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苏乐]始生魄 第二章 重叠的视野

第二章 重叠的视野


清晨。

百里屠苏倚在床上,淡定地收回向前看的视线,落到摊在膝盖的书上。


他刚眼睁睁看着一只黑灰头发、面有赤纹、身高不过一米六的器灵从他新室友的项链里冒出来,大摇大摆飘到他面前来盯着他看个没完。


介于乐无异正打着领带,什么特别的反应也没有(装习惯了),百里屠苏推测他大约是看不见的。

既然如此,即便这器灵目光再犀利,表情再跩,百里屠苏也必须面瘫着脸无视掉。


他还没有因为“行为奇怪”被人围观的兴趣,特别是这个室友。

反正这器灵周身清气四溢,并非恶灵,不管也罢。


……问题是这器灵从他开始看书就一直盯着他,已经看了半个小时了。


于是百里屠苏少一沉吟,从容又不迫地合上了书,屈指靠在唇边吹了个口哨,召唤阿翔出去晨练,俗称——遛鸟。

整个过程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眉毛都不动一下,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这位也装习惯了)。


“小子……吾方才好像感觉到了那小子的视线……?”


“你想太多了吧。我看他只不过是刚好和你对上眼而已,要是看见了能没点反应?安啦安啦~”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吾总觉得……这个百里屠苏的气息有些……奇怪。”禺期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那是因为你上了年纪老眼昏花看不清——唉哟!!你又打我!”

“你太欠抽。”

禺期抽了抽嘴角,自己一个人慢悠悠穿墙而过。


乐无异耸耸肩不置可否。


&&&&&&&&&&&&&&&&&&&&&&&&&&&&&&&


初晨的天色还很早,天边尚存微紫深蓝,浅浅的光从交错重叠的枝叶缝隙里漏出来,交汇成一片。深绿的叶子相溶成墨,在风里像是缓慢流动,带起沙沙的轻音。


海东青抬头一鸣,得到主人首肯后振翅冲天,撒欢而去。


百里屠苏一手斜插在裤兜里,胳膊夹着刚才没看完的那本书,另一手一扣领结,扯松了刚系好的领带。他步子不快但是沉稳有力,脊背挺得很直,像昆仑山巅的雪松。即便做着这样散漫的动作也只是显得他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漫不经心之感。


百里屠苏拐了一个弯,若有所思地皱了下眉。


从刚刚起,就有什么不远不近地,一直跟着他。

虽然窥伺感很微弱,可是对于百里屠苏来说,已经足够明显了。


百里屠苏脚步微不可觉一顿,继而如常,他随手解开一个扣子,转身折进路旁浓密的树林里。

晨风微凉,吹起发梢拂过脸颊,遮掩了百里屠苏冷峻的侧脸和眼底锋锐的眸光。 


&&&&&&&&&&&&&&&&&&&&&&&&&&&&&&&&&&&&&&&&


林子深处极静,连风在这里都静止不动,只有极少的虫鸣鸟叫,和百里屠苏踏过落叶的轻微响动。


禺期跟着跟着就看百里屠苏越走越往树林里面去,觉得哪里不太对。没等他回过味来,前面的人就停了脚步,两只手都揣在兜里,猛地回身一旋,目光锐如利刃,直朝他那个方向射去。


冷冷淡淡的声线像极北经年不化的寒冰,砸在地上冷冰冰硬邦邦的,能把人冻成冰渣子:“阁下是什么人,跟了我一路,何不现身一见!”


这小子有点意思。

禺期摸摸下巴。

……比那个一天到晚丝毫没有防备心武术稀烂不求上进还净惹人生气的臭小子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再不现身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百里屠苏向来言出必行,他抬起右臂,伸出食指拇指,其余三指屈回,比了一个枪的手势。


忽然风起,树叶翻动搅和相撞而落,声音急促嘈杂。

山雨欲来风满楼。

血红至黑的气凭空奔涌而出汇成劲流,极速流聚到手边成光凝固,幻成一把黑色的左轮手枪。

他的食指牢牢扣在扳机上,指尖绷得笔直,手臂没有一丝颤抖。

侧身瞄准,敛起眉峰,蓄势待发。


本来禺期也没想怎么样,就因为这点小事打起来也不是他的本意,索性就大大方方从树后飘了出来。

百里屠苏一愣,右臂稍稍下沉。

没有感到敌意和杀气……而且……这不是……?


“你果然看得到吾。”


“……为什么跟着我。”


“哼。别那副惊弓之鸟的样子,你以为吾愿意跟着你么。”


“……既然不愿,何必跟来。”


“放下吧。吾只不过来确认下你小子能不能看见吾罢了,没想着对你怎样。区区黄毛小儿,还不值得吾出手。”


“……”

百里屠苏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眼,才慢慢放下手臂。


“……你是……?”


“吾为何要告诉你。”


“……”


俩人又对视了好一阵,百里屠苏终于松开手指任枪化为一缕轻烟消弭于空气中。


……

……


气氛依旧尴尬,禺期耗了一会儿,皱着眉不耐烦摆摆手转身就走。


一声震天动地的叫声却突兀响起把俩人都吓了一跳。


“禺期——!!!”


百里屠苏捉摸着这声音怎么略耳熟……


“这臭小子!一会儿不在就惹事!”禺期一惊,顺着声音的方向正要追过去,就听得稀里哗啦穿过树丛灌木的声音接近,接着就看见个人影。

乐无异跑着跑着脚下一绊,就骨碌骨碌滚到了他们面前。


“……”

臭小子怎么净给我长脸。


“……”

你还能再出息点么。


“咳咳!!禺期——额……你怎么也在!?”乐无异爬起来还没来得及拍拍身上的土,就被眼前两张脸吓出一身冷汗,突然想起来面前似乎是个普通人,赶紧摆手连声说:“没,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哈哈……喂!你怎么又打我!”


“……臭小子别犯蠢了他看得见吾!”


“啊哈什么嘛原来他看得见——什么?!!!”


百里屠苏被他吵得有点头疼,沉着脸拉开了一段距离,权当默认。

这样还觉得不太保险,抢在乐无异问出为什么你看得见这样真是太好了你和我一样么……之类的问题前截住了话头:

“什么事。”


禺期被他抢了话横了他一眼。

百里屠苏偏头调整了下角度,就当没看见。

说实话问出来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奈何已经骑虎难下。


TBC

评论 ( 5 )
热度 ( 9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