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今天你手癌了吗 三

一年半没写文正在复健中,文笔退步好多啊哭哭……

ooc

逗比

无逻辑

本文主在搞笑2333 cp感可能不是特别强请注意(就是说没什么感情线啦

作者蠢,脑子有病,和作者认真你就输了。


这章之后乐无异的省略号会用英文下六个点表示(不过lofter的格式看起来没什么分别……我word上面是有分别的……),至于为什么……因为作者量了自家笔记本,10厘米的乐乐趴下来都不能同时够到shift和6这两个键(。)括弧也不成。感叹号都需要乐乐俯卧撑才能达到了……我觉得我真是严谨又有逻辑(并不,你这是粉似黑)=。=

*其实就是作者抽风有病

***********************************


三. 那些年你我写过的错字

 

逸清围观了一阵缩小版乐无异,看得乐无异全身上下的毛都立起来了,才乐呵呵地捂着嘴溜了,剩下办公室四人组面面相觑,然后颇有默契地继续聊天打屁。

 

土豪小黄鸡:……你们这些猪队友,也不看着点逸清!有没有点人性!我觉得我受到了床上!你们怎么赔我!

猪腿山大王:小叶子,可以的。没想到你是这样大胆的小叶子!

土豪小黄鸡:……等!我……!

执枪跨蹄铁:……?什么意思,你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去找谢衣老师啊。

江山夜孤客:……乐兄大概想说他受到了创伤[微笑.jpg]。

土豪小黄鸡:我我我……你们……[哇.jpg]

猪腿山大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输入法的锅!

土豪小黄鸡:乐无异拒绝和你们说话并向你们扔了一只狗。

执枪跨蹄铁:噗,可以的。

江山夜孤客:可以的,这很乐兄。

 

乐无异被堵得说不出话,立马双脚踏shift双手撑在1数字键,吭哧吭哧连着做了三个俯卧撑。

 

土豪小黄鸡:!!!

 

踩完这行,乐无异就一屁股墩坐在电脑上,累得直喘,气得呆毛都直了。

他基本可以用一个表情概括:[露出了绝望的眼神.jpg]。

 

所幸闻人羽还是比较有良心和节操的,她接了一茶杯的水放在桌子上向乐无异问道:“无异你体力消耗太大了,要不要喝点水。”

 

“闻人你真是雪中送炭火上浇油锦上添花,谢啦。”说着乐无异吭哧一下坐起来拍拍裤子,走到杯子边。茶杯沿比他矮一个头,刚好够乐无异扒在边上喝水。

 

乐无异两臂撑在茶杯边上,看着前面对他来说跟个浴缸那么大的水面,一时有些怔忪。

 

好大。

他犹豫了下,伸手掬了一捧水。小口小口地啜起来。喝着喝着觉得脑袋上有点痒,一抬头就被什么东西戳了下脑门:“哎哟!”

乐无异揉着脑门抬头定睛一看,阿阮弯眉正笑得开心,指尖还维持着小心翼翼戳他头发的姿势。“不好意思呀可是现在的小叶子小小的,好软好可爱w”像个娃娃一样。

 

乐无异垂下脑袋,上方的阿阮还在坚持不懈一下一下轻轻戳着他的头发,他耸肩叹了口气。

……虽然我知道仙女妹妹你在夸我可是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啊喂。

“不过怎么说1000字对现在的你来说也太多了……不知道有没有捷径可以走,一千个‘啊’字可不可行?”夏夷则双手托着下巴,淡定地看着阿阮戳小不点乐无异,终于提出了一个比较具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乐无异一听,顿时眼前一亮:“你真聪明夷则!谢谢啊,等我变回去就请你吃饭!”

“嗯不客气。”夏夷则直起身子,风骚地转起了笔。

 

然后乐无异迅速跑到A键边,拿出跳蹦蹦床的气势起跳,对准A着陆,一连跳了几十下之后,默默扶着跳晕的脑袋pia叽一下趴地上不动了。

“太……太累了我要不行了……”

 

折腾了半天也到了谢衣下课吃午饭的时间,他一手举着饭盒另一手开门,施施然走到乐无异面前摊开掌心,赫然是一套精致的小木质餐具,杯碟盘碗一应俱全,刀叉筷子也一个不落。乐无异蹦到谢衣掌心,很小心地摸了摸那些餐具,随即一把抱在怀里不撒手,像是对待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师父……这些是你给我做的?”乐无异蹭着木头温柔的纹路,仰着脑袋问道。

餐具边缘都很光滑,没有一丝毛糙,想必为了不伤到使用者而进行了精细的打磨。

 

“嗯。今天正好发了一套试卷给他们做。我在讲台上也闲来无事,想到无异你变小之后可能多有不便,就寻了些木料来做这些。怎么样,还喜欢吗?”

乐无异把怀里东西往谢衣手上一放,扑过去抱住谢衣一根手指脑袋就往上蹭。谢衣也任他抱得欢实,手指上有细碎的温软的触感断断续续从神经传来到达大脑中枢,蹭得他心都柔软起来。

谢衣低眉,嘴角上钩露出一个温柔到灼目的笑来:“那我就放心了。”

 

“当然了,师父做的我都喜欢啊!”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1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