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谢乐/恭苏] Adventure 第九章 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第九章 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哗啦哗啦——”

狂风骤起,森林里树叶摩挲发出阵阵响声,此起彼伏犹如浪潮。

 

一道黑影直向百里屠苏面门袭来。

百里屠苏向后一跃,使劲一蹬树干,借着反作用力,空翻到黑影的背后,在半空中瞄准后心扣下扳机。

 

随即伴着黑影消散的窸窣声,轻轻巧巧稳稳着地。

 

凝神屏息,举枪环视一周,并无异动。

百里屠苏垂下手臂,向着走来的欧阳少恭微微点头。

 

不远突然传来人的脚步声,欧阳少恭一拉,百里屠苏顺着他的力道一起隐到树后。隔着衣服透过来肌肤的热度,清浅的呼吸吹拂在脖子上有点痒。

 

……不过百里屠苏没心思在意这些。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人渐渐走进了两人的视野,在掩映的枝叶下显出身形。

白衬衫,西装裤,黑长发,束成辫,无框眼镜。

他走到方才百里屠苏战斗的地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过头来,远远地冲着两人藏身的地方缓缓一笑:“不知道两位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不知可否……现身一见?”

 

欧阳少恭暗自给百里屠苏使了个眼色,两人从树后走了出来。

“你是……”

没等到百里屠苏把那人的名字诉诸口,那人轻启了唇瓣,温文有礼地说道:“请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语气温和而疏离。

神色淡淡,唯有遇人的惊讶,没有重逢的欣喜。

有惊而无喜。

仿佛他们是初次见面。

像是从没有过那些命悬一线的惊险,没有那些彻夜不眠的潜伏,没有那些刀头舐血的过往,没有那些沉淀于此的时光。

那些流过的血,受过的伤,挨过的痛。

那些同行的尘与路,那些共赴的生与死,那些齐踏的暗与光。

 

风淡云轻简简单单,一句话里,都倾塌毁灭,堕成尘埃。

 

一时静默无言。

 

风声萧萧,浅草青青,远方的山谷里,骤然划过布谷鸟的啼鸣。

“布谷——”

 

&&&&&&&&&&&&&&&&&&&&&&&&&&&&&&&&

 

“怎么办?”

 

“目前的情况,只能静观其变……不过,我有一件事……”

 

“?”

 

“谢衣和他的徒弟……他们……似亲情非亲情,似友情非友情,似师生情也非师生情……以我之见,三年前两人虽然都没有表露心迹,不过如果发展下去……最终大抵会如同你我一般。所以,对于乐无异来说……”

 

……你要不提他都快忘了这回事。

百里屠苏低头闭眼扶额,觉得有点头疼。

 

“……还是提前打个预防针比较妥当。”

 

&&&&&&&&&&&&&&&&&&&&&&&&&&&&&&&&&

 

“小叶子,你终于醒了!!”

“无异!”
“乐兄。”

乐无异刚一睁眼,视线还有些模糊,慢慢地才变得清晰。

映在眼帘里是同伴们担忧的脸,清清楚楚,毫无掩饰。

莫名地安心起来。

 

乐无异抬起手遮住了眼,在一片漆黑里轻声说道:“我刚才……梦见师父了。”说着他又摇头,“不,那也……不是师父……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师父了。”

没人搭话。

他们都知道,他只是想说而已,并不是想说给闻人羽听,也不是想说给夏夷则听,并不是想说给某个特定的人听来寻求安慰。

乐无异早就不需要那些东西,他一直,很坚强。

 

欧阳少恭抬手抚了抚袖口,犹豫了下还是走上前打破了床前小伙伴们之间的气氛。

“有些话本不应该这时候说的……不过也不得不说了。看来我必须做这个恶人不可了,还希望各位海涵,听了之后不要大喜大悲……”

他敛去了长期挂在脸上的笑意,低垂了眉眼,正色说道:“我和屠苏有些话对你们讲……“

 

………………………………………………………………

 

“你说……什……么?!”惊惶的语气里缀着颤抖的尾音,像是直接从牙齿里挤出来,干涩而喑哑,茫然无措。

 

闻人羽别过头去,没有看乐无异的脸。

 

……认识这么多年,她从未看过……从未看过乐无异这样的表情。

 

“小叶子……呜……”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