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Adventure【谢乐/恭苏】

第三章 以开始为征途

乐无异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面对的是一堵雪白的墙壁,很白很白,干干净净得有些刺目。
下意识环顾四周,“闻人——!夷则——?仙女妹妹——?……”
喊声被吞没在森然冷寂的空间里。
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这下可糟了……唉,希望大家平安无事。”乐无异挠挠头,形状姣好的眉皱着。
一张白色的卡片突兀出现,划破空气朝着乐无异的面门射去,气势凛冽,有如刀锋。
抬起手臂,手腕翻转,食指中指轻轻一夹,那卡片便骤然被停在了距眼五英寸处。
“这也想偷袭本——咦?上面有字?!”

[密室逃脱游戏•本关温馨提示:
1、 如你所见,本游戏主旨是从这里出去
2、 以光明为庇佑
3、 最初与最终并居一隅
4、 天国有路,并非我途
5、 最后特别附赠:终末的钥匙在于时来运转
以开始为征途,祝您游戏愉快]

看得不明所以的乐无异扫到最后一句话终于没忍住在心底爆了粗口。
喵了个咪!愉快个毛线球啊!……前面那一堆根本没明白在讲什么好么!

乐无异愤愤地叹了口气。
……总之,既来之则安之,先查探一下好了。

这是一间卧室,一眼望去几乎都是白的。

乐无异站在中央,头顶上正是一盏打开的冷光灯,苍白的光线不带一点温度,冷冷地在布满白色条纹的木质地板上照出物体黑森森的影子。

左侧是一张双人大床,床单被子和枕头都是白色的,一尘不染,叠放得整整齐齐。

隔着过道,立着一个大衣柜,棱是棱角是角,白色底上爬着黑色的藤蔓和花朵。

床斜对着一扇门,门是打开的,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见沙发,大概是客厅吧。

右手边摆着很普通的方形书桌,奶白色的,靠着色泽暗沉的墙壁,正对着窗户,白色碎花的窗帘紧紧的拉着,不露一点缝隙。

“这是什么?!”乐无异一把拽住窗帘拉开,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整块铁板。金属在灯光下反射出冷硬的光泽,抬指轻叩,声音低沉。

这么厚的铁板……为什么要把窗户封上?

书桌旁边是书柜。满满地摆了一柜子书,大概是包了书皮,密密麻麻的都是白的。
……一般来讲没有谁家里连书都正好是全部白色的吧……

白得视网膜刺痛。
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寒。
“这家到底多喜欢白色啊……有洁癖吗?!”

书柜一侧对着一扇磨砂玻璃门,里面没开灯,阴森森的。门所在的墙壁上倒是有个灯开关,乐无异试探着按了按,纹丝不动。
里面卡住了。
转了转门把手,没锁。
乐无异又翻出那张卡片,第二条:“以光明为庇佑。”
大概是说的这个?既然里面黑着……那还是先找找别的地方吧。

乐无异怀着隐约的罪恶感摸上书桌开始翻上面的东西,碰了笔筒听到[叮咚——]一声后惊觉是系统音,接着在一系列[叮咚]音里把卧室能翻的东西都翻了个遍——连上了锁的都没放过。
——身为一个技术宅,怎么能不会撬锁呢!(……等等哪里不对!
特别是那书桌的锁还没什么技术含量,完全是一捅就开的节奏。
简而言之,不能再好开。
欢快的“喀拉”声里,乐无异翘起呆毛,笑眯了眼,得意洋洋。

书桌上有个铅笔,底下柜子里翻出一把水果刀和一把钥匙(当然后者大概没什么用了)。废纸篓里有两个纸团。床上枕头用刀划开有个DVD光碟,衣柜里发现了一个手掌长度的正方体盒子和一个粉蓝色的塑料星星。书柜里有本书夹着字条:“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乐无异展开皱巴巴的纸团。
“你别想从这里出去!永远。”血红色的字张狂布满了整张纸,字迹横平竖直,当是安定有力的,但是结合这颜色和内容,却不由得流露出几许疯狂。

另一张纸团上只有划痕。
看不清……啊对了!
乐无异灵机一动,抽出铅笔轻轻扫上去。
“17,38,69,06,45……”这什么,是密码么?0上面还打了个叉……

掀开正方形盒子的盖子,里面有三个星状凹槽,大小刚好和那个粉蓝色的一样。四壁密封的很严,看起来很难强行拆卸。
拆开的话很耗费时间,先找找有没有其他两个星星好了。

这么想着,乐无异朝着客厅走去,长筒靴踏在白色大理石地面上,发出“踏踏”的声响,砸碎了一地寂静。

【无责任小剧场】
乐无异撬锁的时候。
【监控室里】
砾罂怒摔桌,然后冲进了厕所嘤嘤嘤嘤抹泪。
系统:“次奥!老娘辛辛苦苦设计了半天关卡!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不按攻略来啊!说好的剧本呢!”
(乐无异:“谁跟你说好了!”
(两位请受我一蜡。

TBC

评论
热度 ( 14 )
  1. Czeslaw阿且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ssofchild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