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花语 第一章 渐渐模糊的视野

第一章   渐渐模糊的视野


附近远离市区,一向没什么人,因而街上有些冷清。乐无异慢悠悠地提着东西转过出了超市后的第三个拐角,远远地就望见了左侧墙壁上坐着的半透明小姑娘,偏头想了想,迈开步子跑过去。


已经第三天了。


第一次见到那孩子是在前天。


第一天,小孩坐在墙上,低头,刘海遮住了眉眼,及腰长发在风里飘动。

第一天,小孩维持着同样的姿势,落日的余晖擦出浓重的阴影,镀上冷硬的褶皱。

第二天,小孩果然依旧在那里,蔫蔫的,头抬起来对着前方,面无表情地盯着什么。


第一天乐无异经过时一眼认出是一只尚未完全化形的花灵,以为那孩子只是有点心事。

第二天乐无异抱着食材走过,隐约有点担心,三步一回头。

第三天乐无异跑到墙根站定,放下袋子从里面掏出一把五彩缤纷的糖果,伸出手来摊开掌心,笑着问道:“你好,要来一颗吗?”


外表十岁左右的小花灵一时没反应过来,表情凝固怔在那里,随即迅速转过头,力度大得让乐无异不禁担心她会不会扭了脖子。


小姑娘瞪大了黑亮的双眸,惊讶而无措地眨眨眼,抿着唇和乐无异对看良久,眼神怯怯的,好像受了惊的小动物。


“你能……看见我?”粉裙子齐刘海的女孩子问道,声音糯糯的,很软,和她婴儿肥的小脸一样可爱。


“当然!小妹妹,我们是一样的啊!”乐无异应着,轻轻一跃跳上墙头,蹲下,笑眯眯地将糖果送前,将刻意收敛的气息释放出来。


很浓郁的花的气息扑面而来,蒸腾翻涌,暖洋洋的。

很舒服很安心。


积攒许久的感情忽然决堤。


“诶诶!?怎么突然哭了?……要吃糖么?乖……乖……不哭不哭……”


&&&&&&&&&


又给糖又摸头最后拿出了必杀技偃甲小鸟才好不容易把小姑娘逗笑,哄孩子一把好手的乐无异可算松了一口气。

他捏了一块糖果,揉开包装纸,往嘴里一丢,然后展开半透明的塑料糖纸对着天空,兴致勃勃地看了会儿继而冲着小姑娘扬眉一笑,递了一个鼓励的眼神,把糖纸放到小姑娘眼前。


“来!透过这个看看天空!很好看的!”


“哇——好漂亮!”


糖纸映衬下的天空由平淡而至纷繁,灿然绚烂,浓淡不均的色块参差堆叠,像极了晕染开来的五色霞光,清新柔软。


糖纸上沾染了些许淡淡果香,酸酸甜甜的,萦绕在鼻端久散不去。


&&&&&&&&


乐无异仰望天空,不知怎的感觉有点怀念。


然后他回头,朝那个早就站在一边安静注视了很久的人说:“师父,我记得……当年你也是这么哄我的呢。”


“嗯。无异当年也很可爱。”谢衣浅笑应道,颔首抬臂。

伸过来的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厚实而温暖。乐无异毫不犹豫握住他的手作为支撑,一跃而下,稳稳落到地面。


“我叫乐无异,这位是我的师父和伴侣……谢衣。小妹妹,你的名字能告诉我们吗?”

乐无异转身对上小姑娘的杏眸问道。


谢衣听得那两个字,心头一热,习惯性揉揉对方细软的发丝才挪开视线一起看向小女孩。


“我……我叫楚蝉,乐哥哥好,谢衣哥哥好……”

楚蝉慢腾腾站起来,觉得坐得有点麻,学着乐无异向下一跳正巧被青年抱个满怀。


感觉很奇妙。


虽然说身为灵体,无论从多高的地方跳下来都不会受伤,但是有人接住和没人理睬的感觉……到底是不一样的。

……稍微有点能理解为什么乐哥哥要撑在谢衣哥哥手上再跳了……


乐无异弯腰把楚蝉放到地上,小姑娘恋恋不舍地从对方的怀里出来,揪着他的衣袖不想撒手。


谢衣看了心里总觉得有点想笑,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像乐无异小时候撒娇,黏在自己身上死活不愿意离开。

……不过显然乐无异比这孩子外向的多,撒娇的花样……也多得多。


比方说颠颠追着自己屁股后面跑,时不时就伸开双臂要求抱抱,故意拖长了音节软软地叫“师父”,高兴的时候一定奔过来扑到自己身上非要糊自己一脸口水才满足,磕到哪儿了疼得眼泪直打转也忍着不哭跑过来说湿乎乎吹吹就不疼了,遇到不愿意做的事情还翻肚皮直挺挺躺着耍赖……


冬天的时候不愿意休眠非要陪着自己,窝在自己怀里把自己当成暖炉,趴着就不愿意动,自己让他起来,他还嘟着嘴一扭一扭百般留恋不乐意……


这样的片段,多到连本人都数不清吧。

说到底都是自己宠出来的,不过谢衣他自己甘之如饴。


随后他看了看天色道:“不早了,阿阮还在等着。我们先把这孩子送回去,就差不多该回家了。”话一出口两人就见楚蝉低下了头不开口,恹恹地搭耸着脑袋。


稍一思踱就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谢衣蹲下身看着嘟嘴皱眉的孩子问道:“小蝉你不想回去么?怎么了吗?”

乐无异也蹲下来搂着不高兴的小姑娘,关切地问:“怎么了?小蝉说出来我们帮你,大哥哥们很厉害的!”


“我不想回去……”

楚蝉揉着眼睛一脸要哭的表情,只是重复着不想回去,问她理由她也只是胡乱摇头。


乐无异递了个征询的眼神给谢衣,看见对方纵容地首肯后说道:“那……你愿不愿意到我们家做客?”


&&&&&&&&&&


谢衣拎着袋子走在外侧,中间乐无异一手托着楚蝉执意带上的小花盆,另一手牵着走在最里侧嚼着糖果的小姑娘。


花盆里是樱草花,叶子蔫黄,明明是花期却花苞紧闭,看得出被照料得并不好。

……或许还和小蝉不愿说的心结有关。

乐无异眉头一蹙又一舒。

既然到了花店里,总会好起来的。


斜阳日里迎光而行,漆黑的影子拖在后面,拉得很长。


TBC


&&&&&&&&&&&&&&&&&&&&&&&&&&&&&&&&&&&&&&&&&&&&

【花语】


樱草花:除你之外,别无他爱。



评论 ( 6 )
热度 ( 8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