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恭苏】长夜有鬼 貳

02

 

“我刚出去想回家,发现旅馆外面起了一层浓雾,来时的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周围都是森林根本没有路!我进去后绕了半天最后又回来了!我们到底……怎么上来的?”

 

门和窗户还关着,大厅里却好像破了窟窿,冷气嗖嗖地闯进来,吹得人头皮发麻。

 

襄铃揪着衣角怀疑地看着方兰生,嘟囔着说:“你别吓人啊……难道不是你路痴才出不去吗?”

 

“我才没有。不信,不信你们跟我一起去看!”

 

从山下到山上只有一条石板路,从旅馆前盘虬卧龙的巨大槐树绕过去,一路曲曲折折蜿蜒下去到达山脚。

原本是这样没错。

 

原本。

 

而现在槐树边没有路。

只有荒草灌木纠缠成一片,厚厚的枯枝腐叶层层叠叠烂成软趴趴一团没过树根。

是很古老的树,主干粗壮有力,大概要两三个人合抱才能围上一圈。嶙峋的枝干扭曲挣扎伸向天空仿佛呐喊,青色的树叶堆积在枝头浸成浓黑,有如一朵硕大的乌云。槐树朝南横伸生一干,上面用草绳打结拴着一段长木板充作秋千。木板上涂着一层红漆,是那种很艳丽的大红,新得像是不久前才被漆上去似的。秋千的红色在暗淡的世界里鲜亮而扎眼,怎么看怎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

 

百里屠苏不着痕迹地蹙眉。

来的时候没发现,现在看来这地方到处都弥漫着森然的阴气,甚至模模糊糊能感觉到百里屠苏经常接触的那些沉重的不甘的从地狱深处爬上来一样的鬼气。

可是别说鬼了,他连个鬼影也没看见。

可若说不是鬼神作怪,这能将道路变没的手段又是人力难以企及。

事情有些棘手。

 

襄铃畏缩地躲到后面去露出一个头来:“我、我们回去吧……我总觉得这个秋千这树和这雾……都好奇怪。我不要在这里。”

 

“诶你、你别怕!这儿虽然很奇怪……我相信一定有人会来救我们的!我出门前二姐让我每天给她打电话,现在这边没有信号打不了电话……二姐一定会着急报警的!很快!”

“……你说什么,没信号……?”风晴雪好像听见什么难以理解的事,迟疑地重复道。

 

“对、对啊……难道你有?”

 

风晴雪一边掏手机一边快速说道:“我今天早上到旅馆之后才给我大哥打过电话——啊?!真的没有……怎么会?!”

“我、我的手机也……”

“……没有。”

 

“那旅馆里的座机行不行?”

百里屠苏面色凝重地摇头:“恐怕……我那屋的已经被切断了。”

“那、那我们没法和外界求救吗?只能等着他们发现?万一……”襄铃扯着衣袖面色苍白地问道,杏眸里一片惊慌不安。

 

“安啦安啦我觉得一定没事的。幸好我去厨房看过,里面食材还是挺多的能让我们吃不少天——”

 

“等等等等!!!你说厨房有食材?”

 

“对啊。种类还蛮丰富的呢。”

 

方兰生咽了口唾沫双腿有点打颤,咬字不稳地说道:“我……去的时候……明明什么也没有……你、你确定?”

 

这下就算迟钝如风晴雪也觉得,事情大概,有点不妙。

 

&&&&&&&&&&&&&&&&&

 

厨房里果真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但想起方才凭空出现的一箩筐莫名其妙的事情,谁也没了胃口。

众人在大厅里围着一个桌子坐下,简单自我介绍之后一时提不起精神找话题,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屋外又起风了,树叶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有成千上万条虫子在人心上爬来爬去。

 

空无一人的旅馆、楼上的响声、消失的旅客、忽生的浓雾、不见的道路、红色的秋千、诡异的厨房,生生给这场本应阳光灿烂的旅行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太阳很快沉下去把世界变成黑咕隆咚一片。

入夜。

 

为了安全大家都换成了双人间,男女各二人正好两间。

连满脸不情愿的方兰生都没有什么异议,最终背对着百里屠苏把自己裹成一团嘟嘟囔囔睡了。

 

百里屠苏靠在床上却毫无睡意。

这事处处透着不寻常的诡谲,依照过往的经验十之八九是鬼魂作怪。

但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百里屠苏到现在还没真正看见一处鬼怪。

他纳闷地用手掌盖住眼睛。

……莫非是眼睛出问题了……还是……

 

“咚咚。”

门口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百里屠苏的沉思,脑中一根弦霎时间绷紧,条件反射由半躺着变作矮身半跪在地上,眸光如利刃直向门口射去。

 

“咚咚咚。”

百里屠苏心如止水屏息凝神,未有一丝开门之意,手里悄悄幻化出一柄黑色为底暗红色缀边的左轮手枪,掩在腰间。紧接着用强硬手段把方兰生弄醒了,还特意捂住对方嘴等方兰生清醒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一会儿如果有什么东西进来而方兰生还睡得不省人事就糟了。

 

方兰生一醒来就听见门口机械式的敲门声一下一下一下循环往复,像是不知疲倦跃动于固定的间隔,半天了音量和节奏都毫无变化,难得机敏地发觉不对,又借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月光看清了百里屠苏冲他比的那个手势,忙不迭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出声。

方兰生有时候蠢是蠢了点,但是一点也不傻。

 

听了一会儿方兰生想起什么拽了百里屠苏一把指指隔壁襄铃她们的屋子。

 

不得不说百里屠苏也有这种顾虑,他敲了敲手腕让方兰生呆在这里,不料对方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还特意撸起袖子让他看自己随身携带的佛珠,死不退让,想是对隔壁橘色裙子的姑娘一见钟情要保护人家。

 

那眼神让百里屠苏莫名想起欧阳少恭沉睡之前的那一眼。

就没心情阻拦了。

 

两人轻手轻脚向门边摸去,方兰生看见百里屠苏手里的枪一时没忍住张大嘴差点就要喊出来又硬是给把惊呼咽了下去。

走到门边百里屠苏让方兰生呆在一旁,自己风驰电掣拉开门扣住扳机对准门外。

拉门的瞬间敲门声就停止了,走廊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百里屠苏回头给方兰生打手势的电光火石间,突感身后有异动,毫不犹豫转身举枪扣下扳机砰砰砰三下打灭一团黑影,回过身再看方兰生手指着他身后指尖抖啊抖:“木、木头脸……你身后……”

 

扭头,什么也没有,也没感觉到什么特殊的气息。

“……?”

 

百里屠苏抱着臂想这人是不是吓傻了。

随后就措不及防落入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身后传来温和如春风化雨的笑声:“许久不见,屠苏还是一如既往可爱~可有想念在下?”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