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恭苏】 Voyage 第三章 老板说他今天不写报告不吃药

哈哈哈哈哈老板一定会祥瑞我的我不挣扎了哈哈哈哈(心如死灰)作者今天也没吃药


第三章 老板说他今天不写报告不吃药(等着被打)


地下水道很宽敞,横向能容纳几近三人并排。河水在浑黄的灯光下呈现出黑色,缓慢地向着深处流动。墙角边堆着细小的昆虫尸体和枯败的枝叶,以及潮湿的泥土和滑溜溜的苔藓。


“地下水道都比咱们毕业考试那地方干净……当年趴在一坨臭泥里滚来滚去我真是受够了……考官果然和我们有仇吗。”


百里屠苏脚步一顿,瞟了身边欧阳少恭一眼。

欧阳少恭毫无异色,坦然微笑,好像他不是当年的考官之一似的。

身后方兰生浑然不觉,滔滔不绝控诉起毕业考试的考官们来,语调越来越激昂。

百里屠苏没说话,默默在心底给他点了个蜡。

襄铃抱着手臂想着怎么一下子这么冷,嘟囔几声踢开脚边的石块。


远在总部(同是考官之一)的红玉打了个喷嚏,摸摸鼻头想这谁念叨她呢。


“哼那些考官还匿名!是怕我们回去报仇吗?小气……”


……其实是怕学生想捉弄考官反而被玩个半死不活……吧。

百里屠苏见着旁边那位越笑越灿烂,毫不犹豫决定置身事外。


&&&&&&&&


从百里屠苏他们下来的地方走一小段路再拐个弯就到了郁兰青的下方。


虽然说有了点心理准备不过一拐弯就看到地上有个小腿来高的囊状不知名生物扭来扭去,坑坑洼洼的表面还此起彼伏不时凸出来一块什么的还是挺……让人厌恶的。


“……!”

“……这这这是什么啊啊啊啊!”

“好恶心襄铃觉得晚上不应该吃饭的……”

“原来……”


……介于队里面出了一个毫不惊讶的叛徒(不对),剩下三人齐刷刷把视线聚焦欧阳少恭,传达出“求科普”的中心思想。


“这大概是T538的……卵。目前还没有什么攻击力不过一周左右就会孵化幼体,也不强不过处理起来有点麻烦就是了。以防万一,倒不如就地斩杀,也省去了许多事端。屠苏怎么想?”


“……不需要取样品?”


“T538资料我不敢说毫无遗漏却也说得上是烂熟于心,没关系。”


方兰生和襄铃表示毫无异议。


“怎么做?”百里屠苏抱着臂,把视线从(外貌值为负的)生物身上挪回了(外貌值满分加的)欧阳少恭身上。


然后百里屠苏手里就被塞了一个装满无色液体的小瓶子,伴随着温和悦耳的讲解声:“这里面装的是高强度腐蚀性溶液,一瓶下去便可杀生于无形。只需倒到它身上,想必这未成形的怪物也难以幸免。只不过我还从没做过活体实验,具体效果实在是不得而知。”


百里屠苏不看也能想到欧阳少恭定然笑如春风脸上写满了“一定很有趣~当真十分美妙~”诸如此类的大字。


“……洒上就行了?”


“嗯。”欧阳少恭把手揣在兜里,偏头一笑。


那笑容太过温柔可亲吓得襄铃往后退了半步。


百里屠苏不再废话,站在原地拔出瓶塞反手一掷,瓶子破开空气裹挟着一阵风就朝着卵囊而去,撞到表面后反弹到半空翻转一周落下,刚刚好都淋在上面,一点也没浪费。


怪物刚一接触到溶液就剧烈的挣扎滚动起来,发出人类听不到的惨叫哀嚎。可惜没几秒就被腐蚀的渣都不剩,地面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


欧阳少恭见状十分满意,微微颔首,唇角上挑勾起招牌式的笑容。


大家相识许久,多少有点了解欧阳少恭平日温文尔雅,相处起来直叫人如沐春风,但是行事不仅布局缜密步步为营且干脆利落十分果决,某些时候甚至有些和日常气质相悖的狠厉,常常出人意表。

……今天也没能例外。


所以……那东西消失得这么干净连渣都不剩怎么写报告。


百里屠苏把瓶子捡起塞回给欧阳少恭,心安理得淡淡道:“……回去这段的报告你写。”


欧阳少恭更加心安理得地把手一摊含笑说道:“消失得干干净净岂不是正好。正如我说‘省去了许多事端’不是?”

意思就是不写更方便,反正也没人知道。


众人:“……”一开始就打好了主意吗!


百里屠苏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