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我有心念,尚未断绝 序章 起始之日

序章 起始之日

天空乌压压一片,黑灰的云朵皇皇欲坠,云隙爆出小小的火花滋滋作响,闪电伴着惊雷劈开长空。
风诡云谲,电闪雷鸣。

********************************************************
“以星河之砂,以沉渊之木,
以幽冥之水,以炼狱之火,
以不摧不屈不绝不断之心,
以无畏无惧无怨无悔之志。
伫立于星海的绯忒,
掌管星途的神祇,命运尽头的纺织者。
献以祭礼,祈求谛听。
请展现与此,这无尽的星之轨迹——”

星盘之上一道光闪过,映出无垠的星空与交错之轨迹,参差纵横,纷繁缭乱。

身穿漆黑斗篷的占星师定睛一看,忽的愕然。

“什——”占星师一把扯下兜帽,露出妩媚的面容。眯起眼再三确认,终于回头向方才一直静静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说道:“少恭……恐怕那个已经——”眉头紧皱,有种说不出的严肃。

“瑾娘不必惊慌,这也是预料之内。我早与屠苏相商,想来他快要到了。”欧阳少恭不急不慌,和缓了声音安抚,“不出意外,这次可以赶在‘他们’之前。”

“少恭这么说的话铁定没问题!不过为什么非要派那个木头脸去……╭(╯^╰)╮这次明明该我了!”说话之人扭头不满地嘟囔道,大半张脸掩在兜帽的阴影里,只露出光洁的下巴和脖颈。
“猴儿真是……”另一人摇摇头以袖掩笑,斗篷敞开处露出艳红的衣裙,拖曳及地。
“红玉姐,苏苏他们应该没事吧……”
“哈,妹子不用担心,恩公向来福泽深厚,本领高强,出不了什么事!”
……

*********************************************************

白色的翅羽掠过林海,深色的森林起起伏伏,如怒涛如潮涌。
巨大鸟类缓缓贴近地面,上面的人未等它停下,足尖一点,纵身而跃,腾空一周,单膝稳稳着地。

那鸟振翅,折身而返,在青年头顶彭的一下变成白色的肉团落下来,直愣愣砸在那人肩上。

他倒是浑不在意,淡淡一挑眉,伸手抚摸鸟儿光滑的羽毛。本来用来遮挡的斗篷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兜帽被掀起,短发如墨,面庞如削,眉间如血。

“阿翔。”
不需再多言语,白鹰明白主人心意,回应低鸣,展翅欲飞。

叫了阿翔查看周围,黑衣青年斜倚在树干上,低声念了几句,面前忽然展开一片光幕。光线交织勾勒出山川河流,赫然是一幅地图。
地图中央,一点星芒璀璨。

从别之森。

就在这里了。
……希望这次能顺利。

他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看着头顶摇摆于树叶缝隙的天空,隐隐有种微妙的预感。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总之先把“那个”找到。

****************************************************

乐无异正窝在地下室里摆弄着那些精巧的机械。
银灯温暖的橙光下,金属的光泽都变得分外柔和,不若往日锐利。
栗色的发丝随意地披散肩头,柔软顺滑堪比主人身上价值不菲的绸缎。头上一撮呆毛左摇右摆,跟着主人动作颤了又颤。刘海下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清亮透彻,熠熠生辉。

安完最后一个零件,乐无异吹了个口哨,一打响指:“大功告成!我就说这怎么可能难倒本机工师——”

话音未落,他刚刚拆了四个蛋又重新拼好的正方体不明机械嗡的一声响,忽然闪出白光,一个魔法阵从无到有慢慢浮现,逆时针旋转,花纹渐起,逐步成型。
乐无异摸着下巴怎么看怎么眼熟,一时又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法阵里由虚到实就冒出了个人。

“喵、喵了个咪——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啊啊!这又不是传送法阵,不带大变活人的啊!”噔噔噔往后退了好几步,乐无异惊得呆毛都炸起来了。

那人一愣,然后躬身一礼,眉间是掩不住的歉意:“十分抱歉,我并无恶意……阁下不必惊慌。”
乐无异仔细一看,男子身形修长,墨发如丝,面如冠玉,眸光深邃而不浊,眉梢唇角皆是融融笑意,如春风拂面。周身气度非常,让人生不出恶感来。

“没、没事……就是突然出现一个人,吓了一跳。”乐无异抓抓发丝,心里的惊吓下去七八分,反倒觉得自己那么大反应有点过意不去。

那人听了后又看看他的表情,感觉真的没事了才浅浅一笑:“在下谢衣,因为……某种原因才出现在这里,不知道阁下是何人,这里又是哪里?”

“谢谢谢衣?!你是那个传说中的机工师!?——我我我叫乐无异!不介意的话叫我无异就行了!这里是我家、嗯……从别之森!”
见谢衣点头应下,乐无异更加激动语无伦次:“我我、我小时候就一直听着您的故事长大!您太厉害了!我也是机工师……嘿嘿不过比您还差得远……那什么,这个神奇的东西也是您造出来的吗?”
卧槽!男神!#有生之年居然……!!!#

谢衣见少年张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眸子里满是倾慕惊喜,没有半分杂质,不但不觉得讨厌,反倒有点舒心。

“这随手之作,如果无异有兴趣的话——”

【轰隆——】
话还没说完,伴随着一声巨响,地面剧烈抖动摇晃起来,房间架子上的东西叮里咣啷直往下掉,乐无异左闪右闪跳来跳去好不狼狈,谢衣下意识捏了个咒把两人一罩,提声道:“这儿要塌了,快出去!”

“好!这边!”

********************************************

百里屠苏得了阿翔的消息正向南赶,远远看见一道流光拖着火焰就往那个方向去了,当机立断让阿翔变大,自己跳上去凝眉远望,狂风刮在脸上都没有感觉。

……难不成?!

火急火燎冲到炎光之处,一眼便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百里屠苏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眼角余光却瞟到一抹银光直冲底下两人背后射去。

“小心后面——”

未等他有所动作,一片银蓝色的光辉从下面炸开蔓延,将他一起包裹。
……这是……传送阵?

世界忽然黑暗。
************************************************
【塔】

“咦?星星的轨迹……怎么……好像变了?”

欧阳少恭听了,负手而立,若有所思一笑。

蝴蝶振翅,可以撼天。

***************************************************

烛明大陆,古秋年651年6月15日,星象的命途,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TBC

评论 ( 2 )
热度 ( 7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