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Adventure 第七章 昨日之日

第七章昨日之日

 

意识里混混沌沌,没有黑白,光明和黑暗混同一色。没有方向,前后左右都是一片虚无。像是站在世界的中心又像是站在世界的边缘,因为,看不见,听不出,摸不了,感觉不到。

 

不知怎么回事,全身上下动弹不得,像从灵魂里死死禁锢。

无法言说,无法表现,无法逃离,无法抵抗。

迷迷糊糊,浑浑噩噩。

不知来处,亦没有归途。

 

&

 

不知过了多久,乐无异以为自己几乎要窒息于漫长的沉寂。

……不,他还没有……还没有找到……师……父……

他伸出手,像是在挣扎,又像是要抓住什么。

 

“无异,你醒了?”

温和安定的声线如同刚沏好的茶,沁人心脾,暖至心扉。

 

——拨云见日。

 

“什、什么?!我居然睡着了!”迷迷瞪瞪睁开眼,带着一身冷汗,看见近在咫尺的熟悉脸庞,乐无异瞬间清醒,不可自抑地瞪大了双眸,清亮的瞳孔里倒映出面前人清晰的影子。

 

那人直起弯下的身子,长身而立,站在窗外射进的阳光里,潋滟的金色光晕浸染了他墨色的发梢。无框眼镜架在俊俏笔挺的鼻梁上,显得温文尔雅。乐无异逆着光,一时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正在怔忪间,半打开的窗户忽然涌进一股风,吹拂着那人的白色风衣上下翻飞,猎猎作响。

 

那人稍微一侧头,似乎对他这样惊讶的神情有些疑惑,随即注意到乐无异一头冷汗,眉尖不自觉紧蹙,拿出一方浅白的手帕,凑过来想要轻拭掉他额上的冷汗。

 

“无异?你怎么了?怎么出了一身冷汗,是不是做噩梦了?”

 

乐无异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一个鲤鱼打挺就从方才躺着的沙发上起来了,躲过了对方的手。

 

回过神来时两人都是都是一愣,顿时相对无言,一会儿,那人才缓缓而又无奈地说:“无异,怎么睡了一觉就不认得师父了?莫不是嫌弃师父了?”眼神一黯,笑容塌了下来,竟显得有些苦涩。

 

“不不不!我只是刚才做了噩梦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故意躲过去的!!师父我错了!对了!师父……你怎么会在这里?”乐无异感觉四周的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把周围的空间塞得满满当当,险些呼吸不能。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边不知所措地揉乱了头发,一边急急忙忙地解释,迫不及待地转移了话题。

 

他怎么会……躲过了师父呢?一定是因为做了噩梦!这下师父不高兴了可怎么办啊啊啊啊!喵了个咪自己真该揍!

 

“‘怎么会在这里?’……无异你该不会睡傻了,我一直在这里,从未离开过。”谢衣一听这话,面色有些复杂而凝重,他上下打量着乐无异,面色含忧,眉头皱起,深湛的墨色里似是荡开点点涟漪,眸光不定似在思索,然后想到什么似的说,“莫非是着了什么妖灵的道?和我一同去欧阳先生那里看看比较好。”

 

没有……离开……?

乐无异扶着额头,霎时间有些恍惚。

有些画面破碎、凌乱,如迅影掠过又消失不见。

 

有些迟滞的思维运转起来,把散乱的记忆捊成一条线。

真是的,明明才和师父、闻人、夷则、阿阮处理完那个黑色邀请函的事情,自己却回来就累得睡着了,还睡得晕晕乎乎,什么都忘了,简直太逊了。

 

于是他看着谢衣连连摆手,表情真诚地说道:“不用不用!我只是睡迷糊了!嗯就是这样!师父……抱歉让你担心了。”说着为了显示自己身体倍棒啥问题都没有还拍拍胸脯,爽朗地仰头一笑。

 

谢衣笑着摇摇头说没关系,无异没事他就放心了。

乐无异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环顾一圈才发现这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师父……闻人、夷则和仙女妹妹呢?”

 

谢衣说闻人羽回来的路上看见街角一个破箱子里被遗弃的流浪猫于是决定带回家养,夏夷则的母亲给他打了电话说想他了,所以夏夷则带着阿阮回家探望母亲享受天伦之乐。

 

“咦?”

一个音节忽然漏了出来,乐无异登时被自己一惊。

……这是怎么……?这种说不出的感觉……

 

“怎么了?”谢衣望着乐无异,伸出手来揉揉他的呆毛。

 

乐无异呆毛抖了抖,有点不明觉厉地说道:“什么都没有!……师父天色晚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谢衣凝望乐无异半晌,才有些犹豫地说道:“无异,你真的没问题么?”说着一手落在乐无异肩上,像是随时准备拉着他去医疗处进行个全身检查一样。

 

“真的没事!师父!你看我现在好着呢!”乐无异重新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那我们回家做饭吧。”谢衣应声说道,转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师父你要亲自下厨?!”乐无异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连跑几步追上,急急忙忙问道,声音仔细听来有种不易察觉的震颤。

 

谢衣扭过脸来凑近,有些奇怪地问道:“有什么不对么?无异你昨天不是吵着要吃我做的仰望星空么,莫非想吃别的?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给你。”说到最后声线压低近乎呢喃,有种很深很深的宠溺。

 

说完谢衣抚了抚乐无异的鬓角继续迈开步子,正是乐无异记忆里的安定从容。

 

乐无异下意识跟了几步,步伐却越来越小越来越慢,最终静止。

他站在谢衣身后,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前方的背影,然后默默地,垂下了眼帘。


TBC

评论
热度 ( 12 )
  1. Czeslaw阿且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ssofchild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