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一章 不期而至的邀请函

第一章 不期而至的邀请函

【烛龙特别行动部】

那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澈蓝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斜射进窗户洒下一片浅金,烛龙特别行动部的大楼依旧伫立在长安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在普通人看来那不过是一片荒地罢了。

“无异!无异!!喂!”闻人羽刚想进二组办公室的门就发现乐无异杵在门口一动不动,侧脸淹没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唤了几声见人还不回头干脆一巴掌糊上去——“啪!”

“哎呦!疼疼疼!闻人你干什么啊!”乐无异揉着被打的地方侧身回头,一脸茫然,随后冲着闻人羽露出了分外无辜的笑容,“早啊。”

闻人羽见怪不怪地叹了口气,蹬着黑皮靴,一边从乐无异让出的地方往里走一边说道:“早。刚才没用劲……快进来吧。”

……自从三年前那个人一去不回,乐无异就超越闻人羽成为办公室最早到的人,风雨无阻。拉开门后也不进去,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神色莫名——直到闻人羽或者偶尔早到的夏夷则将他唤醒。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就是三年。

&

乐无异踱着步子走到桌前坐下,望见面前平躺在阳光里不知怎么出现的黑色卡纸一愣。

四四方方折叠起来的卡片,深沉纯粹的黑色,在阳光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光,如同深渊。封面没有一个字,烫金的花边凹陷下去似是镶嵌的一般,金色的藤蔓纠缠蜿蜒爬满了边角,扭曲着张牙舞爪犹如狂蛇,衬着漆黑的纸张显得无比妖异。

……这是……!!!!
瞳孔骤然一缩,乐无异一把抄起展开,手指不知怎的竟然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映入眼帘的是同样烫金的字,标准的楷体,和电脑模板没有分毫差别。

“尊敬的乐无异先生:
Hi! Babyboy~
循环往复的生活缺乏创意毫无兴趣,平淡乏味压抑了血性,庸庸碌碌死去是你唯一的选择么?或者说其实你从未真正活过?
来吧。
今夜子时月下,拿着通往传奇的邀请函,呼唤我们——“ADVENTURE”。
一切都将不同。”
落款是“ADVENTURE”。

指尖与邀请函相接处,一种诡异森冷感直窜上脊背到达神经末梢,乐无异不禁得打了个寒战。随即被涌现上来的激动和隐约的期盼喜悦没了过去。

这纸的质地、这字眼……分明和三年前那次一模一样!这样的话……是不是、是不是就有可能找到师父?!

“你也……”闻人羽不知何时站到了乐无异桌前,打断了乐无异的沉思,晃了晃手里的黑色邀请函,面色凝重地道,“阿阮和夷则也有。”

&

【医疗处】

“呵。这可真是~有趣之极。”欧阳少恭端起面前的茶盏,浅浅呷了一口,放下杯子把玩着手里的黑色卡片,复而对着坐在对面紧皱着眉的百里屠苏道,“未曾想到居然还有漏网之鱼……看来这次非去不可。”唇角的笑容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却又于平日略有不同,隐有几分厉色。

“二组有四个人也收到了。”百里屠苏回想起三年前的事,只觉得无比糟心。

欧阳少恭看穿了百里屠苏冷淡面下隐含的焦躁,身体前倾,将手掌覆在百里屠苏的上面道:“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要看看,这手下败将残兵败卒,到底能掀起多大风浪。”

手掌上的触感温热有力,耳畔的声音轻柔沉稳,鼻尖淡淡的茶香萦绕,百里屠苏轻轻吸了口气,自打看见那无比眼熟的邀请函后一直紧绷的神经也舒缓下来。他神色恢复一贯的冷凝,起身道:“我先去上面打个报告,估计这次是两组合作。”

“那便有劳了。当年的资料就由我整理一下……下午2点一号会议室对否?”

“嗯。”百里屠苏答道,走到门口前脚方跨出门,肩膀却忽然被人一拉,冷不防脸颊传来柔软的触感。再一晃神那人又拉开了距离笑意盈盈看着他,似是在欣赏他脸上惊讶又有些羞窘的神情。

这人真是……明明说了大庭广众之下……

百里屠苏脸上泛起一抹薄红,瞪了从从容容的欧阳少恭一眼,把门狠狠一关,朝着电梯走去。
最后仅剩的一点烦躁却是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屋里欧阳少恭倚在门上,微低了头轻阖眼睑,眼眸里墨色深不见底,唇边的笑意早已消失,神色晦暗不明。

“卷土重来么……当真勇气可嘉。三年前的……竟还有余孽。呵呵,再会之时想必是十分美妙~”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2 )
  1. Czeslaw阿且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ssofchild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