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十四章 战

第十四章 战


正当乐无异喵了个咪抱着头想这又没地跑他是和怪物决一死战还是和怪物决一死战的时候,“刺啦”一声床幔已被破开个口子,镰刀一样的前肢伸了出来,刃处倒刺横生,尖锐无比,一刀下去就能让人一命呜呼。随后两肢抬起狠狠向下一撞,床柱受不了这巨大的冲力,轰隆一声巨响,塌了。帷幔纷纷掉下来。


倒三角形头部,修长扁平的体型,再加上镰刀形的前肢。

像是个螳螂。


黑色的螳螂劈开盖在身上的纱幕,转过头来,全身除了关节几乎都被黑色的硬质甲壳包裹,血红色复眼的每个切面上都映着乐无异的影子,坚硬有力的口器咔嚓咔嚓咬合又张开。它咯拉咯拉调转身体,露出前胸上嵌着的扭曲的人脸,张开的大口里传出绵延不绝的喑哑怪异的叫声。它俯下身子直勾勾地盯着乐无异,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很明显是把对方当成了可口的猎物。


……连个掩体都没有,闹呢。


乐无异咬牙切齿内心里问候了该死的游戏无数遍,抬手给了一枪,侧身就地一滚避开直冲面门而来的镰刀,起身抽出靴里的匕首,同时向后轻轻一跃闪出第二重攻击。接着后腿发力蹬上墙壁借力一跳,一周空翻屈膝着落,正是在怪物难以触及的腰背上。

俯身抬手,对准薄弱的关节处用力一刺,匕首破开软甲直插内里,怪物痛得一抖,左右猛烈摇晃试图把乐无异从自己身上甩出去摔个稀烂。


看着它都要打起滚来了,乐无异毫不惊慌,一手扣住匕首往里一捅直至没柄,双足蓄力,抓住时机闪到它身后,没有丝毫停顿三发连射在对方身上开出血花。螳螂毫不示弱将身一倾就要用后肢踩踏,乐无异滑步后仰,到对方身侧,从腰间摸出另一把匕首,瞅准关节狠狠一削。

一段长满倒勾的足部便断落地上。

螳螂接连受挫已然怒极,扭转关节挥动镰刀一下打飞匕首,另一刃直直劈来,马上就要到乐无异胸前。

千钧一发之际乐无异当机立断横枪相挡,暗念禺期你的枪质量一定要过关啊不然我挂了就没人把晗光还你了。

所幸禺期出品质量保证,只一铿锵金属音,枪体无碍,稳当当架住了巨镰。

乐无异眉头一松,盯着巨镰的倒刺暗道好险,没等他喘口气呢眼见另一个镰刀也劈空而来,乐无异低咒一声不假思索矮身前翻,抄起刚才被打飞的匕首又断螳螂一足,就势滚出它的下方,正巧来到床边。


乐无异背靠床头柜,顺手拿花瓶一掷,低头再次躲过一击,而丢过去的玻璃瓶子一声脆响,瞬间被螳螂刀当胸斩碎。


霎时间——

“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怪物发出一声惨叫,胸口冒出阵阵白烟,一阵腥臭的气味冲出来,呛得乐无异往旁边退了又退。


“咳咳……臭死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就……”

乐无异双手举枪,脑里虽百思不得其解,心里仍不敢有一丝放松,屏住呼吸审视那物一举一动,如履薄冰。

小心翼翼向怪物靠近几步,对方仅仅是不甘地扭动着肢体,声嘶力竭地挣扎着,不一会儿就一动不动完全死透了。


乐无异踢了踢尸首,摸了摸脑袋上的呆毛:“我刚才好像也没干什么,就扔了半瓶子水——等等不会吧!”

不一会儿他从床侧摸到一行提示,感想就变成了:“居然这样也可以……啊。”


床边刻着歪歪扭扭一行字:“魔物既成,将沐以圣水。”


…………

…………

……………………⊙︿⊙


也就是说……如果乐无异刚才先检查的床边而不是那个油画,然后用那什么“圣水”一淋,那怪物早就被扼杀于萌芽中。

乐无异内心难得呵呵了个呵呵想果然是故意的吧那床一看就哪里都不对一般人都会把一看就有问题的放在后面检查吧。


这么想着他皱眉翻了翻床上破破烂烂的东西,刚从棉絮间翻出一个纸张发黄的日记本,就听见身后哐啷一下门被踹开的声音,条件反射转身举枪直指门口,与对方结结实实打了个照面。


看清脸后双方均是一愣,不约而同放下枪惊道:


“闻人?!”

“无异?!”


&&&&&&


“所以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我是杀了那个房间的怪物后发现可以出去了,走到走廊上听到这个方向似乎有点响声然后又突然消失了。以防万一每个门口我都听了听动静,于是……然后你就知道了。”闻人羽斜倚在门框上稍微耸了下肩,扶了下枪托接着道:“照提示说这次是组队模式,我们先寻找下这里是否有其他人,兴许可以遇见夷则和阿阮,或者两位前辈。”


乐无异闻言翘着呆毛迈出房间,手指勾着扳机把枪转成残影,最后稳稳停在掌心。回头对着闻人羽一挑眉笑道:“那走吧还等什么!”


闻人羽点点头,又走到屋中尸骸附近捡起匕首,掂了掂一抛。

一道银光划过弧线飞向乐无异。


“哟呵!接住了……闻人你干嘛?”


闻人羽指着匕首严肃地教育道:“别浪费。”


乐无异:“……”


#糟了忘记从前在学校闻人羽就是根正苗红节俭标兵怎么破#


&&&&&&&&


两人目前所在是二楼走廊,拿着武器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异常。

闻人羽走到楼梯口用眼神示意乐无异从上楼和下楼里选一个,乐无异耸耸肩想说我觉得无所谓随即指了指下面。


闻人羽颔首表示明白,端着冲锋枪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下走,乐无异跟在她后面时不时回头观察身后情况,枪举在脸旁,眼底都映上了金属特有的冷光。


刚到楼下不久绕过大厅来到西面,透过玻璃窗就看到厨房里面黑影幢幢,长相奇怪的生物爬来爬去。闻人羽一拧眉,漆黑的眼里顿时多了几分冷意,递了个眼神让乐无异到门另一侧,她自己则在门把手一侧,准备好后互相点点头,闻人羽用牙咬着整了整右手有点错位的露指手套,然后比了个“要进去了”的手势。


竖起三根手指又一根根曲起来。

[三,二,一!]


说时迟那时快,闻人羽退后一步加速前冲,到了门前抬靴一脚,以千钧之力将门狠狠踹开,利落收腿,同时英姿飒爽枪托一正,对准目标,冷哼一声扣下扳机就射,连射扫射都是气势凛凛,锐不可当。其间不断有怪物扑过来,闻人羽动作丝毫不乱,左右闪避,侧身屈膝抬腿直接踹飞顺势爆头,攻击短促有力,行云流水毫无破绽,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扫荡一切妖魔鬼怪的架势。铜色的弹壳一个接一个掉落在黑亮的皮靴边,清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乐无异在后面一枪一个给她补漏,时不时掏出个微型手雷看准就扔,炸飞一片,厨房里顿时硝烟弥漫,血肉横飞。


短短几分钟,房内怪物已被清理干净,金属弹壳在两人脚边散了一地。闻人羽踢散脚边的弹壳,谨慎举枪走到里面去大面积散射一通,没有丝毫动静了才眉峰展平微微一笑,扬头甩开马尾。一手举枪,另一手拨开垂在耳边的发丝,随即抚上枪管,对着乐无异抬头道:“应该可以了。”


声音里还带着点硝烟尚未散尽的锋芒和沙哑。

像是将军血战沙场,战酣,而意犹未尽。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23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