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此心安处是吾乡,世界的重心于此埋葬。

谢乐、恭苏为主,维勇、闪轨在不同子博……专注傻白甜(。
心悦君兮君亦知。

[苏乐] 始生魄 第四章 山巅之雪

第四章 山巅之雪


乐无异看着讲台上的沈教授,低头,用课本挡住了脸,鼓起了腮帮子。


说好的谢教授呢说好的男神呢说好的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呢!

……为什么是个有着销魂分叉眉的“你恨我”!!!


他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脸贴着阳光晒得有了温度的木质桌面,暖洋洋的触感,有一种清晨的祥和,能教人平静下来。

乐无异视线往上一扫,映入眼帘的是百里屠苏支着手肘托腮的侧脸。


对方的视线焦点定于虚空,看起来一样在溜号。

黑曜石般的瞳色因垂眸思索而显得分外沉洌,像秋日的夜色一样深邃通透。


乐无异偷偷抬头瞄了一眼讲台上专心致志讲课的沈夜,低头继续装看书,私下里用胳膊杵了杵百里屠苏。


“……”

百里屠苏在乐无异开始看他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视线,只是没搭理他,现下那人又不安分地戳过来,登时有点不耐地稍稍偏了脸看过去。

干什么。


“欸……我就是想问问,你也看得见鬼,那你也是阴阳眼么。我第一次认识除了我之外能见鬼的人。我看你好像还拿着枪是除鬼用的么。”(⊙ω⊙) 

乐无异对上对方的眼,满怀期待地问道。


因为上课,乐无异把声音压得很低,相对语速刻意放慢了好让对方听得更清楚。


百里屠苏听清了,却移开了目光。

只留给对方一个沉默的侧脸。

气氛霎时间变得沉闷尴尬,乐无异见他一副拒绝合作半字不吭的态度,有点气呼呼地双臂交叉趴回桌子上扭过脸只留给对方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 ̄^ ̄)ゞ


不告诉就不告诉,至于一个“不”都懒得说吗多说几句话会死啊╭(╯^╰)╮。


安静了很久,忽然耳边意外传来寂如山雪的声线:


“……


……不,我不是。至于焚寂……与你无关。”


乐无异惊讶回望,从下往上先看见了百里屠苏线条流畅的脖颈和绷得很紧的下颌,然后是一如既往的八风不动。

这会儿倒是不闹别扭了,他仔细一琢磨半点听不懂。 不是阴阳眼也能见鬼? 那枪的名字叫焚寂? 看对方的表情又不想再多说,没办法只好悻悻然捡起桌子上的笔转了个花,玩的不亦乐乎。


他原本也没生气,只是感觉能一起分享秘密的朋友让他吃了瘪,有点不爽而已。


……不过屠苏说这句话的神情……

乐无异总觉得哪里违和,又说不上来。


&&&&&&&&&&&&&&&&&&&&&&&&&&&&&&&&&


下课后。

 沈教授在教室门口看着毫无自觉的恨他二人组,狠狠皱了八字眉,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竟敢无视本座,一直开小差,本座记住你们了。 

乐无异要赶下一节专业课抱着课本打个招呼噔噔噔就跑了。

百里屠苏下面没课,就往回走,转过一个弯的时候,正看见抱臂守株待兔等着他的禺期。


“……”


“先前太过匆忙吾没注意到,后来一想……你那武器莫非是……”


“……无可奉告。”


百里屠苏脚步未停,眉峰未动,默而前行,逆光与禺期擦肩而过。


&&&&&&&&&&&&&&&&&&&&&&&&&&&&&&&&&&


是夜。


“阿阮!”

英姿飒爽的女子手执长枪,回身横扫一圈,破开一层紫雾,后空翻半跪落地,抬眸向另外一人高声唤道。


“是,闻人姐姐!”

双马尾旋身,藕臂高抬,直指云霄。


 “飒——” 

清风自地面螺旋而起,冲天而上,席卷而来。


 须臾, 

风止云住,方才将两人包裹的层层紫雾消失殆尽。

四周静默如死,正如最初的模样。 


&


又发现了两个呢,真好,嘻嘻。


倒悬着透过窗户窥探,她轻舔嘴角。


我都快,忍不住了呢。


&&&&&&&&&&&&&&&&&&&&&&&&&&&&&&


乐无异做了一个梦。


是白天的场景。

只不过他不是在场二人一鬼一灵中的任何一个,而像是被困到了别的什么东西上。

在一个回廊,透过玻璃窥视着当时的自己和其他人。

他感到自己牵起无形的丝线,歪着头,扯断了当时那个女鬼的脖子,从丝线传来女鬼痛苦的战栗。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恐惧惊惶从心底像狂草一样疯长而上。他操控着她,发出愉悦到惊悚的笑声。

他想挣脱却被困住,无处可逃。他厌恶的看着手里的血,却无法自抑地,从心底涌上一股畸形腥甜的快感,欢喜的冲动,嘴角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发出不属于他自己的声音:

“唔噗噗噗~”


那个声音的主人突然诡异地停了一两秒,接着对他说:“别想逃哦~”

 声音天真烂漫,好像只是在玩捉迷藏。 


然后他惊醒了。

发丝凌乱,捂着眼睛,大口大口喘息着,在漆黑的夜里,像是濒临绝境。


“啪”的一声,灯忽然亮了,光撒了一室。

乐无异吓了一跳,抬了眼朝那个方向看去。

百里屠苏穿着睡衣站在门旁,手还放在灯开关上。

眼底一片清明,没有丝毫惺忪睡意。 目光流转,和乐无异视线交错,不言不语静静望着他。


乐无异头脑还不是很清醒,就这么和百里屠苏对视了半天才想起来道谢:“内啥……谢啦。”


“……不必。”

百里屠苏应道,走回自己床边就要坐下。


乐无异却突然叫住了他:“……你做过噩梦么?”


百里屠苏停步,双臂套叠相抱侧身,等着他说话。


“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

百里屠苏睥睨了他一眼,挑眉,却没有打断。


“……我……”


“你怕?”


乐无异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颇有些瞧不起他的意味,竖着呆毛就要从床上跳起来反驳他:

“不我不是怕噩梦!我只是……很讨厌在梦里自己被人控制的感觉……那实在是——”


“那是你的梦。要么你就醒过来。”


百里屠苏缓缓出声截断乐无异未竟的话语,站在那里居高临下望着他,神色里没有想象中的不屑,语气平和,却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有一种令人安定的力度。


“——要么,你就去掌控它。”


 说完这句话百里屠苏就靠坐在床头翻书, 面容沉静,暖色灯光下,轮廓显得异常柔和。

乐无异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脸朝外瞅着百里屠苏看书,看着看着莫名的就安稳下来。

完了觉得自己把别人吵起来,有点过意不去,踌躇着张口说:“这么晚了,你不困吗?我没事了……不然还是把灯关上?”

百里屠苏看了他一眼:“还让你把我吵起来?”

接着又道:“……无妨。”

乐无异没错过对方脸上一瞬的不自在,莫明其妙觉得宁静而欣喜,默默把脸埋在薄薄软软的被子里,偷摸笑了出来。

他们屋的灯,就这样盈盈亮着,直至天色通明。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浅白 | Powered by LOFTER