为穴居,性喜阴暗。其体液中含毒——我刚才勉强一试,颇为幸运做出了解药,所以这点不必担心。另外皮甲虽厚却也不是坚不可摧,颈部柔软处及眼部是弱点。说来惭愧,后来上面派人来接管,研究机构解散研究人员下落不明,我也不知道那些成品究竟都在什么地方。”

欧阳少恭条分缕析缓缓道来,百里屠苏见他停顿便把茶杯递到他手边,对方报以一笑,一手端起茶杯一手却垂下来有意无意握住百里屠苏的指节,指尖相蹭,带出温暖之上的热度,说不出的亲昵缱绻。

“屠苏真是体贴。”

百里屠苏被他突然轻声一语说得有些臊,低咳一声,倒是没挣开对方桌下面那只手。


欧阳少恭清了清嗓,心情不错地继续:“顺便一提,我用来作解药的那些物质,是从画馆顶楼找到的。那种植物……是研究项目里专门开发的。”

丢完重磅炸弹他把手一摊,从容自在对着惊讶的众人做了个“请”的姿势。


下一个方兰生摇头晃脑报告了一堆(此处省略3000字,小兰你再抢镜在下真的写不完了),总体可以归为以下几点:

一、目前的馆长是一年前刚上任的,前馆长卸任后下落不明。

二、画馆的通风口最终也是通向地下水道。

三、画馆三年前曾经经过大规模改建,消耗了好多钢筋水泥玻璃,但是建筑本身改建前和改建后却没有什么明显分别。


风晴雪戳戳红玉胳膊,小声说:“红玉姐你说咱们听到的那个……”

红玉小幅度点点头:“十有八九。”


“据路人称,前日晚上人民路十八号附近似有轻微震感从底下传来,极有可能是嗯……是叫T538来着?”


“不错。”


百里屠苏左手搭在桌上,手指敲击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默了一会儿说:“两小时后去十八号附近地下水道。襄铃和——”

“木头脸你别想再阻止我出外勤!都查了一天资料了!”


 “……襄铃和方兰生两小时后到门前集合。红玉、晴雪,追查前馆长以及三年前改建材料下落,辛苦了。”


“包在我们身上,苏苏你们放心去吧!我会准备好夜宵等你们回来~” (≧▽≦)


方兰生捂脸:“喂……不要在出发前给我们立奇怪的flag好吗?”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