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十五章 过去的时间线

Adventure

本章走琴心剑魄的线,古二全员没上线……
主要跑剧情OvO

第十五章 过去的时间线

“少恭。”(小声)
“少侠有何贵干?”(小声)
“……”你不觉得你进入角色太快了么,还是古风的。
“不若说如鱼得水~” (小声)


“两位侠士,可是有何不妥?晋某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二位海涵。”身着黑灰色短打的青年向二人拱手打断两人私语,眉头略向下压去似是怀有歉意。

“晋公子多虑了。晋公子不远万里邀在下与屠苏二人前来,又亲设酒宴接风洗尘,何来不周?方才在下与屠苏正是相言此番美意不可辜负,当恭敬一杯,以报晋公子之情。”
欧阳少恭睁眼说瞎话的技能已经炉火纯青,说着便举杯做敬酒之状,好像他真的想敬对方一杯似的。

饮罢,杯盏放下,欧阳少恭话锋一转:“只是不知……晋公子邀我二人,究竟所为何事?”

&&&&&&&&&&&&&&&&&&&&&

至于为什么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会穿着古装在自闲山庄里同名为“晋磊”的NPC相谈甚欢, 还得从二人进入自闲山庄说起。

踏进自闲山庄大门,便再也看不到雾。望向天空都是明亮的蓝色。似乎有无形的罩子将山庄牢牢扣住,外面弥漫的雾气丝毫也挤不进来。

只是静的可怕。
院内无风。一草一木像是钉在地上,被嵌在严丝合缝的框架里,一分叶尖的颤动都无。
更没有虫鱼鸟兽。除了外来者们,没有任何东西处在运动的状态里,没有任何东西发出哪怕一点的声响。
像是平静到死的湖面,一个微小的动作、一个细弱的声音都能如巨石沉底,溅起大片水花。

整个空间里充斥着一种鲜明的迟滞感,如同冰里的死鱼,被冻结了呆滞的眼和张大的口,露出里面细小锋利的牙来。
“时间……”
“静止了。”

百里屠苏越过影壁环顾一周,焦点定在门半开的大堂上,略一停顿便向大堂走去。
欧阳少恭紧随其后。

进入大堂那一秒,四周忽然暗下来,接着一道声音贴着耳边响起:“欢迎来到自闲山庄大型RPG,游戏倒计时开始:三、二、一,GAME START。”

再一眨眼四周亮堂堂的,二人不知何时已是一身古装。一位青年迎上来,脸上按捺不住喜悦地道:“早闻血露薇中高手辈出卧虎藏龙,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能请二位前来敝舍,晋某深感荣幸。”
二人见到来人,心中同时一惊:虽然气质更为沉稳有度,但是那张脸分明和方兰生一模一样!

“……”百里屠苏表示感觉略微妙。

“……不敢当,晋公子年少英才,大器天成,在下仰慕已久。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欧阳少恭颇具兴味看着对方眼熟到不行的脸,欠身一礼。

几番寒暄(和套话)过后,酒宴开始。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就进入了剧情,有了开头一幕。

££₩££

【夜晚·百里屠苏房内】

宴饮过后,两人一起商讨今日事宜。
欧阳少恭坐在桌边,十指交叉慢慢说道:“据那晋磊所说,近日庄中有人失踪后在碧山被发现,回来后白天如往常一样,夜间行为却非常诡异,神情动作僵硬,口中念念有词。日间探问,那人对夜间之事又毫无印象。晋磊为了查明情况所以请了所谓的血露薇——也就是我们被设定的身份来探查。”

百里屠苏点头道:“卡片提示中也写过‘自闲之谜不解,困境不脱’,今夜就暂且观察到底怎么怪异,明日再询问一番,应当会有收获。”他想了一会儿,继续道:“晋磊这个名字,少恭可有印象?”

欧阳少恭半眯着眼,一手抚着袖子,说:“屠苏也觉察到了?晋磊这个名字,三年前在自闲山庄曾经听过。可那时仅从叶沉香口中得知一二。自闲山庄已毁,甚少有记录保存下来,并未一睹真容。只知此人为报叶庄主弑师之仇,欺骗叶沉香感情在先,屠尽叶家老小在后,终割喉而亡。这个人能忍耐仇恨十数年,含屈忍辱只为一朝复仇,且杀了许多无辜之人,不可不谓心机深沉,狡猾残忍。不想这次居然来到了自闲山庄被毁之前,直接与他打交道。我们应当十分小心。”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还长了张跟方兰生如出一辙的脸。

百里屠苏“嗯”了一声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夜色渐深,月已高悬。

“差不多到时候了,走吧。”

£

附琴心剑魄组本关游戏提示:

1. 赤色之水,可浇花可洗濯不可饮马。
2. 自闲之谜不解,则困境不脱。
3. 似是而非,似非而是。
4. 敬请期待。
(请玩家多多探索,达到条件以解锁更多提示yoooooo~)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