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 Adventure 第八章 我若醉愿醉死在梦中

第八章  我若醉愿醉死在梦中

 

谢衣走出几步见好徒弟没跟上来,回眸问:“无异,怎么还不走?是落了东西么?”

 

乐无异抬起头直直地望向谢衣,眼中闪过一丝留恋,像是要把这个身影刻在眼底,随后,他轻轻抽了一口气,说道:“师父……不,其实你不是我的师父对吧。”

明明是问句,乐无异一字一句说来,却如同陈述般斩钉截铁。

 

“无异?”

 

“这里是梦对吧。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么。”

 

“谢衣”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乐无异却丝毫没给他这个机会,抢在前面大声说道:“让我说完!闻人害怕毛茸茸的东西,她怎么可能将小猫带回家养而不是放在收容所?夷则的母亲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怎么可能給夷则打电话?师父三年之前就已经失踪了,又怎么可能站在我面前?更不用提仰望星空!”他自己就算再仰慕师父,也断然不会主动要求作死吧!

这话说得急促,语气激昂,到最后都有些变调。

 

然而话音回荡,每字每句,都砸在地上,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如出鞘的兵刃破开虚妄,将梦境尽数斩断。

 

“有什么不好?这一切都是你的希望,只要呆在这里,你的愿望都会实现,不用付出什么。只要呆在这里……”声音低哑,带着某种魔性,如迷离的夜色,挟无尽的蛊惑。

 

“不!!!哪里都不好!停在这里永不向前,我该怎么找到真正的师父!”

乐无异很少去考虑像幻境与现实、幸福与残酷到底孰轻孰重这样充满了哲学意味,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问题。

真正的理由,只要一个就够了。

唯有这个,无法逃避,无法顺从,无法妥协。

重要之人,重要之物。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唯思念与记忆无可承载,独梦与幻境不可淹留。

他一直秉持的,便是这样的执着与觉悟。

 

“喀——”

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响起,眼前的梦境破裂凋零,哗啦啦掉下来漂浮在空中闪着光,犹如残缺的镜片。

乐无异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良久,他抬手覆上酸涩的眼,又立刻放下,决绝地睁开双目。有什么东西,沉淀在他的眼底,灿若星辰。

 

他踏在没有光的道路上,越过那些虚幻美丽的梦,一步一步向前,没有回头。

勇往直前,无畏无惧。神情坚忍,不动如山。

一直一直,直到双腿只能机械运动,麻木得不知疲惫。

耳边传来巴乌清越嘹亮的曲调,飘渺若丝但确实存在。意识被拉扯着,逐渐上浮脱离。

 

快要醒了么。

 

&&&&

 

我若醉愿醉死在梦中。

——可惜,我没有醉。

 

乐无异想,自己大概早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

 

&&&&&

 

某个溢满花香的庭院里,俯身浇花的男子忽然若有所思直起身,黑色的长发束起成辫子随着人的动作荡开一个弧度,最后静止垂及腰部。阳光映照下白色的衬衫染上点金,镜片下眼神深邃似幽深的湖。

 

方才那一刹那的心悸感……到底是……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 )
  1. Czeslaw阿且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ssofchild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