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苏乐] 始生魄 第三章 仿佛比光更明亮

以及……本文题材为灵异向……所以你们懂得……如果胆小的妹子,不建议晚上一个人看……


第三章 仿佛比光更明亮


“那个……禺期,你说……死了一次的人,啊不,鬼,还能再死一次吗?”


&&&&&&&&&&&&&&&&&&&&&&&&&&&&&&&&&&&&


惨白的半透明人影被钉在一楼走廊尽头的那面墙上,头颅无力搭耸着,海藻一样的长发湿哒哒的黏成一缕一缕,混着不明的黏腻液体纠结成一团盖下来挡住了她的脸。


布满倒刺的荆棘穿透了她的手腕、脚踝以及胸膛,浓稠的墨色液体从伤口缓缓淌出来,一点点蠕动着,像有生命一样蜿蜒,染透了半面墙壁,淌在大理石地面上,泛着血色的光。那些腐朽的阴暗的潮湿的腥气纷纷涌上来,直冲的人头皮发麻。


“这、这应该是死了吧……我发现的时候怎么叫她都不反应——”


“嘎嘎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森冷尖锐的笑声乍然爆出,刺得耳膜生疼。


那充满了死气的女鬼猛然抬头,力度之大可以听见骨头碰撞摩擦的脆响。


“哇啊——!!!”


“退下!”


百里屠苏拽着乐无异,脚尖离地向后一跳,落地站定,右手背后,悄无声息握紧了枪,食指搭上扳机。


乐无异反应也不慢,顺着力道就跃到了百里屠苏身侧,一手扶腰和他并肩而立。


禺期赤手一劈,一道屏障豁然竖起,噼里啪啦缠绕着电光。


“嘻嘻。”


黑色的长发随着女鬼的动作散乱,缝隙里可窥见其裂到耳侧的嘴角,舔在利齿上鲜红的舌头以及闪着无机质光泽的青白瞳仁。


视网膜上深黑浅灰层层叠叠交织成惨然,唯那鬼影鲜明,艳丽到张狂。


“死一次,再死一次~嘻嘻~”


她歪着脖子——脑袋在肩膀上摇摇欲坠,把声音压得又细又尖,像刮玻璃似的,忽然发了狂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下颌嘎吱嘎吱颤动着,目瞠欲裂,眼珠里爆满了血丝,倏忽转为空洞洞的黑,像是凄厉的嚎叫无法喧嚣。渗人的寒意从眉间发尾透出来,侵染得这个角落一片阴森。


“再~死~一~次~唔噗噗噗~”


发出最后一声怪笑,她就像松了发条的人偶,又无力地垂下去,身体化为丝丝黑雾,消散得彻彻底底,渣都不剩。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乐无异摸着胳膊,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见鬼见了这么多年,这么诡异摸不着头脑的还是头一遭。


“那还用问,你小子又摊上麻烦了!啧。”


禺期谨慎地飘上前去,那人影荆棘,浓稠血液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百里屠苏抱臂而立,指尖轻轻敲着上臂,眉间朱砂似血,神色漠然,一派冷静淡定,他低头沉思了少许,一抬眼正对上乐无异看过来的目光,只是摇摇头说道:“此事颇为诡异,我见识尚浅,并无头绪。”


“哦……那什么,这里给人感觉怪不好的,没啥我们就离开吧,以后再说。”乐无异没得到答案,难掩失落地抓了抓后脑勺,无可奈何地摊手说道。


“……你怕?”


“哈?为啥要怕?!你才害怕呢少瞧不起人!我可是从小就看得见鬼了!而且鬼和人有什么分别,不一样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诶不对我好像还真见过没有鼻子的鬼……咳总之鬼是人变的我没必要怕吧!”


乐无异没好气白了百里屠苏一眼,倒把禺期的神态学了个十成十。


当小爷我是什么人哪。


“……”


……是么。


百里屠苏侧过脸,默然转了身,背影几乎融在这一方沉寂里。


“诶你这人怎么又不说话!”


“……走吧。”


百里屠苏不接茬,只抬了抬手腕上的表。


“喵了个咪已经这个点了。等等……第一堂是谢教授的课我不能迟到啊啊啊啊啊啊!!!”


乐无异呆毛一炸,顺手拽起百里屠苏就往回跑。


两个人出来的时候都没拿第一节课的课本。


百里屠苏毫无准备被他一带,不得不跟着他一起跑起来,乐无异握着他的手腕,掌心温暖像火炉一样,烫的他有点不自在。


他平日里很少和人接触,尤其是肢体接触。


这一下子想不在意也难。


百里屠苏皱了皱眉抿着唇,迈步提速和乐无异并行,挣脱了手腕。


可惜已经太晚,路上收获回头无数。


乐无异像是没察觉哪里不对似的,眉眼飞扬,侧脸冲他粲然一笑,琥珀色的眸子清晰地映出了他的面容。


“……”


算了。


百里屠苏张了张口,终究什么也没说。


也不是就不舒服到那种程度。


这时他们已经跑到了阳面,走廊里盈满晨光,亮堂堂的。浅金色的尘埃游弋在空气里,浩浩荡荡。


乐无异的笑容浸在光里,却仿佛比光更明亮。


&&&&&&&&&&&&&&&&&&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刚刚他们越过的走廊里,一个女生靠在窗户旁,眼睛被刘海遮的严严实实,低着头翻着花绳。


当百里屠苏他们经过她的一刹那,嘴角上挑裂开一个笑容。


身边的人拍她的肩问怎么了。


她抬起头,对上了那个女生的眼。


“嘻嘻。没什么哟~唔噗噗噗~”


TBC


……艾草……想着写点奇怪的笑声……就不由自主想起了校长……(。


咳……本文跟弹丸论破没什么联系,也不是弹丸梗……就是我很喜欢校长那诡异的笑法而已(。


那个女生也不是盾子……没她那么蛇精病……虽然我觉得我写着写着可能就……(。

没玩过弹丸论破也不要紧……里面目前只有那种笑声借鉴了……唔……而且那是个侦探游戏,本文是灵异向为主,推理色彩不是很浓……

不过我有很多灵感来自于它啦23333


评论
热度 ( 9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