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日夜流年

虽然是以前的文啦但是想起来没在这里发过所以补档w

是给阿藻的生贺呢www

*************************

 

 

 

1.晨雨

 

 

晶莹的雨滴连缀成珠,从天空降落坠入地面,溅起小小的水花,淅淅沥沥的雨声充盈了空气,在窗户上变得又清又脆。

谢衣刚立到屋檐下把手伸进包里,就听得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闻人我知道啦是在第三教室对吧我马上过去……啊对我现在在第二教学楼——师父?!”

一边打电话一边奔跑的少年一见谢衣就急忙刹住了脚步挂了电话,摸着后脑勺立正低头,呆毛乖乖帖服在脑袋上:“额……师父我不是故意要在走廊里跑步的QAQ我……”

 

谢衣看他一脸恨不得钻地缝的表情失笑,摇了摇头温声道:“没事。只是这雨天地上滑,还是小心点好。”

语调和缓,尚带着点先前饮茶残留的暖意。

 

乐无异偷偷掀起垂下的眼帘瞄谢衣,正被对方柔和专注的目光逮个正着,不知怎的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又有种莫名的欢喜使得心情一下子明快晴朗起来,如同三月的日光。

 

左想右想终于在仅仅几秒之内找到个适合现在的话题,乐无异在心底给自己点了个赞:

“唔……那个师父你怎么在这儿?也是去第三教学楼吗?莫非没带伞吗不如我们一起?”

 

“嗯好。那就多谢你了。”

谢衣愣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不着痕迹将手从包里抽出来,接过对方的伞在乐无异惊讶的眼神里撑起伞,举过头顶,然后笑着说道:“既然这样不如我来撑伞,也算是礼尚往来。”

 

“////这这这……还是我来——”

 

“嗯?”

谢衣看着自家徒弟红着脸摆手,心情甚好地挑眉,眼里是不容拒绝的笑意。

 

“谢……谢谢。”

自觉难以反抗,乐无异干脆答应了。

 

“呵。你这傻孩子,应该我向你道谢才对。”

 

********************************************

 

路上已经有些积水,清凌凌映出行人的倒影,两个人白色的衬衫搭配着笔挺的西装裤,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干净清爽过于光雨。

 

“课题还好么?”

 

“嗯?!嗯嗯当然!多亏师父之前的指导!师父你真是太厉害了!”

 

乐无异转过脸来,琥珀色的眸子亮晶晶像是盈着碎星,纤长的羽睫翕乎震颤,被潮湿的水汽浸润的衬衫隐隐透出晒得很满的阳光的气息,一点点酝酿发酵。

 

谢衣忽然觉得两人中间撑的伞很碍事,可是伞将内外分隔,又有一种微妙的满足感滋长开来,抽枝发芽。

 

“师父你就看我的吧BLABLABLA……”

 

“嗯。我等着你。”

谢衣神色不变,语气平和而郑重,清浅有力。

 

伞外雨声渐远,模糊不清犹如晨昏交界的私语,伞下的人勾起唇角不掩笑容,清晰如同温暖褶皱的花叶。

 

“师父你没带伞不如我们放学也一起吧!”

谢衣微笑颔首。

“嗯。”

看着对方意料之中欢呼雀跃而愉悦,习惯性想伸手揉揉身侧那人柔软的发丝,奈何那手撑伞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只好默默在心底叹了口气准备留到以后。

 

至于包里的折叠伞,还是就让它呆在那里吧。

 

谢衣侧身,伞沿的水珠滑出一道优美的划线,落入水洼融为一体。

 

 

 

2.午后

 

“本次XXX奖最高奖得主是——谢衣教授!恭喜谢教授!……”

 

“非常感谢,不胜荣幸。首先……”

谢衣一步步走上台站到中央,对着观众席一鞠躬,不卑不亢,谦逊有礼和胸有成竹似乎完美的糅合在一起,凝成一种聚而不散的气度,散发着明亮而不刺眼的光。

 

乐无异下意识用视线追逐他的每一个动作表情,把音容笑貌尽收眼底。心脏一点点鼓胀跳动,有种难以言说的喜悦叩在心尖上,泛着点饱满的酥。

不知道从多久以前——或许是第一眼的时候,自己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所以致辞结尾,谢衣突然转向这边和他视线交汇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乐无异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

 

对方眸光点点,温柔又缱绻地直把他笼进去再也出不来。

谢衣望着他,声音和煦如微风:“我等着你。”

我等着你追上来,与我站在同样的高度。

 

乐无异忽然就笑出声来,不管对方听不听得到,浅浅应答:“哎。”

他知道,这句话是对他说的,也是只对他说的。

 

**************************************************

 

[中午庆功宴之后·草地]

 

软绵绵的浅草铺了一地,高度大概只能恰好没过鞋面,坐在上面有微微陷下去的触感。

乐无异手臂交叠枕在脑后,清澈的眼眸里倒映着碧蓝的天。

谢衣坐在他旁边。

 

“师父,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

 

“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谢衣心头百转千回,千言万语最后都只化作一声淡淡的肯定。

“好。那为师就拭目以待了。”

 

随后他俯下身去,轻轻含住对方的唇瓣摩挲。鼻尖蹭鼻尖,细腻的肌肤紧贴着有显得分外亲昵。

 

晴空芳好。

 

 

3. 琉夜

这篇有h所以放在百度云盘里了

https://pan.baidu.com/s/1kUGMwWf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23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