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恭蘇】 長夜有鬼 叁

03

 

被对方偷袭到习惯的百里屠苏只是角度微妙地侧头躲过欧阳少恭凑近的唇,接着面不改色越过一旁正在挠后脑勺嘀咕着“诶怎么又没人影了”的方兰生,身上还挂着几乎没有重量的欧阳少恭。

 

只出现一刹那就隐去身形的欧阳少恭笑眯眯地换了个姿势飘在空中,漫不经心地向下瞄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挑几分,毫不在意般轻轻拂了拂衣袖,就像扫去衣裳那点碍眼而微不足道的尘埃一般。广袖流云,犹如谪仙。

 

楼下。

探出地面的一只枯骨霎时间化为齑粉。

 

百里屠苏似有所感回眸,只得到个温和又无害的纯良笑容。

 

“……”

 

“咳木头脸你在看什么……”在襄铃她们房门外扒着门听动静的方兰生见小伙伴走神,不甘寂寞地伸手在对方眼前晃来晃去,最后收获了一个冷眼。

“我们现在怎么办——卧槽木头脸你干什么!!!”

 

“……敲门。”

百里屠苏面无表情在门上又来了两下,不急不慌地抬声说道:“百里屠苏和方兰生。”

 

“啊?!哦好马上!”

 

不久随着脚步声开灯声和吱呀的开门声,风晴雪开了个门缝从里面瞅了一会儿,水亮的大眼睛转了一圈确认完毕才把门打开,襄铃缩在她背后也探出头来,揉着眼睛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这会儿打着呵欠。

 

方兰生连忙问道:“你们还好么?刚才……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比、比方说嗯……额听到奇怪的敲门声或者看到黑影什么的?”

到底是心细,方兰生怕吓到两个女孩子或者招来什么玩意,遮遮掩掩把“闹鬼”两个词给换了。

 

“没有啊?什么都没……话说你个呆瓜不会是大半夜成心来吓唬人的吧,还把屠苏哥哥一块拉下水了!你是何居心,说!”

方兰生被心仪的姑娘伸手一指还带着审讯意味十足的“说”字,当下连忙摆手颠三倒四恨不得跳黄河以证清白。

 

百里屠苏见队友如此不给力,只得顶住一旁来自欧阳少恭的莫名压力,端端正正地问在用脚尖戳地的辫子姑娘道:“……入夜以来可有异常?”

 

风晴雪端详着这人表情不像开玩笑,仔细回想了下老老实实摇头说道:“没有……不过我今天晚上捉到一只可爱的虫子(≧▽≦),不知道你们觉不觉得算异常,我们那儿这虫子很多可是这种虫也挺罕见的。”说着百里屠苏就见白衣服的姑娘掏掏掏,一会儿掏出来一个竹筒似的玩意,开了盖子伸手在口那里放着,也不知低声念叨了些什么,悉悉索索爬动的声音之后筒边忽然趴了一只紫色白花的肉乎乎的大肥虫子,张牙舞爪地示威。

 

百里屠苏一愣,还没怎么着呢就听旁边传来男女声道重合的尖叫,方兰生襄铃一蹦三丈远,一个白着脸还逞强似的把另一个护在后面。

“这什么东西!看着就很恶心很诡异好么!”

“你你你……!!!”

 

风晴雪不明所以地笑笑,把东西收回去对襄铃说:“你洗澡的时候我看见床边有什么在动,然后就发现它了!小紫可乖了呢,我一招呼它就自己跑到筒里了。”

 

方兰生和襄铃两人看着在常人意识中和“乖”“可爱”完完全全搭不上边的虫子,不由觉得此人的审美和他们不在一个次元。

“……南疆苗族古来有善蛊者,身怀绝技,御虫御毒,倒是未曾想到今日竟能有幸遇见传人,果然不同凡俗。”

相对于其他人,欧阳少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便徐徐对着唯一的听众科普起来。

 

百里屠苏本也有所猜测,此番得到欧阳少恭证实便也不再怀疑,试探性抛出问句,语气却是十足肯定:“……久闻苗族善蛊,莫非……“

“呀?苏苏你真聪明,怎么看出我是苗族的?”

 

“……”百里屠苏默默看了眼风晴雪还握在手里的竹筒。

 

“哦,好吧我们那边蛊术似乎是挺有名的。不过我只会一点点啦,最多抓个虫子……”

~\(≧▽≦)

 

“那你可知这是什么虫子?”

 

“知道啊,呼噜呼噜大肥虫嘛……长年生在湿冷阴暗的地方,喜食腐,不过有毒啊你们要小心点。”

 

被扔在一边很久了的方兰生和襄铃终于有了点回暖的迹象。

 

“又是闹鬼又是毒虫,这个世界何时变得如此险恶的我这是穿了吗……不等等那个名字是怎么回事槽点太满我已经吐不出来了ORZ”

 

风晴雪惊道:“闹鬼?!”

难得她抓住了一回重点。

 

&&&&&&&&&&&&&&

 

方兰生这边自觉接下了讲故事的任务,把夜间闹鬼说的是天花乱坠跌宕起伏险象环生异彩纷呈,假以时日定能成为通天彻地的说书先生。

 

哦,后面那一句是欧阳少恭扬着眉说的。

说这话的时候百里屠苏正靠在墙边和欧阳少恭说悄悄话,听到这评价真是发自内心的赞同。转脸一开口就把话题从轻松带到了严肃。

 

欧阳少恭似真似假抱怨地说屠苏好久不见你上来就说这个。

百里屠苏一噎无奈地瞟了眼不远的三人,镇定自若地扣住欧阳少恭衣袖下的手腕,犹豫了一会慢慢说:“现在情况紧急,等出去再……”

“再”怎么样还没说完欧阳少恭反手一握十指相扣笑眯眯地应了个好。

 

百里屠苏心想这感觉不太对刚才还闹鬼呢怎么一秒变郊游了。

 

温存了短短几分钟两人开始讨论正事,欧阳少恭听完叙述颔首道这山鬼气冲天必有蹊跷,大概是厉鬼作祟,而百里屠苏之所以没有察觉,恐怕是为幻术所蒙蔽。而这厉鬼怨气深道行高,欧阳少恭又伤势未愈,一时难以感知对方所在。

 “方才据屠苏所说,众人皆因邀请而至,若是无意也罢,但若是有人刻意为之,请了你们前来,怕是心怀不轨有所图谋。况且这能遮蔽阴阳眼的幻术亦是玄妙,想来是特意布置,其中必有缘由。此事云缭雾绕疑点重重,如要拨云见日,不妨抽丝剥茧查探一番。”

 

欧阳少恭这一席话正中百里屠苏下怀,他望向对方含笑的眸子道:

“正有此意。”

 

声音虽轻,却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