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十六章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第十六章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一别经年我又回来了(好吧其实是收到了爱的告白蠢蠢欲动再加上这个题材我实在喜欢的不得了啊)


ps……其实我这章觉得应该叫结婚多年臭不要脸才对啊卧槽。我写着写着就被自己塞了一嘴狗粮(sad)


***********************************************************************

 

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头先问过晋磊那些举动诡异之人现在何处,晋磊答得爽快,说都捆了扔在西边一个院落里,白天放出来正常做工,晚上重新捆起来等他们发作过去。

 

百里屠苏挑了下眉,这种事情常人遇到了害怕得很,十有八九都认为是闹鬼了被附身,剩下十分之一脑洞大概跟方兰生一样大没准以为是外星人入侵,态度上简直敬而远之,生怕沾到一星半点就被附身了,恨不得把“被鬼怪附身的人”全捆着关起来还得弄个不知道有没有作用总之心理安慰效果一大把的隔离装置或者就是干脆一了百了杀掉,没听说晚上关着白天还放出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胆大,不走心。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百里屠苏还是维持着纹丝不动的表情和欧阳少恭来到了传说中的院落前。

 

这个小院所在的位置比较偏僻,院子里大概种了很多树,远远望去院子上面黑压压一片,连墙头的一段都埋在黑色的树影下了。由于是晚上,视线并不清晰,但能通过墙缝的杂草和空气里隐约的尘埃味感到灰败与颓唐,大抵是个不受主人重视的院子吧,也并不奇怪。

 

院门当然是落了锁的,以防里面的家伙跑出来,百里屠苏提着灯,欧阳少恭从怀里摸出晋磊给的钥匙,微皱着眉开锁。锁里可能是生了锈,“吱嘎”“吱嘎”叫了几声才不情不愿打开,向前一推,木门“嘎吱”一声往内荡去,冷风嗖一下灌了出来,像是被关在瓶里许久终于得以自由的蛇,一打开瓶盖就迅猛又急切地窜了出去。院里大树的树叶被这风带动了,也飒飒作响。

 

北边是座两层高小楼,楼里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光,倒有点鬼屋的氛围。小楼前种着棵树,整个院子里也就这一棵,然而树冠实在繁茂,几乎遮住了小院半个天空,颇有些独木成林的味道。楼前延伸出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小径,穿梭在杂草里,隐隐绰绰的。

 

百里屠苏将灯往前探了探,屏息侧耳听了一会儿轻声道:“有点声音,但是太小。”

“可能是离着远,他们又在屋子里,不过在下听来也许是人声。”欧阳少恭接过话,凑到百里屠苏旁边侧头说道,“先到门前一看。”

 

百里屠苏点点头提着灯踏上石板,欧阳少恭紧随其后。石板两侧杂草生的茂密,混在一起连成一片,在夜里显得分外粘稠,恍如液态的沥青,一点一点地涌动着。

 

两人一路无话,慢慢行到小楼前。门上的红漆剥落了露出里面木头来,门上方的匾额不知道去了哪里,两边门柱上贴着副对联,本是红色的对联纸也破破烂烂变得发白。欧阳少恭盯着看了看,伸手一摸,[叮咚]一声就是一条提示,不愧老司机,经验就是丰富。

 

“一层在上,一层在下。”

 

两人对视一眼,微一点头,伸手便将左右两边一边一条对联给撕了下来,露出光秃秃的柱子来。

 

不,也并不能说是“光秃秃”,上面刻着两行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

 

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不约而同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显然是想到要是方兰生那个强迫症来了,不得被鲁迅先生与古代背景游戏的不相容性给憋死。

这游戏也太走肾不走心,好歹给翻译成文言文啊。

 

百里屠苏看了一眼提示卡,毫不惊讶发现这两行字也变成提示印在上面了。

 

两人正在打量小楼间,只听得里面忽的“桄榔”一声,随后传来“呜呜”的声音,像是人被捏住口鼻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嘶吼。

 

“呵,看来是等着急了也说不定呢。”欧阳少恭眼一眯,很有几分兴趣地笑起来,拽过百里屠苏的手腕,一手虚搭在门上,见对方做好准备后使力一推,两人一前一后迈入楼中。

 

&&&&&&&&&&&&&&&&&&

 

甫一进楼,就看到三四个人影立在那,似是听见响动而向门口处转过去,只是从灯笼隐约的光线里看到对方四肢都被绑住,嘴上也紧紧绑着布条。大约是对光线有所反应,那几个人弓起身,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神似野兽发起攻击前的姿态,视线尽头正是百里屠苏所提着的灯。

 

百里屠苏下意识就想拔枪奈何全身就像是被锁定了一样,稍有不慎就很可能引起对方攻击。然而他的枪绑在右边大腿外侧,若要摸到枪势必要撩开袍子并且屈膝低下身子。他皱眉正想提醒欧阳少恭,右手边却突然传来了熟悉的温热触感引着他向衣袖里探去。

 

百里屠苏很快领悟对方这样做的真意,顺着欧阳少恭左手臂一摸,指尖果不其然碰到冰冷的触感,正是欧阳少恭绑在左臂上的手枪。他摸到枪袋指尖一划弄开搭扣,轻轻一勾枪托,欧阳少恭的手枪便驯服地转了个圈到了他的掌心里。

 

欧阳少恭勾起嘴角,把手收回衣袖里,他游刃有余地扫视了对面一圈,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那班人偶焦点都集中在他的少侠身上,虽说方便了他接下来的行动,却到底,是有几分不快啊。

 

这样想着,欧阳少恭借着宽大的衣摆略微蹲了下身子,左手滑进百里屠苏下摆,准确无误地握上了百里屠苏的手枪,轻巧地抽了出来,掩在衣袖里。

 

两人交换拔枪的动作虽然复杂,可实际上也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罢了。

到底是对对方太熟悉了。

 

正在双方对峙之时,“哐”一声,门在他们身后重重关上,提灯也在瞬间熄灭,伴随着黑暗的是幼时玩过的红白机的电子音乐和一声机械通告:“欢迎玩家进入自闲山庄内密室副本——三重楼,10秒后开启怪物攻击模式,请玩家做好准备迎接挑战,不要随便死掉哦。”

 

TBC

我觉得真的应该叫结婚多年臭不要脸。

于是下一章恭苏打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声告诉我你们开心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 13 )
热度 ( 13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