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花语 楔子 惊蛰时雨

花语

 

#重要的话说三遍#

*本文专注傻白甜,无虐

本文专注傻白甜,无虐

本文专注傻白甜,无虐 

 

*咳……那个……因为发现发的有些匆忙有些东西没解释清楚所以删了原帖重发一遍……给大家带来不便真的很抱歉(顺便修改下文章……我死蠢请抽打

 

*那个……本文草木化灵都是化灵之后有人体肉身但是同时作为草木的本体依旧存在,而且灵体和本体可以分开,没有距离限制,但是本体或灵体其中之一受到伤害的话二者都会受到损伤

 

*谢乐CP,谢衣三合一,本故事里他俩已经夫夫档了(趴

*OOC有

*BUG有

*现代架空,大概是……玄幻(?

*本文主要是讲的谢衣和乐无异在花店与各种各样的植物(含古剑系列人物友情客串)的故事……大概类似于恐怖宠物店的设定但是没有恐怖的内容……因为撸主的脑细胞不够用ORZ

 

*大概是最近老被虐……看得心情略灰暗所以鱼唇的我……想写点比较明媚点的内容(当然露珠文笔不好所以请多多包涵……另外撸主非专业,如果哪里不对欢迎科普(。

*哦嚓,差点忘记加上撸主脑残死蠢(。

*目前如上

 

 

楔子惊蛰时雨

 

乍暖还寒,雷声偶然至。惊蛰时雨,草木纵横舒。

 

晨色初起天色灰暗,乌云密布不见天光,雷声不时响起,春雨将至。

 

“小叶子小叶子~~帮我挪一下盆嘛~这边、这边……好了!谢谢你啊小叶子~”
穿着绿色罗裙的少女拍手歪头笑道,明丽的眸子里溢满了光彩犹如黑色的玛瑙,乌黑的辫子在身后小幅度摇摆,更显可人。

 

“仙女妹妹不客气,包在我身上!”乐无异豪迈地拍拍胸脯,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头顶的呆毛高高翘起弯成一个圆润的弧度。

 

“烤猪腿也包在你身上可以吗?”话音未落,小姑娘就眼巴巴地瞅着他,双眼里映满了烤猪腿三个大字。

 

“叽叽叽叽!”一直老老实实呆在一旁的小黄鸡一听烤猪腿,立马扑棱着翅膀跳到乐无异脑袋上啄着乐无异的呆毛。意思很明确,它也要吃烤猪腿。

 

“……当然!哎哟馋鸡你快下来,别啄我头发!再不下来没有烤猪腿了!”

 

“叽叽……”达到目的的馋鸡乖乖跳下来落到地面,心满意足地拍着翅膀撒欢。

 

“耶!小叶子你太够意思了!”阿阮在原地轻盈地转了个圈,挥挥手蹦蹦跳跳地向屋子里面跑去。

 

看来今天又得采购了……阿阮和馋鸡这两个吃货……

乐无异故作无奈地扶额叹了口气,嘴角却始终扬起,不曾弯下。

 

*

 

乐无异刚想折回屋子里,便听得身后传来熟悉的悦耳嗓音。

 

“无异,你怎么在这里?天阴了,一会儿恐怕有雨,还是先进屋去吧,免得淋雨。而且……早饭快凉了。”

谢衣一早读完报纸去往餐厅,看见桌子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却不见人影,自然而然地就前来寻人,刚走到庭院走廊,便看见乐无异笑容满面站在廊下,唇红齿白,眸光潋滟,发丝飞扬。愣神驻足欣赏了会儿,觉得再不走饭就凉了才略带遗憾地出声破坏这难得的美景。

 

“师父,你怎么来了?难不成专程来找我?我刚才帮仙女妹妹挪了下盆,因为快要下雨了。那什么……不好意思让你等我了……”

乐无异侧身让出身后盆中一人来高的露草,稍显懊恼地抓抓头,揉乱了栗色的发丝。

 

“没什么,更何况……一个人吃也没味道。”

看他又揉乱了头发,谢衣含笑上前一步按住他的手拿下来,然后细心地帮他理顺了缭乱的发丝,顺便轻吻了他的发旋,才笑意融融地对着有些不好意思的乐无异道:“好了,走吧。”

 

“啊……哦!”

乐无异忙不迭跟上前去,与谢衣并肩而行。一会儿念念叨叨馋鸡又增肥,一会儿又说哪几盆花快要复苏了。

谢衣眼带笑意默不作声听着,稍稍侧了身,为他挡住了清晨的凉风。

 

脚步声回响在走廊,逐渐重合为一。

 

*

 

“轰——”

一声惊雷后,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滴连绵成线,织成覆盖世界的网,一片朦胧,安静和谧,有如未醒的梦。

 

细雨敲窗,外面的空气尚带些雨露的凉意,室内却温暖和煦。

谢衣斟茶,茶水腾出热气,白雾曲曲绕绕向上盘旋然后消散。

茶香四溢,萦绕满屋,沁人心脾。

 

雨声渐大,窗子上很快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阿阮趴在窗子上伸手,转头看看坐在沙发上的两人,仔仔细细上上下下观察了半天,然后才认认真真一笔一划,画起了除她自己之外别人都不甚明了的内容。

 

馋鸡窝在桌子上缩成一个毛茸茸的黄球,眯缝着眼打盹。

 

乐无异接过谢衣递来的茶盏,一口下肚,浑身都充满了暖意。

然后他抬头望进谢衣的眼里,弯起眉眼,勾起唇角,露出再欢喜不过的表情说道:

“师父,下雨了!大家很快就都会醒来了吧?真是期待啊,好久不见有点想念他们呢。”

“嗯。”

谢衣颔首,呷了口茶,看着乐无异雀跃的笑容,目光柔和地应道。

 

“谢衣哥哥、小叶子!你们看我画得像不像!”

阿阮终于勾勒完最后一笔线条,欢呼着招手让两人看。

 

谢衣和乐无异愣了一下,随之看过去。

窗户水汽凝成的白雾里画着三个小人,一个头顶呆毛,一个戴着眼镜,一个额头画了枚叶子,三个人紧挨着。画着呆毛的人和戴眼镜的人牵着手,还有一个疑似有两个翅膀的圆球挤在一旁。

 

线条有些歪曲,尚显稚嫩,但从紧密结合的断线可以看出画者是何等用心。

 

乐无异眨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窗户上的是什么,因为太过抽象。

倒是谢衣首先明白过来,问道:“阿阮,这是画的我们?”

 

“对啊!像不像?”辫子少女把手背在身后,三步并作两步跳到了他们眼前,期待着再次问道,眸子黑得发亮。

乐无异和谢衣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温度,又回过头来看向因为一时没得到回答而鼓起腮帮子的少女,同时说道:

“像!”

“像。”

清亮明快和温润沉稳的不同声线叠加,成为另一种音韵,在茶香里荡起一圈涟漪。

 

“那……有没有奖励?比方说……多做几天烤猪腿?”

得到肯定的阿阮双手合十,星星眼看着两人问道。

 

“噗!”

不知怎么回事,心底涌上一股暖流,乐无异一个笑出声来,笑声传染,最后三个人或爽朗或含蓄或娇俏,都笑得停不下来。

 

“没问题!”

最后笑够了的乐无异捂着肚子保证到。

谢衣笑着点头。

 

今天的花店里,也是春意盎然。

 

促春遘时雨,

始雷发东隅。

众蛰各潜骇,

草木纵横舒。

 

——陶渊明

 

TBC

 

*盆里的是阿阮的本体,因为比较大,所以小姑娘搬不动(。


评论
热度 ( 9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