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恭苏·七夕贺】事后www

傻白甜,七夕就要吃糖(顺便一提作者快得糖尿病了

游戏人设

OOC

现代背景

作者语死早症发作已经丧失词汇量,渣文笔(。

主要写的是各种事后场景(你们懂得)

然后 @草木清寒 和 @婆娑海 www病友们快来吧不能我一个人吃药!


01


刚被折腾完的百里屠苏真是全身酸软昏昏欲睡,一点都不想动。

欧阳少恭倒是还清醒得很,这时候看着人比平时好欺负的模样就心里痒痒,颇为坏心地揪着对方的敏感点不放,一下一下搔着,眯着眼颇为留恋指下的触感。

百里屠苏被闹得难以安眠,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毫不留情把欧阳少恭的手一下拍了下去。

倒是也不疼。

这么想着的欧阳少恭半秒之后就把人家的被子拉下半截,不给百里屠苏抱着,又仔细调整了下覆盖在对方身上的被子面积,让对方恰好能感觉到冷而不至于着凉。


睡得迷迷糊糊的百里屠苏感觉到冷,无意识地就往热乎的地方蹭过去,被等着投怀送抱的欧阳少恭环着腰搂进怀里,身体自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过去,像是经过无数次演练一般自然。


怀里被填满的欧阳少恭则习惯性凑过去蜻蜓点水在对方眉间一吻,轻轻道了声晚安。


02


即使意志坚定如百里屠苏,偶尔也会早晨不想起。

特别是条件允许的周末。

特特别是百里屠苏醒了而欧阳少恭还没醒的时候。

通常情况下百里屠苏醒来都是发现自己要么在对方怀里要么和对方贴得很近,近到呼吸可闻的地步。而暧昧不清的晨光笼罩在屋子里,就像是经过一层柔光处理,把所有的一切都映照的柔软又可亲。而欧阳少恭与自己身体接触的部位像是热度都交融在一起,温而暖的。

大概是梦里有开心的事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欧阳少恭熟睡的时候嘴角也是翘起来的,反而省去了白天礼仪式微笑的标准弧度和算计别人时的不怀好意,显得安稳而美好。


让人没办法想去吵醒他。


于是百里屠苏就维持着醒来的姿势,半阖双目小憩默默等着对方睡醒,然后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手脚,接受对方略带懒意的早安和随之而来的拥吻。


03


欧阳少恭很喜欢蹭在百里屠苏颈窝里,有种从气息到温度全部交融在一起的熨帖感。

然后在对方的颈侧一下下缓慢厮磨,颇有些眷侣交颈难舍难分的模样。

百里屠苏醒着的时候是由着对方去,耳朵泛粉却老老实实躺在那里就像是等着被舔毛的大型猫科动物,被蹭得舒服连指尖也不想动一动。

有时候被对方蹭得昏昏欲睡而欧阳少恭的发丝滑到颈窝里让人觉得有些发痒,就大脑迟钝地反蹭回去,嘴里还低喃道:“别闹……”语调不如白日里那么干脆坚硬,末尾的字音低下去像是含在了喉里,带着点温软的鼻音。


像是猫类从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咕噜呜咽似的。

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于是欧阳少恭就真的不闹了,埋在对方颈边不动,嗅着对方身上清冽的青草气息,心里得到莫大的抚慰一般满足,甩甩尾巴就着那个姿势闭上了眼,一片安然。


04


自从组里拉着大家都要开通微博并时不时发布状态后,百里屠苏就成了重点关注对象。

因为担心他话少和组员沟通不畅,特别要求他每天发个两三条。

而不管百里屠苏发微博发的是什么内容、欧阳少恭在不在附近,结果他总是点赞,而且一直是第一个。

有时候百里屠苏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随便打了句号上去,对方也没落下全都赞了。

百里屠苏盯着赞列表里一排欧阳少恭的名字,真是不知道他到底在赞个什么,只能礼尚往来地在对方微博底下也点一串赞。

最后这俩人被鉴定为微博也在不着痕迹秀恩爱,烧烧烧的首要目标。


某天早上百里屠苏一如既往在对方怀里醒来,拿起手机一看时间立刻翻身起来皱着眉瞪了旁边懒洋洋的罪魁祸首一眼,得到对方反以为荣的一笑。

牙顿时有点痒的百里屠苏纠结着想了想还是决定提前告诉大家自己今天大约会迟到。

于是就在微博好友圈上发了一条。


刚发完百里屠苏想起什么猛地一回头,就见着欧阳少恭手疾眼快在他自己手机屏幕上飞速点了几下。

百里屠苏再一刷新果不其然多了一条新讯息。

[欧阳少恭]赞了您的微博。

“……”

不出两秒。

[方兰生]赞了您的微博。

[风晴雪]赞了您的微博。

[红玉] 赞了您的微博……


“………………”

收到一箩筐赞的百里屠苏恼怒地把欧阳少恭身上被子掀了。

欧阳少恭措不及防,先是一愣,随即满脸无辜地坐起来从背后搂着百里屠苏的腰,脸埋在对方颈窝里不一会儿闷闷笑出声来。

百里屠苏被笑得脸颊发烫,欧阳少恭的胸膛还紧贴着他的后背,严丝密和毫无缝隙,能鲜明地感受到对方笑时胸膛的起伏震动。百里屠苏有点耐不住,拿手肘向后捅他,无奈对方抱得死死的,百里屠苏又狠不下手去,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最后索性也不挣扎了实行战略撤退,等敌方放松了警惕,干脆利落地把欧阳少恭的手扒拉下去打了个漂亮的回击。然后板着脸带着一身冷意提着要换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结果早饭全是百里屠苏爱吃的,接受了对方投喂的百里屠苏一点气都生不起来了,只好半无奈半放任地由欧阳少恭牵着手直到地下停车场。


05


有时候之前做得狠了,之后就难免得到另一方背对着不想搭理自己的状况。

欧阳少恭就常常遇到这种情况。

虽然他觉得这样的屠苏也很可爱,就像浑身炸毛的猫科动物,一脸傲娇地不愿理人,但是玩过了头毕竟有损他的福利。于是秉持着科学探索的精神经过长期的实践和斗争,总结出了一套独特的顺毛技巧。

余韵尚未完全散去时的百里屠苏基本处于全身无力任揉搓的状态,这时候只要从背后锁住了腰,对方就插翅难逃。趴在颈侧来回来去蹭从某种意义上是个好法子,百里屠苏颈侧原本就是敏感带,受不得挑拨,温凉的发丝滑到颈窝里觉得痒,不由自主就动动,正好把脆弱的耳朵送到对方口边。

欧阳少恭凑上前去叼住耳郭边缘,极富技巧地用舌尖反复磨蹭过那一片薄薄的肌肤,引得对方身体一颤,不用想也知道毛细血管发达的耳部肯定全红了,当下含含糊糊一笑,唇瓣滑到耳垂,半含住,探出一截舌尖细致地舔过去,一丝纹理都不放过,浸湿了之后含吮噬咬,缠绵悱恻。这时候百里屠苏喘息里已经夹杂着隐忍的呻吟,断断续续带着沙哑的尾音,抵抗的力量也卸了个十成十。欧阳少恭以轻咬作为结尾,然后再顺着耳后到达脖颈,对方会无意识地袒露颈部,露出毫无防备全然信赖的姿态,任凭欧阳少恭将细碎的亲吻一直蔓延到光裸的肩头和脊背,一点一点烙上印记。


做完一圈下来百里屠苏神智晕散,哪里还顾得上生气,顺着对方轻柔的力道平躺下来。欧阳少恭反身覆上去手撑在两侧与百里屠苏十指相扣,柔顺的发丝垂下来和对方的纠缠成一片,难解难分。


一室旖旎。


06


冬日的早上总是透着一种莫名的慵懒,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爬进来,带来点点舒适的暖意。

欧阳少恭醒得早,瞄了一眼闹钟把铃摁了,侧身撑起身子乐得再欣赏会儿对方平和的睡颜。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贴上对方的脸颊稍微调整下角度,吻上对方的唇角,轻如飞羽淡若晨雾,再一寸寸深入进去攻城略地,舌尖扫过敏感的口腔黏膜又缠上对方的舌,吮吸舔咬,直到对方因为氧气不足缓缓醒来,半清醒半迷蒙状态下自然而然亲昵熟练地回应,一贯清亮的眸子半阖半敛而显得分外柔和。温热的吐息和暧昧的喘音混合着津液相渡的水声,绵绵长长交织在耳畔。

一吻终了百里屠苏完全醒转过来,正对上欧阳少恭那能将人溺毙的温柔眼眸,习惯性微红了脸,在对方“噗嗤”一下的笑声里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人鼻尖对鼻尖蹭个正着,最后忍着不好意思在对方的要求下回蹭过去,含混着吐了个单薄的字音:“早。”


接着又对方被压着来了个险些超出控制的激烈亲吻。待到两个人都平复下来之后欧阳少恭满意地舔舔唇角起床,眉眼间春风得意缓缓笑道:“早。”


07


事后的人总有一种懒散的餍足感,百里屠苏靠在床头,稍稍偏硬质的长发散下来被他拨到一边,被欧阳少恭绕在手上,像是觉得有趣一般把玩。白皙修长的手指挑起一缕发丝一圈圈绕上去又松开,竟无比自然流露出惬意和亲近。百里屠苏见对方无比专注的模样顿时心生好奇,试探性将手指探入对方的发丝里,见对方没有反应,一下下顺着柔滑微凉的发丝梳理到末梢,竟有种奇妙的温馨感。

等他回过神来正撞上对方目不转睛含着笑意盯着他看,六分欢喜三分包容一分戏谑,瞬时手间一顿欲盖弥彰地扭过脸去,不想似是扯动了头发,目光再转移到上面。不知何时两人的发丝竟被打成一个结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方要出口询问,做这事的人便一字一句咬着字音有些得意道:“此结名为同心结,取‘天长地久,永结同心’之意~不知屠苏是否喜欢?”末尾一个尾音上扬荡开,不知怎的听起来有些邀功的味道。


百里屠苏一时觉得喉咙紧涩,张了张口垂下眼帘避开对方过于炙热的眼神,那种目光下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喜欢两个字,但是心情也由不得他不说。半晌掩饰性地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清晰地给出了对方想要的回答:

“……喜欢。”


然后两人都笑起来,橙色的灯光将世界变成温暖一片,无比安宁而美好。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85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