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 语言老师死得早 3

三 德语:Ich liebe dich


在德国修学旅行的晚上。

月黑风高,灯火摇曳。昏黄的灯光下,人的脸隐没在阴影里,暧昧不清。


所以说……在这种讲鬼故事的气氛下玩起了国王游戏这么欢乐和氛围明显不符的游戏真的大丈夫么!


话虽如此,闻人羽看着周围全都一脸兴奋小伙伴们……哦不,还有个和她一样默默扶额的夏夷则,还是决定把弹幕埋葬在脑内就好了。


大家都懂,这种游戏一向是越玩越没节操。所以在经历了闻人羽抱起旁边一个汉纸——而且还是公主抱,夏夷则单膝着地深情地向阿阮送上一支玫瑰并来一个吻手礼之后,轮到乐无异就变成了去大声向一位男士告白并亲吻脸颊。


身为“国王”的夏夷则环视了一圈,看似无意地指了一个恰巧向这边望的“路人”。


毫无疑问的是谢衣。


彼时乐无异正好背对着离谢衣大概两三米远,听到要求时还满不在乎一笑,比了个手势说:“看我的吧!”


结果一回头就愣了。他呆呆地注视着那无比眼熟的身形轮廓,好一会儿才僵硬地转过头看着一脸闲适看好戏貌的小伙伴们。


“夷夷夷夷则……你指的不会是……”

“在下叫夏夷则,不叫‘夷夷夷夷则’。不错,就是谢老师。乐兄,看你的了。”

夏夷则点头,含蓄又得体地一笑。 


“这这这这……”


“乐兄,愿赌服输。”

“小叶子上啊!我支持你!”

“无异……去吧。”

这么说着的一群人,纷纷向他竖起拇指表示看好他。


乐无异放弃了挣扎,默默扭回了脸,迎着谢衣略带疑惑的目光走上前去,站定。

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对上谢衣温和的眉眼,全都前功尽弃。


越是对在意的人,反而越难说出口。

因为心情是认真的,开不得半点玩笑。


谢衣刚才也没听见到底怎么回事,不过看着徒弟纠结的表情,猜到可能是什么不方便讲的事,于是他很体贴地引着乐无异离开了人群到了个僻静的角落。


“我觉得……无异大概回不来了。”闻人羽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

“……同感。乐兄回不来了,我们继续玩我们的吧。”夏夷则以一种早已料到的口气说道,状似无奈地抱臂挑眉。

阿阮嘴里塞满了零食,这时候只能呜呜呜点头。


&&


“好了,无异,有什么事情么?”


“啊?!……什什么……?”脑海里搅成一团浆糊的乐无异听到一声轻唤才猛地反应过来,回过神发现两人到了建筑物一侧,而对方正在耐心地等自己应答。


目光宁静如湖,暖如春风。


脑子一下子懵了,然后记忆变成大段空白,乐无异忘记自己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身体不由自主得就动了。


等他神智回笼,自己早已被抵在墙壁上,与谢衣唇齿相依,耳鬓厮磨。柔软的触感夹杂着好闻的气息引得身体激动地震颤,不属于自己的热度从相贴的地方传来,令人晕眩。


分开的时候谢衣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乐无异一下子就势拖住了谢衣的腰,死死抱着不愿意松手。


他说,Ich liebe dich.

我爱你。

TBC


评论 ( 2 )
热度 ( 8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