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 Adventure 第六章愿你安眠

哦嚓,忘了说上一章那个誓词来源百度……ORZ(虽然和正剧没什么关系

 

第六章愿你安眠

 

屏幕黑了之后再没亮起来。。

 

乐无异愣了几秒,盯着黑漆漆的荧幕,眨了眨眼,纤长的睫羽扫过眼睑落下浅淡的阴影。

随后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

“这、这就完了?!”

……你特么的在逗我么!虽然这视频看得自己有点发毛,但没看出有什么相关的线索啊!

特别是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戒指……

 

“咚!”门口一声闷响截断了他的沉思和抓头的动作。

“奇怪……怎么觉得这声音……好像变大了……是我的错觉?”

 

很快他就知道这不是错觉了。

因为那音量像循着台阶一般提升,间隔越来越短,节奏也越来越快——就好像不耐烦了一样。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有东西在敲、不,这个力度应该是撞门,而且……快.要.进.来.了。

 

“啧!到底怎么回事!?”

神色随之一凛,乐无异条件反射拔枪“咔嗒”一声上了膛,向后一跃用手臂一撑翻到了沙发后,屈膝半跪着地,随即顺势蹲下。与此同时训练有素地将昭明竖举到眼前,手指牢牢扣在扳机上,指尖平稳安定没有半丝颤抖。左肩顶着沙发脊背,稍微侧了身无意中露出有力的腰线,探头小心地越过沙发侧面向门口方向望去,眉目严峻没了一贯的嬉笑欢脱,眉峰竖起,清澈的眼眸因微敛而显得格外深邃,眼底映着枪管的金属光泽变得冷且锋锐,浅色的唇抿起似是被削平了弧度。呼吸被放得很浅,胸膛在衬衫下随呼吸起伏,全身上下绷紧了肌肉,蓄势待发。

犹如利刃。

 

响声不停,在蛮力下门板颤栗,哐啷哐啷的声音跌宕起伏,似乎连地板都在震动。

 

乐无异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提起,紧张地搏动,不停地灌注奔涌的血流。

脑袋里那根弦愈绷愈紧——

 

门口却突然,没了声息。

只剩最后一个音节的回音尚在空气里回响,最终消散。

 

乐无异起先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凝神屏息多等待了片刻。

 

可是,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空落落的屋子里安静的都可以听到一根针掉落的声响。

 

“诶?真的不响了?”

乐无异复又等待了少许时间,谨慎地迈出了掩体,环视四周,最后目光落在门上。

 

“……还好刚才没打开……不过我怎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乐无异扶额默念,看来要加快进度。

 

&

 

【卧室门口】

 

从外面看,浴室还是黑咕隆咚的。

“只剩这里了……就算提示上说‘以光明为庇佑’,我也不得不进去了啊。”

 

乐无异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枪,准备顺着墙摸到浴室门前。

哪知他刚靠上墙壁,就听得[叮咚——]一声。

 

思维迟钝了一秒,乐无异才扭头看过去。

墙壁里面……莫非有什么东西……?

 

这样想着,乐无异收起手电转身面对着墙壁。

这么说来……这面墙的确比其他三面墙要白的多,新的多,该不会是后来又粉刷了一遍?

 

那锤子,大概就是……砸墙用的?

 

乐无异敲击了一会儿墙面,抡起锤子,用上全身力气朝着薄弱点狠狠砸了过去。

 

一声巨响里,半面墙壁轰然倾塌。

粉石迸射,乱砖堆砌,烟尘弥散,飞灰四漫。

 

“咳咳咳……”乐无异低头眯着眼捂住口鼻,咳嗽了半天才缓过劲来看向砸坍一半的墙去。

 

“喵了个——咪啊!”

这一看不要紧,毫无心理准备的乐无异被吓了一跳,目瞪口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扭过脸去不忍再看。

 

墙里嵌着的,分明是一具骸骨。

若单单是骸骨也就罢了……这么些年他倒也不是没见过,还不至于吓得如此。

问题在于……那枯骨,躯干和头颅在左,四肢在右,还摆放的整整齐齐,间距都是一样的,显然是被精心陈列成这个样子的。

一只手骨的无名指上,套着一枚戒指,女式的,银色的,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稍一联想就可以想到几百种残忍的事情曾经发生在这位女子的身上。

回想起方才录像里女子幸福美好的面容,愤怒与悲哀一起烧灼在胸口,混杂着同情忽的涌上来堆积翻滚,如潮水汹涌,乐无异简直快要喘不过气来,只能攥紧了拳头捶上墙壁。

石头很硬,硌得骨头生疼。

 

&

 

“生命至为灿烂而又至为珍贵,且永不重来,万望敬之畏之珍之重之。”

乐无异还记得,那天风轻云淡,阳光充足温和,谢衣坐在椅子上读报纸,不知翻到了哪一页,突然就来了那么一句话。

那时的谢衣,笑意浅浅眼神郑重,而年少的自己似懂非懂,懵懵懂懂看到师父的眼神却也郑重其事地点了头。

那人便倾身过来力道轻柔地揉揉他的呆毛,笑着唤了声:“好徒儿。”

 

&

 

——而现在懂了,便也越发忍耐不得这样的残酷。

尤其是说这话的人不在他身边,对这话记得也就……越发清楚,清楚的像是刻在了心上,随着心脏跳动,一跳一跳地疼。

疼得发痒。

 

&

 

乐无异垂下眼帘仰起头,面色复杂,朝着天花板深深吸了口气才终于把不停翻涌的情绪逼了回去。

然后他直视面前的骸骨,认真道:“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人死也不能复生……但……”他深吸了口气,复又说道:“最起码……我还有点事情可以做到。”

 

这样说着,他握了握拳下定决心,有些颤抖地伸出双手,缓缓把头骨一点点拿出,放在床上摆好……然后是颈椎、脊椎、肋骨、盆骨……

 

最后拿起白色的被子,轻柔地盖了上去。

 

“……常言道,死者入土为安……虽然这里没有土……但一直在墙壁里也太……这里只有床和被子……凑合凑合也还过得去……愿你安眠。”

双手合十然后自然垂下在身体两侧,乐无异朝着床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还有……虽然很对不起但是希望你能原谅……这个戒指……希望能借用一下。”

轻声说着,乐无异走近床前掀开被子的一角,谨慎小心地缓缓抽出那枚戒指,插到了凹槽里。

 

“喀拉”装载戒指的一层松动了。

拿出那一层,乐无异还没来得及看里面有什么,赶紧把戒指又放了回去,感到抱歉似的又浅声道:“谢谢……还有……对不起。”

 

感觉心头还是像堵了一团棉花似的有点烦闷,乐无异调转眼光回到盒子里。

——又是一个机械蛋。

和前一个一样精巧细密,巧夺天工。

 

这到底是……?

 

乐无异叉腰摸着鼻子想了半天,漫不经心一回头。

 

——浴室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

 

扭开锁踏进去,翻翻找找,又发现了第三个机械蛋,以及一根表针。

 

乐无异跑到客厅把表针安了上去,表盘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第四个机械蛋。

 

然后又探索了半天,毫无所得。

乐无异坐在卧室的地板上,打量着四个几乎长得一摸一样的机械蛋。

“果然还是拆开看看吧,反正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叮叮咣咣——]

 

“诶?这好像是……好像能重新拼合成另一个机械装置。”

 

[叮叮咣咣——]

 

“这是个什么东西,四四方方的,这个是按钮?”

乐无异看着疑似按钮的突起,犹豫下咬咬嘴唇最终按了下去。

 

“刷——”地板上凭空出现一白一黑两个法阵,一正一逆,一左一右。

这是……传送法阵?

 

没等他思考确定,就听得客厅方向巨大一声响“咚咣——!!!!!”,与此一同的,屋子整个颤抖了一下。

 

门被打开了,有什么东西进来了,横冲直撞,乐无异看见了一团庞大的黑影在客厅,忽然向着自己的方向扭过脸来,目测是脸的地方裂开了个带有弧度的口。

——就好像在笑一样。

 

喵了个咪!

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的乐无异抬手砰砰砰打了几枪暂且阻止了怪物的来势,掏出那张写有提示的纸死死地盯着上面的字。

随即义无返顾地冲进了闪着深湛黑色光芒的逆十字法阵里。

“‘天国有路,并非我途’,希望这不是诓我啊!!”

TBC

传说中的上帝视角:

 

*以光明为庇佑:不能进入没开灯的浴室,不然进去之后浴室的门会关闭且无法打开,浴池里会冒出血水直到将人湮没窒息而死。

*最初与最终并居一隅:法阵只会出现在卧室里面,在其他地方按下按钮你会死的很好看。

*天国有路,并非我途:请跳入黑色的法阵而不是白色的,进入白色魔法阵范围内的身体部位会“消失”,就像被无形的东西切断那样。

*终末的钥匙在于时来运转:钟表里有最后一个机械蛋。艺术钟的名字就是时来运转。

*没有把骸骨摆放到指定位置浴室的灯不会开

*没有把骸骨按顺序摆好就拿下戒指骸骨会活化掐死你

*按下传送装置按钮的同时门会一起打开,外面的怪物(人类欲念的混合体)会进来,请玩家自求多福。

 


评论 ( 3 )
热度 ( 14 )
  1. Czeslaw阿且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ssofchild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