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语言老师死得早 1~2

感谢阿日的梗和团长赐名!!!!

一法语:Je t'aime

 

乐无异是谢衣的脑缠粉,这点破事他的小伙伴们都知道。

于是当乐无异听说谢衣代了某班的法语课,兴冲冲地翘了下一节课去看男神的时候,他们很上道地默默目送乐无异远去的背影并致以最诚挚的祝福。

 

过了半晌,闻人羽忽然回头问身后的夏夷则说:“夷则,我记得……下节课好像是……”

夏夷则面色凝重地点头:“不错,是沈主任的课。”说着他以手掩面,苦大仇深,“乐兄……请自求多福。”

在下恐怕……帮不了你了。沈老师不好糊弄啊。

 

“小叶子……不会有事吧?今天晚上说好了烤肉呢……夷则、闻人姐姐怎么了?看我做什么?”

 

“不,没什么。”两人收回视线。

只是你的重点好像哪里不对。

 

最后三人叹息着,默默在心里为呆毛君点了个蜡。

 

&&

 

乐无异当然不知道这些,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下节课是教导主任沈夜的,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放在心上(。

 

他坐在最后一排,竖起书挡住脸,企图把自己藏在后面,然后偷偷摸摸地瞄一眼再瞄一眼。

不愧是师父!连法语都会!

 

他自以为藏得很妙,但是很可惜,书的高度没到,他的本体还露在外面,一摇一摆的。

 

所以谢衣进教室第一眼就顺着呆毛看见了自己的好徒儿。

 

不过他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台下的男男女女要么嫉妒要么花痴,丝毫没人发现谢老师有些心不在焉,眼神时常有意无意漂向某个方向。

 

时间过得太快,很遗憾马上就要下课了,除了谢衣和乐无异之外,显然别人也这么认为。于是临下课的时候,一位大胆的女生站了起来,悲壮而又期待地问道:“谢老师!你知道‘我爱你’怎么说么?!”

 

乐无异呆毛炸起,惊得书都掉了。

谢衣一怔,下意识往一个方向看过去,正巧对上乐无异毫无遮挡的脸。在对方“喵了个咪师父看见我了怎破!”的表情里莞尔一笑,缓缓道:“Je t'aime.”吐字清晰流畅,语调和缓悠长。

 

然后他在一片尖叫声里施施然走出教室,不带走一片云彩,心情甚好地准备去食堂亲自做几个韭菜鸡蛋馅的饼子送给沈夜。

……师尊吃了这个大概就没空管逃课的学生了吧。

谢衣回味着乐无异当时爆红的脸,如是想到。

 

教室里乐无异脸上的热度尚未褪去,双目游离没有焦点。

 

师师师师父刚才那话怎么感觉好像是看着我说的!?不不不……不可能吧,大概只是凑巧!

 

……等等师父看见我翘课……就这么放过我了?

 

乐无异抱着书飘出了教室,接下来一天都皮卡皮卡闪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光。

 

他的小伙伴表示白担心了真是累不爱。

 

&&&&&&&&&&&&

 

 二    印度语:मैं तुमसे प्यार करता हूँ 

         泰语:ผมรักคุณ

          阿拉伯语:أحبك

          维吾尔语:مەن سىزنى سۆيىمەن

         谢衣和乐无异关系一直很好很和谐。
所以课下乐无异经常出没在谢衣的办公室一点都不稀奇。

为了以防万一,免得好徒弟来找他却见不到人影等半天,通常谢衣有事的时候会留下便签说自己什么时候回来或者干脆说今天很忙无异你如果来找我的话明天吧。


身为一个合格的脑缠粉,乐无异当然是把便签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夹进书页里没事看着傻乐,想些有的没的。

比方说师父的字也龙飞凤舞那么好看,这纸的花边也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

有一次看到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吵得隔壁床夏公子不耐烦发了毛,鲤鱼打挺起身气势汹汹夺过来一看,愣了,气焰立马下去了几分。

乐无异先是有点不高兴嚷嚷着夷则还给我,然后顺着夏夷则的目光落到了他以为是花纹的地方,有点炫耀地说道:“诶,夷则,你也觉得这个很好看吗?”


“很好看……乐兄你认为这是什么?”

“不是花纹么?谢老师说他写便签有个习惯就是落款的时候顺手画几个花纹,怎么样好看吧~”

……虽然不是认得所有“花纹”,夏夷则好歹看出了那是字不是别的……而且依据他的理解……

夏夷则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

不,他知道的太多了。还是别管了,洗洗睡吧。

于是他斩钉截铁地说:“什么都没,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