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五章 停驻于尽头的沉默


第五章 停驻于尽头的沉默

揣好了枪后退几步,乐无异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

[嘶嘶嘶嘶——]
一阵刺耳的声响伴着屏幕里扭曲的雪花刮过耳膜,刺棱棱如尖啸如呜咽如哀嚎如恶语,和着门口不绝的叩门声嗡嗡嗡涌入脑海,错杂成一片难以忍受的喧嚣,撕扯着敏锐的神经,火辣辣的疼。乐无异皱着眉头捂住了耳朵嘀咕道:“这DVD质量真是太差了!”
那点细微的声音很快淹没在翻滚的音浪里,没溅起一朵水花。

画面跳动了几下,影像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
错乱的声响也逐渐沉寂恢复成大段空白。
那是一场在教堂里举办的婚礼。巨大窗户投射进明澈的阳光,映得一片亮敞。男人短发梳得整整齐齐,露出刘海下精明锐利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边框眼镜,身穿修身黑色西服,袖口和领口都平平整整,几乎没有一丝皱褶。女人长发高高盘起,发鬓一侧饰有重叠纷繁的纱花,白纱轻软透明,薄如蝉翼。纯白花瓣肆意舒展,犹如飞羽。花萼处垂下银色流苏,流泻摇曳,流光闪映,有如霜雪。明眸皓齿眉清目秀,端得是一代佳人。绸缎制成的裙柔软丝滑,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女子柔美的曲线。长长的裙摆拖曳及地,展开柔顺的起伏。

两人深情对视,蜜意融融,金童玉女,佳偶天成。
发已苍老的神父微笑着面对两人,眼神温暖慈爱而又真切诚挚。

一派温馨祥和的景象。

乐无异不禁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又甩甩头。
“还以为会跑出个什么贞子花子伽椰子之类的呢……看来我想多了。”
说起来,深居简从的乐无异知道这三个名字还是因为阿阮拉着夏夷则跑去看电影回来之后,拿着乐无异做的烤猪腿津津有味边吃边说的。
……虽然大部分内容都没听清,但是!
乐无异好歹记住了里面有一个(大概)是从电视里爬出来的。

&

镜头拉远,掠过十字架边缘的光辉,柱子上雕像的棱角,长椅两侧吹拂的粉纱,玫瑰花瓣上未干的露珠,笔墨未干的誓词,又回到了最初的三个人。

那三个人依旧表情欢喜动作亲昵,举手投足毫无违和。
可乐无异却觉得如此怪异。

——在刚刚的镜头里,除了这三个身影,一个人都没有。
偌大的教堂里,半个人也没有。
长椅上、走廊下、过道里,全部空空荡荡的。
婚礼时应有的高朋满座、喧哗热闹,什么都没有。

——死寂,对的,就是这样。
房间一眼看过去宽敞明亮,后面黑压压的长椅挤在镜头里却好似坟墓。
粉色的纱乱条条的,鲜艳的花朵仔细一看如同空壳。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已腐败,却又不甘地维持住了表象的壳。

诡谲的空洞犹如漩涡,搅动着不安的空气,引得心里一阵鼓噪。
“扑通、扑通——”

太奇怪了,简直太奇怪了不是么?
婚礼如此美好的事情,为什么一个道贺的人都没有呢?
教堂的氛围有挥之不去的诡异,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举行婚礼呢?
更重要的是,那三个人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对似的,眼中的笑意与欢喜都实实在在,绝无半分虚假。

真的,很不对劲啊。

乐无异右手托着左臂,左手摸着下巴,身体侧出一个角度,敛眉凝目,琥珀色的眼瞳里诧异还未褪去又多了一丝凝重,歪着头百思不得其解。

&

“……请你们两个人一起跟著我说:‘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根据神圣的圣经给我的权柄,我宣布你们为夫妇。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稍一愣神,不知不觉婚礼已经进程到最后,新郎执起新娘的手,两人的银色戒指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十指交握。

下一秒。

世界定格,所有斑斓褪化成灰,斑驳混乱,抽象成杂乱的影子。
时间、色彩、光线、形体、表情、声音,都戛然而止归从沉默,最终消弭于斩断一切的黑。

TBC

感觉写着写着就跑到了奇怪的地方呢我有罪收不住了【跪

评论
热度 ( 10 )
  1. Czeslaw阿且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ssofchild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