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二章 散落于记忆的过去

*友情提示:本章流水账,主要是设定……所以……请您自由的……

第二章 散落于记忆的过去

【下午两点整•烛龙一号会议室】

三年前。
玄黑的邀请函犹如乌羽散落大街小巷,一开始并没有谁注意。毕竟现在特立独行的人多了去,谁知道是不是某种艺术创意或者纯粹的无聊玩笑呢。
有些人也好奇的试验了,可是大晚上十二点淋着冷冷的月光却什么也没发生,平白着了凉感了冒,第二天向身边的人抱怨不休。
……可是慢慢的,城市中有些人悄无声息的失踪了。昨日还信誓旦旦明天约会一定不会迟到的人,今天却人间蒸发了,怎么也找不到。
失踪的人数多了也就不正常了,表世界警察局调查发现与一种奇异的邀请函有关。于是案子被交给了特别行动部。
当时特别行动组里面还没有收到这玩意的,大家平时也不闲,没什么功夫特别关注它。

结果刚接到案子不久,上面仔细检查了回收的邀请函,发现材质的确有异,并且有微弱的灵力流动,大概是维持一个法阵存在,推测等到身负灵力之人注入足够的灵力,法阵才能开启将人送到特定的地方——这便是为何许多人实验不成的原因(经查证失踪的人大多数都和身边的人有些不同,甚至有些说自己见过鬼)。烛龙还思考怎样弄到有标注名字的邀请函(试验过用标注着别人名字的邀请函是没用的),不久之后的某天清晨,那些东西就张狂的出现在一些办公桌上——犹如宣战书。

谢衣、百里屠苏、欧阳少恭和其他几位都收到了,组织上索性便派了他们几人前去执行任务,弄清原委、救出活的失踪者(不确定是否死亡的暂且说法)、将幕后黑手抓捕归案。

进去以后发现当真是Adventure,密室逃生、RPG、射击游戏一应俱全,邪性的妖灵肆虐,每关不达到一定积分一些人就会被“罚下场”——实际上后来证实已死亡,甚至许多游戏本身就带有极强的淘汰色彩。

当杀死别人可以获得对方积分的规则宣布的刹那,扭曲从黑暗的洞穴踏出,长期压抑的恶意冲动被引诱释放,生命被践踏被摧残然后毁灭。

费尽心思重重部署,查到组织的名字为“魔”,是由许多凶暴残忍的能力者建立的,后来不知从何处得到一名为“玉横”之物,可吸收灵魂之力作为动能,并且,灵力越是充沛的灵魂,得到的动能便越多,普通人的灵魂几乎没有什么力量能被吸收。而当力量盈满,此物可具有毁天灭地之力,是以有了那邀请函一事。并且想要终止游戏,唯有破坏中枢一途。

卧底反间都用上了,最后冲出层出不穷的追杀伤痕累累到达核心之时,派来执行任务的人却只剩了谢衣、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三个。

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到达核心后按照指示先带走玉横,谢衣破坏游戏系统中枢扫尾。

结果不久后一声巨响,百里屠苏、欧阳少恭以及剩下的其他平民脱出游戏到了一方空地上,谢衣却不知所踪,游戏空间扭曲忽然没了反应信号,通讯器也接通不上。

就那样一去不回杳无音信,怎样搜寻皆是无果。

部里面有的认为谢衣死了,有的认为他还活着,争执不下的结果是谢衣挂名,程廷钧暂代谢衣职务。

——这一代就是三年。

直到现在,那死灰复燃的邀请函出现在烛龙部几人的桌上。

“更加详细的资料已经发到各位的接收器上,烦劳众位查阅。任务目标是击杀幕后之人及寻找谢衣的消息,任务时间是今夜12点整,提前10分钟到整备区门前集合。由于游戏内情况复杂,故现阶段不进行部署,诸位请随机应变。现在请各位自行准备整装,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散会。”
百里屠苏照本宣科念完稿纸上最后一句话,刚接过一侧欧阳少恭适时递过来的水杯,就见着乐无异和阿阮先后拉开门闯了出去,闻人羽和夏夷则歉意的打了声招呼紧随其后,连会议室的门都忘了关。四个人的脚步声噔噔噔在走廊回响,隔着老远还能听到。

也不是不能理解就是了。

【下午四点整•整备处】

“臭小子,吾等你很久了!昭明拿来!”
禺期靠在桌子上抱臂,看见乐无异飞一般的冲进来,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好、我……先把……先把……气喘匀了……”乐无异弯下腰单手支着膝盖,另一手把别在腰间的手枪交了出去。

“哼。吾且去检修,小子在这里乖乖等着。”禺期接过昭明,专注地凝视这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抚过冰冷锃亮的枪管,语气温和了些许。
臭小子保养得还凑活。

“好好,知道了,禺期你快去吧。”
乐无异毫不客气找了个椅子坐下,向着禺期的背影摆摆手。

【下午六点整】

闻人羽自觉自动把手里的唯我独尊放进仪器里,看着各色激光扫描过躺在里面的冲锋枪。摸着下巴凝眉思考了一会儿,走到旁边的武器室里挑了两把手枪,又带上军刺和军刀以及其他几样东西,顺手整理空间。

【夜间八点整】

夏夷则整理完毕,调了下手里狙击枪的瞄准镜,抬枪、瞄准、扣扳机,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装了消音器的灵光玄日没发出什么声音,莹蓝的子弹就撕裂空气直冲靶心。
十环。
夏夷则面色平淡收起枪,打开接收器翻到新接收的讯息,默不作声扫过浮现在眼前的一行行字,眉峰凌冽如雪。

【夜间十点整】

“唔……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应该差不多了吧?”阿阮拍手,想起什么似的又甜甜一笑,“啊对了!差点忘了火箭筒!”
说完哼着小调一蹦一跳地向整备区深处走去。
步履轻盈背影窈窕。

【夜间十点三十分】
百里屠苏抬表看了眼,回眸向欧阳少恭递了个眼色。
时间快到了。
欧阳少恭一笑,颔首表示明白,跟在百里屠苏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不料刚到门口就见凌越朝这方向走来,端正了脸色向百里屠苏道:
“师弟,这次行动很是凶险,多加小心。”
“此去一别,师兄也要保重。”

*
凌越目视远去的两人蹙眉抿唇,眉头皱的死紧,嘴角几乎拉成一条直线。刚毅的脸上是掩不住的担忧。
*

【夜间十一点五十分•整备区门口】

——“噔噔噔——啪!”脚步声戛然而止。
[嘀——通讯器调试开始请注意!通讯器调试开始请注意!连接信号……嘀——信号畅通。]

【夜间十一点五十一分】

——“咔嗒”,枪上膛。
[请检查身上装备是否齐全。请检查身上装备是否齐全。]

【夜间十一点五十二分】

——“哗”,夜风掠过树梢。
欧阳少恭穿着白大褂,抚慰性的向众人一笑。

【夜间十一点五十三分】

——“刷——”,月冲斗云。
百里屠苏双臂交叉相抱,手指有规律的轻敲手臂,阖目静待。

【夜间十一点五十四分】

——“嘟——崴特”,灰林鸮越过屋顶。
阿阮被凝重的气氛感染,也是一脸严肃,只是眼珠还时不时转上几转,不失灵动。

【夜间十一点五十五分】

——“噌”,信号灯闪烁。
夏夷则握拳放在嘴前,清咳一声。

【夜间十一点五十六分】

——“锵”,刀锋入鞘。
闻人羽又仔细打点了下行装,随后立正站好,身姿笔挺如铁。

【夜间十一点五十七分】

——“嗡”,仪器震动。
乐无异紧敛眉头,狠狠闭了眼复又决绝的睁开,深吸了口气,抬眼望向空中一轮皎月,眼神明澈坚忍。
他攥了攥拳,手心黏腻。
——师父,我一定会找到你,无论如何。

【夜间十一点五十八分】

——“叮”,倒计时准备启动。
“臭小子!这昭明乃是吾毕生心血之作,拿着它可不许输了!”
仍自紧张的乐无异被这平地一声雷惊得一愣,忽然就着冒汗的手心并起食指和中指,在眉边比了一礼,眉峰扬起绽开了笑容,琥珀色的眼眸里光华流转,璀璨得仿佛可以照亮黑夜,一往无前永不退缩。
“那是当然!”

【夜间十一点五十九分】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节奏摇摆。
没有人再说话,凝滞的空气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微弱的呼吸声和倒计时的电子音。
[……五、四、三、二、一。嘀——任务开始]

【午夜十二点整】

冷月高悬,透彻的黑夜沉沉如寂,空无一字的邀请函正面忽然荡出水一样的波纹,“ADVENRURE”一点点浮现出来,血红的发烫。

“Adventure.”
乐无异按捺着越发急促的心跳,迫不及待的念道。

——师父,我来了。

紫红的法阵自邀请函释放,金色的藤蔓伸展将人包裹其中。

光芒一闪而过,地面已空无一人。

&
目前装备资料:

【枪械】

依靠灵力注入发动,但也可以装入传统意义上的子弹或者特殊弹。

昭明:
原型: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
使用者:乐无异
制造者:禺期
能力:雷系子弹 特殊弹 射线

唯我独尊:
原型:HK53式5.56mm冲锋枪
使用者:闻人羽
能力:火系子弹 特殊弹 射线 扫射 连射

灵光玄日:
原型:M24狙击步枪
使用者:夏夷则
能力:水系、冰系子弹 特殊弹 远程射线

焚寂:
原型:中国QSG92式手枪
使用者:百里屠苏 欧阳少恭
能力:火系子弹 特殊弹 阴阳子弹(欧阳少恭特有)射线

群芳歇:
原型:铁拳3式60mm火箭筒
使用者:阿阮
威力:威力很大 炸山平房搞拆迁毫无压力(等等哪里不对

【其他】

军刀军刺,不做赘述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4 )
  1. Czeslaw阿且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ssofchild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